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三十一章 一口气吃了四十个饺子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渝生气愤怒,将浴缸里的水用力拍打宣泄着情绪,宽阔的浴室水声不断,激烈,翻滚。

    从浴缸里起身,也不管不顾自己身上还湿答答地淅淅沥沥串着水滴,一股劲地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扑倒了床上。

    楚渝很想回自己家,很想有父亲母亲陪着一起吃着母亲做的糖醋鱼,她可以在父亲的庇护下无忧无虑地快乐地生活。

    可是真的太难了!不知不觉地楚渝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她梦见自己回到了童年的时候,嚷嚷着求父亲带她去游乐园,求了很久。这一天父亲终于有空了。

    左边牵着父亲的手,右边拉着母亲,在迪斯尼的魔幻城堡,海上乐园的海洋球,他们玩的很开心。可突然间一群蒙面持枪的恐怖分子突然出现,大家都很惊恐慌乱,人群骚动。

    电闪雷鸣之间,周围血流成河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色,倾盆大雨中楚渝哭喊着推着倒在血泊中的父亲母亲,怎么叫都叫不醒,除了自己所有人都死了都死了。

    天微亮,醒来却睁不开眼,无力地撑着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沙砾斑驳,干涸的眼泪粘住了眼睛。

    全身滚烫,再一次的晕了过去。

    等秦亦泽发现楚渝今天没去上班的时候,楚渝已经烧的快没了半条命。

    看着全身通红散发着热气,头发湿黏黏地紧贴在脸上的楚渝,秦亦泽预感大事不妙,一个电话几乎是把王也给吼叫过来的。

    王也一大清早被吵醒了,起床气略重。刚想说些风凉话的,听秦亦泽语气这么急切,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穿上衣服就走了。

    进入卧室,王也看见病的如此严重的楚渝,迅速给楚渝做了个检查。摸了摸潮气的床褥。“秦亦泽赶紧给她换身衣服和干净点的床褥。”

    王也有点生气,转身打了个电话给助手去配些药送过来。

    秦亦泽在照顾女生这方面确实很迟钝。那么多年在商场上的摸爬滚打,秦亦泽最清楚地是如何给竞争对手竞争,如何算计损害自己利益的敌人,从来没想过也从来没有过如何去照顾别人,只有别人照顾他的份。

    透着楚渝滚烫的身体,秦亦泽粗手粗脚地将楚渝的衣服悉数褪尽,但身体比想象中的要单薄,怕是稍微一碰就碎了的感觉。

    王也给楚渝打了针之后半个小时,脸就没有刚刚那么红热。

    秦亦泽心思沉沉地坐在书房的欧式单人沙发上,寒冷令人窒息的黑曜石眼神宛如一股幽潭,深不可测。

    打了个电话吩咐萧全俩天内彻底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忙碌一番的王也看到一脸冷静的秦亦泽悠闲地坐在沙发上,顿时火冒三丈:“秦亦泽你对她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再晚半刻钟就烧坏脑子了,会变成植物人的!”

    秦亦泽任由王也说着,眼皮都不抬一下。

    王也真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直接跳到秦亦泽的视线内:“她到底是不是你的女人,怎么就一点都不心疼!秦亦泽我还真是高估你了。”

    秦亦泽抬眸看了王也一眼,冷淡地交待了下:“王也你今天在这照顾下她。”

    说完便起身离开了书房,头也不回地。

    王也气得跳脚:“秦亦泽你搞错了吧?我不是你的家庭医生!”

    车上,秦亦泽打了个电话给肖于成,龙成市唯一敢和秦亦泽叫板的男人。小时候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和秦亦泽是开裆裤的交情,长大了却处处“针锋相对”。

    “什么事一大早地烦我?”肖于成的声音嘶哑地刚刚被吵醒的样子。

    秦亦泽口气强硬不容反驳的说道:“撤回你们肖家给封楷的融资,我要让他身败名裂。”毋庸置疑秦亦泽做事就是这么辣准狠。

    “那你怎么补偿我?”肖于成可不干赔本的买卖。

    “龙成老城的地让你三分地。”

    肖于成可乐呵了,看来这封楷确实是惹到秦亦泽了,这要是平常,秦亦泽可不会让一毫一厘的。马上便满口答应。

    不禁令肖于成好奇是怎样的深仇大恨让秦亦泽这么冲动。

    冲动是魔鬼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不一上午,封楷的公司因非法融资的事情曝光,宣布破产。

