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十八章 少奶奶生气了?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沉浸在秦亦泽温柔深吻中,楚渝似乎也醉了,浓烈的红酒香气,流于唇齿之间。

    看着秦亦泽深情的双眸,一声“朵朵”让陷入温柔身心滚烫的楚渝,瞬间心寒如冰窖。

    推开昏睡过去的秦亦泽,楚渝缓了缓思绪,将被子给他盖好,关好卧室门离开了。

    泡好的醒酒茶早就凉透,楚渝僵在厨房的盥洗池旁,洗碗的泡沫已经干掉。

    “朵朵”是谁?是给秦亦泽打电话的女人吗?

    围绕着秦亦泽嘴上的名字,楚渝想了一整晚。给他做饭照顾又怎样,自己喜欢秦亦泽又怎样。

    秦亦泽心里有关翎,还有“朵朵”。

    四月是充斥着谎言,雨纷纷的季节。

    空气闷热焦躁地让人喘不过气来,就算是出门,也是湿鞋的狼狈。

    近一个月没有回家来,家里的茶几上布上了点潮气的灰尘,空气里夹杂着点点霉腥味儿。放下行李来,楚渝捋了捋袖子,要大干一场了。

    昏暗的房间里,睡到大中午的秦亦泽,头痛欲裂,托扶着头坐了起来,嗓子干渴地厉害。

    拿起手机,拨打个电话给楚渝,让她弄点白开水来,竟没人接。

    吃力地从床上爬起,诺大的房子里只有自己。

    可能是出门了,大周末的,可能不是去买菜就是逛超市了。秦亦泽并没有多想,自顾自地打开冰箱门,看到了放在保鲜盒里的昨晚上的晚餐。

    秦亦泽的思绪飞快地在脑子里回转,昨晚上,自己好像抱住了楚渝,还吻了她,发生的事情断断续续地也记不太清。

    喝完水,继续坐回在床上,看到凌乱的床铺,还有自己一身未换的衣服,浮躁的心情顿时低沉落寞到极点。

    闷哼了一声,秦亦泽不想再去烦恼了,快速地往浴室走去。

    昨天晚上,在英伦酒吧里,秦亦泽的一群好友相聚。

    一般而言,肖于成组织的酒会,秦亦泽一般是不屑出席的。

    作为死对头的俩个人,肖于成可是什么难听的话都会说出来,把秦亦泽往死里怼。而秦亦泽一般都是冷冷地回应,或者无视掉,这让肖于成十分抓狂。

    但今天不一样,肖于成早早地就抓住了秦亦泽的把柄。

    “秦老弟,今晚上的红酒可是我意大利酒庄99年的拉菲,你这要是不来,就太不给面子了”肖于成比秦亦泽小一岁,但在秦亦泽面前一直自称大哥…

    “我还有个会议准备要开,不来!”果不其然,秦亦泽一点都不给脸。

    肖于成可一点都不着急,“李朵回来了,一会儿可会来和我们叙叙旧!”

    李朵,秦亦泽唯一承认过的前女友。

    “好,晚点等我会议开完。”

    肖于成就知道秦亦泽会来,阴谋得逞,痞笑着把玩着手机,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

    秦亦泽一晚上心情复杂地处理公务,浮躁不安却不能表现出来,一直隐忍着急切的心情。

    等到秦亦泽开完会风尘仆仆地赶到英伦酒吧,秦亦泽一进包厢,大伙都瞬间噤声,面面相觑。

    秦亦泽浏览了一圈,没有看到想看的人。

    倒是肖于成不怕撞枪口,依旧是各种调侃:“大忙人你终于来了!”

    “人呢?”

    “走了啊!谁让你来这么迟!”肖于成就喜欢看秦亦泽这个着急的模样,特别痛快。

    “去哪里了?”秦亦泽感觉被肖于成耍了,顿时怒火中烧。

    “不知道。”

    这要换做是别人,秦亦泽早就弄死了。

    秦亦泽不想搭理肖于成了,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她留了联系方式!”秦亦泽这么赏脸来了,肖于成自然不会让他空手而归,毕竟他肖于成还是很讲义气的。

    拿到一张电话便签的秦亦泽,沉默盯着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拨了出去。

    一道熟悉温婉的女声,听到秦亦泽的声音后,变的有些陌生有些疏远。

    二人并没有准备好要促膝畅谈,李朵语气平静地告诉秦亦泽她订婚了,现在很好。

    之后便有了秦亦泽借酒消愁,烂醉如泥的模样。

    夜色降临,在家闲坐了一下午的秦亦泽又开始心烦气躁。

    楚渝已经一天都没见人影了,打电话也根本就接不通,秦亦泽盘算着等着楚渝回来必定好好教育一番。

    搞了一个下午的卫生,楚渝将家里的床褥被罩统统洗晒了一番。又将屋子里的垃圾灰尘统统清扫出去。

    忙完一切便饥肠辘辘,瘫倒在床。

    让人忙碌的时候,再悲伤的事情也没空伤心。一忙活完,所有的悲伤又如泉水般一点一点喷涌出来。

    远处楼下小区里,喧嚣的广场舞音乐与昏暗寂静的出租小屋形成鲜明的对比。

    手机震动,看着昏暗的屏幕上闪跃的名字,楚渝一点都不想接。

    最近实在是太累了,楚渝此刻只想安静地美美地睡上一觉。

    手机关机,扔在床尾,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秦亦泽从中午等到下午,再从下午等到了深夜十点,不见楚渝要回来的样子,电话也接不通。

