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四十一章 又上了秦亦泽的贼船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天昊紧拉着叶昕的手到了医院门口才渐渐松开。转身才表现出自己隐忍许久的怒气,“你这是来干什么,莫婷婷是个孕妇,除了事情你担待的起吗!”

    叶昕看着李天昊如此维护的样子,心像是在滴血一般,阵阵疼痛。

    “你接近莫婷婷的目的是楚渝吧?”

    听到叶昕这么问,李天昊像是被发现秘密一般,眼神有些闪烁逃避,“这和楚渝又有什么关系?”

    “那你和莫婷婷呢?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还是她也是个你达成目的所利用的工具?”虽然只有半年的夫妻生活,但是李天昊对于叶昕来说,就是全部。

    叶昕知道李天昊的性子,生活,还有欲望。

    “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们已经离婚了,在讨论这些有什么意义吗?”李天昊半插着裤带,眼睛看着别处,有些不耐烦,想把叶昕打发走。

    “是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只是在可怜自己,可怜那个怀着身孕的女人!”

    叶昕从最开始的愤怒,疯狂再到现在的心如止水,单恋得不到回应就是绝望。因为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自己也该醒醒了吧。说罢便顺从李天昊的心意离开了。

    李天昊口干舌燥的看着垂头丧气哭哭啼啼离开的叶昕,心里真的是翻塘搅海。后悔自己当初就不该这么造孽,惹那么多桃花债,现在陷入泥潭,难以全身而退。

    李天昊还没有走到莫婷婷的病房,就看见从病房出来的楚渝,二人对视,心思各异。

    “你的脸还好吧?真的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李天昊看着楚渝红肿的右颊,微微有些心疼。如果可以,自己真的想要好好地抚摸安慰楚渝一下,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可偏偏这伤害是来自于自己。

    楚渝不想李天昊自责什么,只是勉强微笑着摇摇头:“我没事,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也扇了她一巴掌,那一巴掌也不轻。”

    “莫婷婷呢?她有没有受伤?”李天昊看着病房方向,脸色透露出担心。

    “她就是受到了点惊吓,已经睡下了。下一次我真不希望看到莫婷婷卷入你们之间。”楚渝语气严肃,如是说道。

    李天昊低头沉默,愁肠百结的眼神盯着楚渝的脸,“我们离婚了,已经结束了。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了。”

    楚渝被李天昊硬生生地干盯着,表情僵硬地有些发麻,“那好,我先走了。”

    并不想听李天昊讲起他离婚的事情,因为他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虽然看起来不开心,但是眼神却夹杂着期待。楚渝没有办法给他任何的回应,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如此。

    楚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李天昊一个人杵在原地,心情沉重。

    今天早上的时候,莫婷婷离开沉闷闭塞的病房,想出去走走透透气,就莫名其妙地被来势汹汹的叶昕给拽住了。

    起初只是心一惊落了俩拍,但依旧装作不认识的人,想回避离开。

    谁知叶昕咄咄逼人直接开口大骂自己,“不要脸的狐狸精,破坏别人家庭。肚子里怀的谁的杂种,怕是自己都不知道吧!”

    莫婷婷当时就不想给她脸了,直接一个巴掌呼过去争辩到:“哪来的野狗,乱咬什么!”

    叶昕见莫婷婷还有胆子打自己,顿时气火攻心,上前就抓拉着莫婷婷的头发,嘴里叫喊着:“咬的就是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幸福的小三儿,我老公整天夜不归宿,和我闹离婚,都是你们这些社会败类给害的。”

    莫婷婷挣扎着,嘴巴依旧不饶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这样的泼妇把男人都吓跑了,还来怪谁!”二人的拉扯马上就引来了围观的群众。

    都是能下的去狠手的女人,双方都僵持不下。碍于有孕妇,大家不敢贸然上前去劝架,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然后楚渝就出现了。

    看当时叶昕看楚渝的眼神,还有反应。莫婷婷知道,叶昕肯定知道了什么。看到一个和自己相像又长得漂亮的女人,叶昕的自卑,盲从,委屈,统统一股脑地推积在胸口。

    那一刻,莫婷婷竟然觉得很高兴很痛快,看着叶昕可怜的模样,大快人心。但慢慢地,莫婷婷更加闷闷不乐了,自己其实和叶昕是一路人,可怜的方式都是一样的。

    楚渝走后,莫婷婷就一直在病床上呆望着天花板,时而假寐。

    楚渝说,下午来接她回家去,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和周重断绝来往。

    虽然上次割腕是自己一手设计的,但从鬼门关回来一趟,莫婷婷对于爱情的欲望比之前更加强烈了,李天昊已经离婚了,自己是不是就重新有了机会呢?

