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四十六章 初恋订婚 楚渝伤情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夜悄然接近,空气中的暗燥涌动,不知是热浪挠动心,还是心挠动热浪。

    楚渝一个人静静走在龙江的滨水大道上,热风吹乱了额间的发丝,吹不掉手里紧紧攥着的左堇临走前塞给她的烫金名片。

    “有什么事情,打这个电话,我会接!”左堇最后一句话这么说的。

    整整十年未见左堇,记忆中阳光灿烂的大男孩,积淀着岁月并没有夺去他俊朗的外貌。相反比起以前的阳光灿烂,如今是谦谦君子,举止文雅。

    戴着副黑色细框小方镜,灰白色的定制高档西服,用发胶固定的短发,依旧十分利落干练。举手投足间透着成功男士的的沉稳和淡定。

    十年未见,再见左堇时,楚渝依旧是透着小紧张,小悸动,慌乱惊讶地不知该说什么。倒是左堇不再像以前那么青涩木讷了,主动搭讪上来。

    楚渝晚上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翻来覆去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在那之后一连几天,楚渝有些心不在焉。时常拿出那张烫金名片,盯着愣神。

    去上班的时候,楚渝对于各种于芳辰的各种质疑和为难充耳不闻。回到别墅給秦亦泽做饭的时候,楚渝做的味道一连几天都让秦亦泽不满意,要求退款。

    可能是升职失败之后,有些丧失动力,又可能是见到左堇学长,青春少女的萌芽开始萌动。

    楚渝决定给左堇学长打个电话。

    深深吸了口气,楚渝拨通了左堇的电话。

    “喂,你好!请问哪位?”在听到那爽朗充满男性魅力的声音的时候,楚渝的心情紧张到了嗓子眼儿。

    “喂…喂,左堇学长,我是楚渝,明天周六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语气有些试探,有些害羞。

    “好,有空,那我们明天见?” 左堇其实心里很高兴,此次从纽约回来,也是想见一些多年未见老朋友的。

    第二天周末,楚渝早早起床,在衣柜前试了了一条又一条裙子,站在镜子前扭扭捏捏了许久。

    又将平常束起的黑色长发散落下来,梳地特别柔顺笔直。

    拿出了好久没用的口红,在镜子前梳妆打扮。

    此时的楚渝褪去了平日里的简单,有了本该是这个年纪的妩媚性感,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美丽动人的楚大小姐。

    全然不知双手插兜依靠在门框上,盯着自己许久的秦亦泽。

    “这是要出去?”秦亦泽淡淡出声,把楚渝吓了一跳,心里暗骂这人真没素质,“我换衣服呢,你怎么都不回避?”

    “你自己换衣服不关门,难道是故意要勾引我的?”秦亦泽丝毫不以为然,自己又不是没见过。

    “你…”楚渝语塞,今天不想搭理秦亦泽,懒得和他废话。

    “今天是要出门见朋友吗?”

    “啊?嗯…是的…”秦亦泽突然这么一问,楚渝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局促不安。

    “嗯,这条红色裙子不错,很显你的气质!”秦亦泽托腮上下打量着。

    “诶,真的吗?”听到秦亦泽的评价,楚渝瞬间就不纠结。“那我就穿这条出门吧!”

    “这件衣服一万二,晚上回来,给我做个白斩鸡和油焖大虾,这衣服你就穿走!”

    楚渝白了一眼秦亦泽,自从自己给秦亦泽做家常菜收费后,秦亦泽就想方设法地,讨价还价。

    “没问题没问题!你快别站门口了,我要出门了!”想要赶紧把这难缠的男人打发走,才能消停下来。

    谁让这个别墅的主人是秦亦泽呢…这间房间,这衣柜里所有的衣服,楚渝都只有使用权。秦亦泽要怎么算,都得听他的。楚渝恨死这个小气吧啦的霸道地主,无情剥削劳动人民的万恶资本主义。

    秦亦泽被楚渝下逐客令推搡着赶出门外,但嘴角却浮现着痞笑的玩味儿,今天的楚渝确实不一样,很美丽,很女人。

    等到楚渝赶到昨天商量好的法国餐厅的时候,左堇看起来早就到了,但依旧很耐心地等待着楚渝。

    左堇对于今天的见面其实也有些小小的紧张,毕竟十年未见了,也不知道楚渝还是不是当年那个楚渝。

    当看到一袭红衣长裙的女子进来时,左堇眼睛都看呆了,他知道,楚渝也不再是记忆中清纯文静的小学霸了,如今已经成长成落落大方的知性美人了。

    “让你久等了。”楚渝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坐在了左堇对面。

    “没事,我才刚来一小会儿。今天的裙子很美丽。”左堇称赞道。

    楚渝微笑点头,看来男人的眼光都不错。

    没有上次见面的仓促和尴尬,二人意外地聊的很开心,谈了各自大学的生活,大学的专业,还有毕业之后现在的生活。

    只是楚渝只告诉了左堇这十年来过地快乐的生活,并没告知后来发生的重大变故。

    时间意外地过得很快。

    谈笑间,左堇接到了个电话,挂上电话面有难色地开口,指了指电话:“我未婚妻。”

    楚渝大脑一轰,“你,你有未婚妻?”