    没办法,只好又把厨师给召回来做饭吃了。这样的场景让秦亦泽有些似曾相识。

    吃惯了楚渝做的家常便饭,秦亦泽对于这欧式菜肴丝毫提不起胃口。

    半夜十二点,秦亦泽不得不开始接受楚渝“离家出走”的事实了。一个电话打给萧全。

    萧全现在最怕的就是大晚上的接到boss的电话,最怕接到关于少奶奶的任务。每次处理这些问题,又要考虑老板的心思,又要考虑老板娘的心思,忙的是焦头烂额的。

    果不其然,他家的boss又把少奶奶给丢了。老婆不见了就找他,他又怎么知道嘛!

    “老板,少奶奶是什么时候出门的?”

    “不知道”

    …

    “老板,你是不是让少奶奶生气了?”

    “不知道”

    …

    “老板,是不是昨晚上喝多了少奶奶生气了?”

    “这…可能”

    …

    “今晚确保少奶奶的消息,确保她的安全!”

    “是,老板…”萧全满脸黑线,今晚上注定又要不眠不休。

    第二天一大早,楚渝便早早醒来,生了个懒腰,简单收拾了下,准备去买菜。

    谁知刚走到楼下,便看见了秦亦泽的黑色法拉利,而秦亦泽呆在车里闭眼小憩,楚渝眼疾手快赶紧地闪躲起来。

    秦亦泽怎么知道她回家了,还找上门来了,被惊吓地连呼吸都开始不平稳了。

    楚渝并没有想好怎么应付秦亦泽,想了想穿堂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

    一看到秦亦泽那张若无其事的脸,楚渝有些生气,越发衬托出自己

    的傻气。

    因为不想和秦亦泽碰面,楚渝索性就拎着菜篮子在外头瞎逛逛了。

    走过市场,挤过闹市,散步公园,吃遍步行街,这样一个人好像也不错。

    太阳渐渐地有些烤人,走的也有些疲惫了,买了个冰淇凌打算租车回家。

    然而大上午的,步行街这边的出租车很少,一时间,冰淇凌都已经化掉吃完。

    烈日骄阳地,菜篮子里的蔬菜都失去了大早上苍翠欲滴的颜色,焉焉的。楚渝擦着额头的汗滴,躲在了路边小卖部的帐篷下。

    秦亦泽早就发现楚渝避开了他,便将车子停在楚渝小区楼下,远远的一直跟着楚渝。

    楚渝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惊一喜都尽数收进了秦亦泽的眼里。只是这瘦弱的身躯,落寞的身影,让秦亦泽不敢轻易地去靠近。

    看着楚渝等车等的有些不耐,秦亦泽打了个电话叫萧全过来接她。当秦亦泽走到自己眼前的时候,楚渝觉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为什么不管自己在哪里,秦亦泽总找到自己呢?楚渝很是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西装革履,沉稳帅气的男人,依旧是耀眼的让人挪不开眼。

    “你怎么找到我的?”

    “就这么找到的啊!”秦亦泽疑惑地看着泪眼婆娑的楚渝,“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回公寓了?”

    楚渝低着头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好久没回家,卫生该打扫打扫了。”

    就在这时,萧全开着秦亦泽的卡宴已经过来了。

    秦亦泽看了看赶到的车,“那打扫完了就回家吧?”作势便要拉着楚渝要上车。

    楚渝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秦亦泽,我觉得,我们既然不是真正的婚姻关系,就应该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想给我做饭了?”

    “嗯…”

    萧全尴尬地在车里等着,无意听着小俩口吵架,不过听着怪揪心的。萧全心里诽议着自家boss,怎么到了这种关键时刻,还在关心吃饭问题?

    秦亦泽的性子,只有别人给他贴热脸的时候,什么时候这么耐心对别人过。一见楚渝态度僵硬,秦亦泽隐忍着怒意,依旧硬拉着楚渝,将她连人带东西塞上了车。

    女生的力气根本就扛不住男生,楚渝就像是个被秦亦泽把玩的玩具,丝毫反抗不了。

    萧全看着闹脾气的小俩口,反光镜看向boss的脸色,迟疑了地问出口:“boss,去哪儿?”

    “回别墅!”口气强硬。

    得到了什么,就要付出什么,天底下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发生。楚渝承认,只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累呢?

    “我要回家,秦亦泽让我回去!”楚渝气愤地看向秦亦泽。

    “你要回去,那你下车吧!”

    萧全听着boss说的话,踩油门的脚都不自觉抖了抖。

    楚渝也觉得秦亦泽不可理喻,这车没停,她怎么下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