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十三章 突然的礼物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樊悦的车远去,楚渝心底松了口气。

    这男生一旦对女生不感兴趣就冷淡地和黄花菜一样,毫无滋味。一旦感兴趣了,又是一番爆炒,三分钟热度就热的睁不开眼了。

    眼看时间不早了,楚渝打算叫个车回去,秦亦泽估计等她做饭等急了。

    于芳辰的突然出现,让楚渝有点伤脑筋,她找自己说话准不会有什么好事。

    “楚渝,你是不是把上次的事情告诉缇娜了?”

    面对于芳辰这劈头盖脸的一番质问瞬间有些不爽了:“没有!”

    楚渝不想理会她,准备离开却被她抓住胳膊,“怎么可能,那会是谁说的?”于芳辰不依不挠追问着。

    挣脱于芳辰的手,没好气地说:“敢做就得敢当,怕别个说做甚?”

    “楚渝,一定是你!你不要给我得意,缇娜已经答应我和你公平竞争财务部副总监的位置了,你就等着被我比下去吧!”

    楚渝给了她一个轻蔑的眼神:“不要怕我,尽管来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拦了辆出租离开了,气得于芳辰在原地直跺脚。

    楚渝没想到缇娜竟然给了她机会,不过也没什么好怕的,楚渝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周末,楚渝打算去看看母亲,最近实在是太忙了!

    只是去看望母亲,母亲也会装做不认识自己,不会和自己说话。

    楚渝的母亲慕清以前是个大户人家的独生女,慕清年少的时候生的极美,不同于江南女子的小家碧玉,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的如罂粟般的清冷,让很多富家子弟争先恐后。

    但偏偏,慕清就与当时一穷二白的邮递员楚言一见钟情。

    那时候二人为了能常常见面,便通过写信的方式。每周母亲都等着将自己写好的信亲手交给邮递员父亲,父亲将自己写好信传给母亲。父亲他既是信的收件人,也是传信的使者。

    那是每周二人最幸福甜蜜的时刻。即使不说着话,看着对方的眼睛便能读懂一切。

    后来这位楚渝没有见过的外公发现了父亲给母亲写的信件。便将母亲禁了足不准二人见面,并将父亲写给母亲的信一并烧掉了。

    母亲伤心欲绝,吃着安眠自杀,抢救过来的时候昏睡了整整一周。

    而父亲在母亲家厚厚的城墙外徘徊了一周,被外公放狗追。

    后来父亲知道,如果自己一辈子都是邮递员,便会一辈子都见不到心爱的人。

    他托母亲的丫环捎信告诉她,等着他,给他五年时间便回来名正言顺风光大娶她。

    慕清信了,家里安排的相亲一概推脱不见,就这样断断续续了五年。

    而父亲楚言为了这个承诺自学去参加了高考,以全国高考状元的身份考上当时国内最好的大学。自学俩年便学完了所有的课程去了美国留学,在美国读研的俩年靠自己设计的机械建筑机器建立了家小公司,课业还没结束便把公司迁回国重新发展。

    回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慕清家提亲,慕父十分不待见这个乡野小子,门不当户不对,告知他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慕清已经定了婚约下个月就结婚。

    心灰意冷之际,楚言只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想尽一切办法去见了慕清,才知道慕清是被逼婚的。

    当即便带着慕清悔婚私奔,慕父大怒,公示所有人自己与慕清断绝父女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有些感情遇见了便是一生,说的就是楚言和慕清这种吧,以致于后来慕清生了个女儿,楚言直接取名叫渝,以见证二人对爱情至死不渝。

    自父亲死后,母亲便和断了线的玩偶一般,连楚渝都不怎么关心了。

    一年前,楚氏危机,父亲车祸后,为了承担母亲的医药费,楚渝将自己和倒闭的楚氏一并交给了秦家。

    而母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却十分反常,坚决不同意把楚氏交给秦家。

    迫于母亲病情的危机,楚渝不得已还是这样做了。

    而且秦家也待她们母子不薄,专门在郊区给楚渝的母亲置了栋房子,配了专门的护工,以稳定母亲的病情。

    以前父亲在世的时候,母亲很疼爱自己,会关心,会安慰,会鼓励。

    但自她搬进郊区的房子之后,便再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也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对待自己像陌生人一般。

    只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用毛笔书写着父亲的名字,翻阅着自己以前给父亲写的信,然后继续一封一封地写。

    楚渝每个月都会来看母亲俩次,每次都给母亲烧一些怀旧的饭菜,但母亲不会有任何反应。

    这一次,楚渝照旧给母亲烧了些菜,见母亲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交待了下护工应该注意的事情便也不再打扰了。