    左堇含蓄地点了点头:“本来我应该送你回去的,我现在有急事必须得先离开了。”

    楚渝虽然有些小失落,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表现的无所谓的样子,“嗯嗯,没关系,时间还早我能回去。”

    “再见”

    “再见…”

    有些心身疲惫地回到别墅,正在客厅看报的秦亦泽抬头看向楚渝,语气如以往的命令口吻“回来了,做饭吧。”

    楚渝心情不悦,但依旧走向厨房,按照秦亦泽的要求,做了油焖大虾和白斩鸡,还顺带给秦亦泽调了个蘸酱,做了个青菜豆腐汤。

    秦亦泽见楚渝如此听话,倒是心情愉悦地很,自顾自地继续看着报纸。

    “秦亦泽,吃饭了!”楚渝像个呼唤孩子的老妈子。

    将饭菜呈上桌,楚渝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瞬间又如泄了气的皮球,耸拉着头,也不说话就往房间走去。

    “楚渝,你不吃吗?”秦亦泽叫住正在上楼的楚渝。

    楚渝丧着转过头:“我不饿。”说罢继续往楼上走去。

    “哦。”秦亦泽也不太清楚,这女人又莫名其妙心烦什么,或许女人的那几天来了吧,谁知道呢?

    也没太放在心上,便开始埋头吃饭了。

    楚渝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房间,应声倒在了床上,将脸深深地埋在枕头里,任由自己无声地淌着眼泪。

    渐渐的天完全黑掉,屋子完全变的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

    楚渝无聊地看着天花板,心思久久不能平复。

    打扮地那么漂亮出门的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本以为能让学长多看几眼,本以为学长给自己名片是想要联系,本以为学长是清楚自己的心意的…

    其实谁又真的明白呢?人家都已经有未婚妻啊!就像是十年前,左堇也有女朋友啊,可还不是和自己走地很近毫不顾忌任何?

    不明白的是自己吧…别人把你当作好朋友,你却拼命地想要打破这段坚固的友谊。卑鄙任性地一直是自己啊…

    房间的灯突然就被打开,楚渝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光亮地睁不开眼。

    躺在床上,下意识地捂住双眼。

    “楚渝,现在才几点你就躺床上了?”秦亦泽又如入无人之境,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秦亦泽,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随便进来我房间!”楚渝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进行着看似强硬其实软弱的抗议。

    “快起床帮我去收拾行李。”秦亦泽无视掉了这个问题。这是他家,进哪个房间不行,敲自己家的门岂不是很奇怪。

    “不要…”楚渝躲在被子里,继续抗议。

    “快起。”

    “不要…”

    秦亦泽懒得再叫,从房门口三不带俩步地直接地跑到了楚渝床上,作势要将楚渝的被子拉开。

    楚渝紧紧抱着被子,势必不松开。

    秦亦泽见楚渝闹脾气要和自己抵抗到底了,直接连人带被子一把抱起,往肩上一扛,气势汹汹地抱回了自己卧室。

    楚渝被蒙在被子里,又是一番挣扎,脸早就被憋地喘不上气来了。

    在秦亦泽床上挣扎着坐起,抬头便看见叉腰在床边怒气要发作的秦亦泽。

    楚渝的脸委屈通红,眼泪星子吧嗒吧嗒地糊在眼角,早上穿的红色裙子褶皱到不行,头发早就乱糟糟地理不清楚了。

    “你干什么啊?”楚渝委屈至极,眼泪星子再也止不住地喷涌而出,稀里哗啦地丝毫不是上午大家闺秀的风范。

    “你哭什么,不就是要你帮忙收拾个行李嘛吗?”秦亦泽一看楚渝哭的稀里哗啦的有些无奈,刚要发作的怒气只能这么忍下去了。

    楚渝大哭不止,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秦亦泽就会变的毫无防备,像是所有的软肋都坦白在他面前。

    秦亦泽无奈,坐在楚渝的旁边,楚渝的头顺着就埋在秦亦泽的胸口。

    秦亦泽看着这小女人顿时有些于心不疼,伸出手来给她顺了顺背,楚渝得到了安慰,慢慢地不哭了。

    “和我去出差吧,去望城!”秦亦泽看着怀里泪眼婆娑的小女人。

    “去望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