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十七章 年少的欢喜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思绪回转,微弱台灯下,昏暗的办公桌上凌乱一片,“楚渝,好久不见,我是左堇…这一行字像是跨越经年,抚平了此刻波澜不惊的心…

    楚渝高一的时候,因为长相清秀,家境富裕,成绩优秀,被评为望城中学高中部校花。

    而左堇是比楚渝大一年级的学长,被评为望城中学的校草。

    按道理说,望城中学的校花校草一直是一年一评的,且基本都是高三的学长学姐霸占着。

    自左堇入读望城高中后,便打破了这个例外。高二的时候,还成为了唯一一个,高二就竞选上学生会主席的校草,连成绩也是常年蝉联榜首的那种。

    楚渝自高一入学讲话的那天,便喜欢上了这个衣着整洁,笑起来一口白牙的阳光男孩。

    而校花和校草注定是有故事的。

    一米八的左堇,经常穿着浅蓝色衬衫开着俩颗扣子,露出里面的圆领纯棉背心。

    篮球场上带球闪跑的大长腿,柔软顺滑的短发,飘逸微微蓬松,麦芽色的颈脖流淌着细细的汗滴,笑起来白皙的大白牙,深深的酒窝撩倒了里一圈外一圈的学妹学姐。

    这种阳光大男孩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就像是青春言情中的男主角,是女孩子梦中的白马王子。

    楚渝也不意外,一眼便倾慕这迷醉的酒窝之中。

    虽然外貌清丽气质高冷的楚渝,在学校里也是备受男生女生关注的焦点,但只要是左堇的篮球赛,楚渝必定是去捧场的。而校花的现身必定会引起球场上男生的骚动,却一次也没有让左堇注意过。

    年少的楚渝知道,左堇习惯傍晚快要上课的时候,去英语角看报纸。习惯上午第三课的时候去学生会办公室整理表格,习惯打完蓝球买超市饮料柜最里头的橙味美年达。

    楚渝每天傍晚吃完晚饭便会去校园里溜达,偶遇般地路过英语角驻足俩眼。

    下完第三节课一定会从六楼赶到三楼上厕所,神奇般地在走廊擦肩而过。每一次都会赶在左堇打完球前,去买一瓶最冰镇的美年达,但每次左堇路过面前,都没敢送出去过。

    最让楚渝开心的时候是月考张榜,各年级第一排在一列,那是楚渝费尽一切努力,离左堇最近的时刻。

    慢慢的过了一年,左堇对楚渝由原来的陌生,慢慢地见面会微笑,再后来会打招呼。

    高二的时候,楚渝就能很自然地和左堇站在英语角交流,而作为高三的大学霸,左堇经常给这个好学的学妹传授学习经验,十分欣赏楚渝的学识谈吐。

    一来二去,每次学校举办什么新概念作文大赛,左堇都会叫上楚渝一起参加,出双入对地出现在公众视野,流言便开始四起。

    校花校草在一起的各个版本在整个望城流传。有人说,校草早就盯上了校花,一点一点地温暖了高冷的校花。又有人说,是高冷校花倒追的校草,干脆霸道。

    听者伤心,闻者流泪。一大波的青春少男少女集体失恋了。

    楚渝很是汗颜,自己其实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人,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话也不多,就慢慢变成了众人眼里高冷孤傲的样子,十分撩人。

    楚渝其实心里有点开心。

    让流言不攻自破的是,有一天,一个长相清秀甜美的外校女生来学校里找左堇。那个女生长得十分可爱,微微笑起来眼睛就像是弯弯的月牙,明亮清透。

    在操场边的槐树下,女生众目睽睽地拉着左堇的衬衫袖口,跺脚撒娇。左堇只是微微地笑地挠着女生的头,不同于平常的温暖如春的笑容,那种笑带着独有的宠溺。

    那一刻起,楚渝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心思。

    渐渐地,高三的左堇学业繁忙,消失在公众的视野里。而楚渝也收起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将心思投入到自己的学习生活。

    毕业后,楚渝也仅仅将这份青春的念想埋在心里,成为一段不为人知少女的秘密。

    许多年不联系的,连朋友都算不上了吧。左堇突然发来邮件,让楚渝思绪万千。

    原来是封群发的邀请函,拟定下月初在望城中学办一场校友见面会,开启一个校友捐募的慈善基金会,希望广大校友的莅临支持。

    楚渝对于左堇的了解不是很多,只是偶尔登上line聊天室翻看着聊天记录。28岁的左堇现在在纽约发展,大学的时候学的金融方向,毕业保研硕博连读海外,之后就在纽约金融界发展,操控高级股票成为纽约股市的操券风向标。

    左堇这个年纪一定是事业有成,婚姻美满,家庭幸福吧。楚渝如是想。

    伸了个懒腰,楚渝将邮件关闭,电脑合上。

    楚渝平躺在床上,盯着漆黑的天花板,脑海里突然就很好奇当年左堇对自己的看法。

    年少时候的喜欢,天涯的咫尺的距离就好,而遇见后的离别,咫尺天涯的遥远。

    回忆再美,也不再是喜欢了吧。

    迷迷糊糊地睡去,梦里楚渝急急忙忙地从操场跑到小卖部,挤进人群去拿到了饮料柜顶最冰镇的美年达。

    低头惴惴不安地紧捏着清凉的饮料,让自己心砰砰直跳的阳光男孩径直走向自己,“同学,我可以喝一口你的美年达吗?”