    而封楷也不明原因地身受重伤昏迷,等着他的还有许多官司和判刑的危险。

    事情马上如风如火地扩散到整个龙成市权贵的耳里。不少人这么传,封楷是得罪了龙成第一权贵秦亦泽。

    令人唏嘘,这件事让人看到了秦亦泽的能力与手段,给整个龙成市蠢蠢欲动的躁动因子狠狠地一记下马威。

    yl大楼内,手持着本要一早发布的娱乐版报,就是昨晚上封楷对楚渝欲行不轨的丑闻床照,关翎听说了封楷公司破产的事情后咬牙切齿气得直接撕碎。

    没想到秦亦泽这么重视那个女人,今天废了的还好是封楷,否则自己出手,恐怕也是一样的下场。

    想到这,关翎更加不甘心,不甘心让这个突然空降的落魄千金享受本属于自己的一切。迟早有一天,她是不会放过楚渝这个女人的。

    等到楚渝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硬生生地被窗外的野猫叫声给闹醒了。

    睁开眼已经是骄阳过后的迟暮,像是干裂的水泥地有了片刻迟缓,渐渐地降下温度。

    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脑子却十分地清晰。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地球还是在不快不慢地自转,这世界一点都没变。

    坐在床上正慌神,秦亦泽打开门就进来了,楚渝这才发现自己在秦亦泽的卧室,而身上穿着的衣服还不是昨天那套,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没有换过衣服。

    一无所知地看着秦亦泽:“我怎么在你床上?”

    “你前天晚上发的什么神经,全身湿透了就这么睡过去,你发烧差点烧坏脑子!”楚渝像是做错了事一般,承受着秦亦泽地责备,委屈地低下头扣着手指头。

    “对不起…我只记得我当时害怕极了,之后回房间昏昏沉沉好像做了很多很多梦。”

    “嗯。”秦亦泽将自己的西服脱下挂进了衣橱,像是十分不在意一般。

    “那我的衣服是?”楚渝指了指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睡衣。

    秦亦泽回头看了一眼,继续不在意似的:“哦,我换的,当时家里没女佣。”像是在陈述件很普通的事情。

    “啊?你!”楚渝抓紧自己的领口惊恐地看着秦亦泽。

    “我又不是没看过,况且你这身材我是提不起什么兴趣。”秦亦泽居高临下地看着楚渝,很是嫌弃地说道。

    楚渝紧紧咬着嘴唇,委屈又生气地瞪着秦亦泽:“那你也不能!”

    秦亦泽不想再和楚渝讨论这个令她尴尬的问题了。

    “律师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我帮你联系了国内最好的辩证律师。”

    楚渝有点惊讶,秦亦泽竟然知道自己去找封楷的目的是什么。想来这俩天确实是多亏了他的照顾。

    “谢谢了…”楚渝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感动的。

    秦亦泽抱着双臂很是无奈地站在床头,“我可不做赔本的买卖,你说说看你还欠我多少顿饭!”

    gucci深蓝色内衬和白色衬衫,在任何时候秦亦泽都着装地一丝不苟,像现在收着债也是如此。

    本来把这个女人叫过来住,只是想回家能好好吃顿饭。只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惹麻烦了,眼下只能想想办法把她绑在自己眼前,时时刻刻盯着才不会惹麻烦,好在麻烦已经解决。

    “哦…好我会记得…”一方面愧疚着给秦亦泽惹了不少麻烦,另一方面在心里又恨骂着这个斤斤计较的男人。

    当天晚上,楚渝便给秦亦泽做了个三菜一汤,什么锅包肉,红烧排骨,酱汁狮子头,都是北方特色菜,还有皮蛋苋菜汤。看着有面粉就包了些许饺子,调了个酸辣的酱汁,前前后后忙活了一晚上做了一大桌子。

    本以为这下秦亦泽应该会冰释前嫌满意了,谁知除了那三菜一汤,秦亦泽根本不喜欢吃饺子,甚至是嫌弃。

    作为一个北方人那么讨厌吃饺子,楚渝简直不敢相信。

    楚渝还整整包了俩大盒子放在冰箱里冻着呢,想着下次来不及给秦亦泽做饭拿饺子糊弄糊弄也不错啊。

    秦亦泽一点都不买帐,煮了四十个饺子,愣是一个都没尝,没办法总不能浪费粮食吧。楚渝一晚上吃了四十个饺子,吃得肚皮快要撑破了。

    想到未来几天自己要天天吃饺子,楚渝内心有点崩溃。

    为什么秦亦泽那么讨厌吃饺子呢?

    在秦亦泽小的时候,有一年年夜饭家里的厨师包了许多饺子,为了寓意吉祥,还在一些饺子里放了些硬币。

    在北方过年吃饺子是习俗,秦亦泽也很幸运吃到了硬币,但是由于吞咽的太猛吞到了肚子里,家里的人急坏了,这吃进去容易拿出来难。

    大过年的秦亦泽就这么被送到医院,胃镜洗胃呕吐通便各种方法都尝遍了才把硬币拿出来。

    从此饺子对秦亦泽来说是个阴影。

    还被肖于成笑了很多年,这估计是秦亦泽这辈子发生过最糗的事了。

    睡前,楚渝忍不住给莫婷婷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她秦亦泽帮忙找到律师了这个好消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