    母亲等楚渝走后,看着这一桌子的菜,脸上浮现着不明原因的沉重。

    其实每次来见完母亲之后,楚渝的心情就会难受一阵。

    母亲在父亲离去的时候便抛弃了一切,包括她的女儿。楚渝有时候觉得,自己一个人没人疼了没人爱,真的好孤单。

    而母亲现在这样,楚渝很自责,自己没有办法给她更多更好的照顾,心累又无奈。

    一路走走停停,沿途的风景包绕在高楼大厦的水泥钢筋中,一切显得毫无生气,没有人情味儿。

    不知何时走到了一家卖婴儿产品的橱窗前,花花绿绿的小衫和各式各样的玩具,还有海报上可爱娃娃的笑脸。楚渝想起了莫婷婷肚子里的孩子,心情一悦想给这未来的干宝宝买点小礼物。

    不知不觉楚渝便挑了大包小包一堆礼物,心情格外美丽。

    “婷婷你家在哪里?我给你买了点东西。”楚渝给莫婷婷打了个电话。

    莫婷婷在家无聊的看着电视,对于上次封楷失手的事情,莫婷婷一直耿耿于怀。她觉得自己对楚渝的忍耐已经是极限了,那种想要毁掉她的欲望,一天比一天强烈。

    兜兜转转了俩趟车,才来到莫婷婷的住处。

    令楚渝意外的是,竟是离秦亦泽家很近的另一别墅区。

    这一片,都是非富即贵的私人区域,离市区不远,但隐密性和安保性都十分地周全。每个私人别墅都很大,且绿化面积也多,隔离着外界的喧闹。

    楚渝很奇怪,莫婷婷家的亲戚自己虽不是很了解,但是好像没有这么富裕的吧?

    诺大的别墅,只有莫婷婷一个人在家。

    莫婷婷一开门,楚渝一眼便发觉莫婷婷有些胖了,肚子也有四个月了,有些显怀。

    看来最近莫婷婷修养的不错。

    “你看我给小宝贝儿买了什么?”楚渝笑嘻嘻得显摆着手里的大包小包。

    莫婷婷手撑着肚子,瞥看了一眼便又坐回了沙发上,“买啥了?”,说罢拿了颗葡萄放嘴里。

    废了老大力气,终于把这些包装袋给拎回来了,一件一件地拿出来,得意地展示给莫婷婷看。

    有刚生下来穿的连体裤,,还有长大点穿的花马甲,有进口的绒毛玩偶,还有一堆孕妇小吃。

    “这还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呢?买这么些也不知道穿不穿得上?”瞅着这堆花花绿绿的衣服,莫婷婷心里有点堵的慌。

    这个孩子,自己起初是想要让李天昊回头的,没成想李天昊不闻不问。

    要不是为了周重那一百万,莫婷婷还真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了。

    莫婷婷看着楚渝这般期待的样子,这个孩子,越发地让自己觉得恶心。

    “小渝,这一个月来多亏了你的照顾了。”楚渝看着莫婷婷一脸愧疚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

    声音哽咽地有些沙哑,一脸无辜委屈至极,接着说着:“上次你说帮我找着律师了,我知道你很不容易。但我总觉得,这个官司我实在不能打。”

    楚渝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莫婷婷,“为什么?不打,你和孩子怎么办?”

    莫婷婷豆大的泪珠再也忍不住地吧嗒吧嗒掉下来。

    声音接近嘶哑:“楚渝你知道吗?我觉得,李天昊不认这个孩子,我再拿孩子去要挟他要他负责。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楚渝陷入沉思,她就是不希望莫婷婷太辛苦了,所以想让李天昊负责。

    自己不想要看见,脆弱的莫婷婷孤立无援的样子。但是自己确实忽视了莫婷婷的心情。

    爱地失去方向的人,那么执着地,不过是为了爱的那个人能回头看一眼自己。

    一颗滚烫的心,对方可以无视,但却不能给机会让人践踏。

    要保住嘴后的自尊与自爱。

    “婷婷别哭了。”楚渝真的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没有办法切身体会。

    “小渝,我可以找一份工作,我的孩子我可以自己养。”莫婷婷苦笑地对楚渝说。

    楚渝点了点头。

    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它可以让人为之付出一切。亲情的力量也是强大的,它可以让人无惧所有变的坚强。

    莫婷婷是为了未出世的孩子,而自己是为了死去的父亲,重病的母亲。

    楚渝突然就觉得,莫婷婷不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遇到问题冲动任性,事后只知道哭来解决的小女生了,她像一个母亲的样子了。

    有些心疼,又有些慰藉。

    给莫婷婷收拾了下房子,又帮忙做了些饭菜,楚渝便提前准备回去,秦亦泽今天可能会回家吃饭。

    离秦亦泽的别墅不远,楚渝与莫婷婷道别,便准备步行回去。

    想想今天一天,都是在给别人做饭,然而自己却没有好好坐下来吃一口。楚渝也希望有个人来关心关心她,给她做喜欢的饭菜啊。

    收了收自己的小情绪,还是要微笑面对生活啊!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刚进门,便看见了暖暖的灯光下,一身正装坐在沙发上工作的秦亦泽。

    “过来。”

    楚渝心里对这个刚回来就使唤她的男人很是不满,刚走到秦亦泽跟前想要抱怨,秦亦泽便递过来一个包装十分精致的礼盒。

    “啊?”楚渝有些迟疑。

    “生日快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