    这一切都让人心重新纠结,模糊的自己都看不清。

    轻轻地旋开门锁,李天昊悄悄地走进来病房,盯着睡着的莫婷婷看了许久,苍白消瘦的脸庞,微隆起来的肚子,还有自己与莫婷婷剪不断理还乱的那一段孽情,李天昊给莫婷婷捋了捋被子,转身离开了病房。

    莫婷婷假寐着,不敢睁眼,李天昊细微的关心,让莫婷婷十分地想要抓住他。

    秦式大楼内,总裁办公桌前,秦亦泽骨节分明的手拿了只昂贵的蓝宝石签字笔,倾靠在舒服的办公椅上,无聊地旋转敲打着桌面一下俩下…

    而办公桌前还未浏览的文件早就堆积如山,秦亦泽丝毫不想去整理翻看。黑曜石一般澄明的眼神紧盯着一处,意有所思,心烦气躁。

    自从楚渝离开别墅后,秦亦泽三番四次,想尽办法让楚渝回来,楚渝都无动于衷。

    秦亦泽对于那天楚渝说的话琢磨了许久,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突然这么激动反常。

    将笔置于桌上,秦亦泽起身拨打了秘书内线,召唤萧全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办公室。

    “boss,有何吩咐?”萧全恭敬地倾腰低头,身体却笔直地站在办公大桌前五米的位置。

    秦亦泽神情漠然,像是质问又像是在责备,声音清冷:“那天我喝醉了,你把我送回别墅的时候,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萧全一听又是和少奶奶有关的,顿时神经有些紧绷。小心翼翼地说:“boss,那天您喝醉了,睡了过去,并没有说话。只是少奶奶有些质疑,责问我您为什么喝的那么醉。”

    秦亦泽像是找到了豁口,突然眼前一亮,拍桌站立了起来:“对,她生气了,所以你怎么说的?”

    萧全看到 boss突然这么大反应,顿时有些头大,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个坑埋。

    “我…我…boss,我说错了什么可以不要责罚我吗?”萧全笑嘻嘻地恳求道。

    “别支支吾吾的,赶紧说”秦亦泽单手托着下巴,快要被逼急了。

    “我就如实报告了boss接了个电话喝了六瓶拉菲…”萧全鼓起勇气如是说道,不敢抬头看boss的表情是喜还是怒。

    秦亦泽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捡起桌上的钢笔继续旋转敲击着桌面,半天没有说任何话。

    而萧全听着这一下一下地敲击,心情犹如过过山车一般。

    “这一段时间,澳洲正好一批矿石材料要盯,不如你去三个月吧!”秦亦泽徐徐开口,像是在征求萧全的意见,但是萧全怎敢违背自家boss的决定啊!

    “是…”萧全想哭真的哭不出来,委屈的像个孩子,这次是真的被老板和老板娘联手整死了…

    回到家的楚渝,下午去超市买了些生活用品,随后又去了菜市场买了些新鲜蔬果备在冰箱里。

    小憩了会到了四点,楚渝又该出门去接莫婷婷出院了。

    刚下楼准备叫车,便看见了停在小区门口高调耀眼的卡宴。

    楚渝当作没看见,径直走过当作没看见。

    秦亦泽见自己被无视了,有些气恼,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吃过瘪呢!

    紧踩着油门冲上了楚渝的前面,下车便拦住了楚渝的去路。楚渝本不想和秦亦泽过度纠缠的,连忙走到路边想拦一辆的士离开。

    被秦亦泽一把抓住胳膊,就开始往副驾驶座上塞。楚渝根本就挣脱不开来,只能大声呼叫反抗:“秦亦泽你到底想干嘛?我今天没空跟你闹!”

    双手禁锢着在副驾驶上挣扎的楚渝,深不可测的双眸带着兽性和霸道,“你再给我在挣扎,信不信我光天化日之下当场办了你。”

    楚渝被秦亦泽训斥地立马就噤了声,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动都不敢动,害怕地蜷缩着。楚楚可怜的小眼神抬眸看着近在咫尺的秦亦泽。

    秦亦泽瞅着怀中瞬间温顺的野猫儿,不禁想笑,这犟脾气就得来硬的。

    给楚渝把安全带系好了,又绕车回到了驾驶座上,这才心平气和地侧头看着惊恐不安的小猫儿,“你要去哪里?”

    “去…去医院接朋友…”

    说罢,秦亦泽便挂挡踩油门加速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楚渝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现状,自己又莫名其妙上了秦亦泽的贼船,没有办法脱身了。

    欲哭无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