    一抬头,眼前浮现的竟是一身白t恤的秦亦泽。

    惊醒过来,梦中那清清楚楚的面容正半倚在床的另一边,侧身托头看着冒着一脸虚汗惊恐地自己。

    楚渝尖叫一声差点翻滚下床。

    连忙拉扯着被子,“秦亦泽你怎么又不声不响进来我房间?”

    秦亦泽完全无视楚渝的恼怒,径直起身:“我饿了,赶紧起床做饭去!”

    潇洒自如地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哦对了,这是我家,不存在什么你的房间。”无奈摆摆手离开了。

    楚渝对于这个嘴损的男人,不可能会有什么好感的。自己喜欢的人,绝对不是像秦亦泽这种大摇大摆进女生房间的男人,分明就是流氓。

    连续一周,秦亦泽是每天晚上都会回家吃饭,早上比楚渝起的早,还必须要吃完早餐再出门。楚渝是晚上加班,早上早起,晚上下班先去莫婷婷那边看看,再赶回家给秦亦泽做晚饭。

    楚渝早就累得和狗一般虚脱了,秦亦泽吃饭还变的格外挑剔,连续好几天抱怨楚渝做的饭菜没有什么新意,来来去去就这几样菜。,又或者是咸淡不适口。

    晚上,楚渝做完菜等了很久也不见秦亦泽回来,起初也没想太多。

    到了11点的时候,楚渝手里的工作也做的七七八八了,见秦亦泽还没回来,楚渝想着要不要打了个电话问问。不过按照秦亦泽最近的脾性,指不定又是被无视或者是躺枪。

    电话响了很久,楚渝打算放弃的时候,电话接通了,是秦亦泽的私人秘书兼保镖萧全接的电话。萧全报告说,秦亦泽喝醉了,询问楚渝怎么办?

    能怎么办,送回别墅来啊!

    萧全的办事效率很高,但是处理秦亦泽的私人问题时,完全就是个榆木脑袋。

    秦亦泽是完全被萧全给抬到卧室的,高大健硕的身躯硬生生地砸向柔软的床垫,掀起一番激烈的晃动,然而秦亦泽却醉的一动不动的。

    楚渝从来没见秦亦泽如此醉态过,看了看一旁抓耳挠腮愣神的萧全,询问了下什么情况,“你家老板怎么醉成这样了。”

    萧全也不知道,摇摇头如实地报告着自己所知道的一切:“boss接了个电话就开始把自己关在包厢里喝红酒了…”

    楚渝无奈:“喝了多少喝成这样?”

    “六瓶拉菲。”

    “什么?一晚上他一个人去喝了六瓶红酒?”楚渝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萧全硬着头皮点点头,如果他知道自己的粗神经让之后的boss大怒,恐怕借他十个胆子都不敢乱报告了。

    “好吧,你先回去吧。我去给他煮点醒酒汤。”楚渝双手叉腰,一脸无奈。

    半夜十二点,楚渝将冷掉的饭菜处理掉,又忙活着煮醒酒汤。

    上楼看着秦亦泽还穿着硬挺的西装,楚渝想了想还是帮忙脱掉比较舒服吧。

    楚渝还真没见过如此没有防御力的秦亦泽。

    185健硕的大男人,醉了之后,整个人死肉一般变的格外沉。

    楚渝连拖带拽地将秦亦泽的衣服挣脱下来,看了看秦亦泽腰间的皮带,楚渝犹豫了下,还是算了吧,裤子就不用脱了,自己可不是耍流氓的人。

    谁知刚转身要走,秦亦泽突然就醒来了。

    “秦亦泽你醒了啊?去洗洗脸吧?我给你煮了醒酒汤?”楚渝语重心长的询问着。

    一道怪力将楚渝拉到在床,秦亦泽一个翻身就将楚渝压倒在床上。迷离渐欲的红眸半睁着,秦亦泽小心翼翼地用指腹摩擦着楚渝的脸颊,呼哈着满身的酒气。

    “秦亦泽你又干嘛?”还不等楚渝挣扎出来,秦亦泽倾身附上了楚渝娇艳欲滴的红唇。

    由最开始蜻蜓点水般的吻,再到法式浪漫的热吻,再到极近疯狂的啃噬。楚渝被折腾的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呢喃着:“秦亦泽…你别这样…”

    秦亦泽微微抬起身,黑曜石一般深不见底的眼睛深情地望着楚渝眼睛,“朵朵,你回来了啊?”

    说罢便瘫睡在楚渝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