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二十四章 秦亦泽耍流氓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婷婷自离开医院后,便去了与周重相约的咖啡馆。

    一进入咖啡馆,一身奢华却带着痞气的放荡公子周重便一眼看见了这位许久不见的梦中情人,马上起身相迎了过去,嘻笑着脸说,“你可终于来了,我可等急了你。”

    莫婷婷可不吃他这套,板着脸佯装怒气直接开门见山说道,“不是说不联系了吗?怎么又给我打电话?”

    周重一看莫婷婷有些生气,连忙起身坐在了莫婷婷旁边一把挽着的莫婷婷的小蛮腰,还不忘趁机揩油一把,“瞧宝贝儿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做不联系了,我可每天想你想得食不下咽寝食难安。”

    莫婷婷有力地睁开了周重的手狠狠的瞪着他一眼,“估计是想我想得到别的女人床上去了吧。”

    周重忙再一次地抓住莫婷婷的手,“怎么可能宝贝儿,别的女人哪及你的万分之一呀,宝贝你看我给你买啥啦。”

    说完便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拿出来一条价值不菲的蓝宝石项链,作势便要挂到莫婷婷的脖子上。

    莫婷婷别过身,依旧表现得十分生气。

    周重见莫婷婷油盐不进,顿时没有了任何耐心一改之前的百般温柔模样,眼神瞬间透露着狠冽。将项链往桌上一扔,突然严肃的说道:“莫婷婷你是不是怀孕了?”

    莫婷婷有些诧异地转身看向周重。

    “生下这个孩子,我给你一百万。”周重起身回到了莫婷婷的对面坐下。

    莫婷婷有些慌乱,急忙解释说:“不,这孩子不是你的。”

    “哼,是不是我的孩子,我最清楚。我可不想让我周家的子孙投到别人家去。”周重冷笑着一脸确信的模样。

    虽然周重在外面玩女人,什么样的都玩,但是措施这种东西还是必要的。规矩就是每一个跟周重睡过的女人,第二天都会自觉服下避孕药。

    起初周重并不想要这个孩子。但家里的老爷子十分的盼望抱孙子,只要让他抱到孙子,他便安心的退休幕后。将龙成市所有公司的大权都交到周重手里。

    莫婷婷慌乱极了,她清楚地知道她是玩不过周重的。莫婷婷想要赌一把,和周重做个交易。

    莫婷婷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了,她现在很气愤很恐惧很疯狂。

    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前倾,双眼十分坚定地看着周重说:“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可以,除了那一百万,我还有一个条件,一周内我要你毁掉楚渝这个女人所有的一切。”

    周重抬头睨视着莫婷婷笑了笑,在龙成市对他而言毁掉一个人就是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的事情,“好!宝贝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就喜欢你这股狠劲儿。”

    “龙江别墅的钥匙给你,你安心的去那养胎就行。”放下手中的钥匙和项链,起身给了莫婷婷一个离别吻“再见宝贝儿,我过一段时间再去看你。”说完便离开了。

    莫婷婷紧张的喘着粗气,无力地坐了下来。

    手机震动响起,是楚渝,毫无疑问地拒接,眼神狰狞地沁血一般。

    楚渝你抢走了我所有的一切,,我得不到爱的人,你也别想得到,去死吧。

    想到这,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毫不顾忌旁边的人偶尔投来的怪异的眼光。

    这是楚渝给莫婷婷打的第33个电话了,一个都没打通。

    黑夜渐渐降临,楚渝毫无头绪,真不知道莫婷婷现在能去哪里。走了一下午,好不容易痊愈的脚又开始阵阵酸疼,迷茫无奈。

    电话响起,楚渝便马上接通,是医院护工,说莫婷婷已经回去了。楚渝悬着的心放下,连忙叫了个的士去龙成医院。

    赶到龙成医院时,莫婷婷正倚在窗边闭目养神。缓过神来时,楚渝已经走到眼前了。

    “你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接,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楚渝走过去紧紧抓住莫婷婷的手有些责备,仿佛一个妈妈给外出调皮的孩子讲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像生离死别去那种危险的事情。

    莫婷婷看起来很疲惫,十分内疚地说:“对不起小渝,我出去才发现我手机没电了,让你担心了。”

    看着楚渝这么着急担心的模样,莫婷婷心里有点愧疚,但事情已经照着计划发展了。

    是最好的朋友又怎样,这么替她着想又怎杨。如果不是楚渝插入她和李天昊之间,事情又怎么可能发展成为这样,她又怎么会把自己逼迫到这种地步。

    看着莫婷婷自责的模样,楚渝叹了叹气,“你没事就好,我不经吓的。”

    莫婷婷拉着楚渝走到床边坐下,“你一离开我就觉得医院太闷了,就想出去走走。然后我就碰见了一个好久不见的远方亲戚,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谈谈话。他说他那有一处闲置的房子可以借我住个一年半载,我想过俩天出院搬过去。李天昊是暂时找不到我的”探头看了看楚渝的神情,一脸愁容。

    然而楚渝又有什么办法,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拿过俩天我送你去吧,早点休息吧。”

    莫婷婷点点头便睡下了,楚渝离开医院。

    到最后,楚渝什么忙都帮不上。

    走在清冷无人的大街上,初夏夹杂着粘腻的春末微风,不冷不热,如同此刻毫无准备的心情。很多事情自己掌控不住也难以做好。

    本想着回自己家住,可就这样着急摔门而出了,怎么可能记得拿钥匙。骨气这种东西到底比不上一晚上的住宿费,钱是血汗钱,该低头的时候还是得低头啊。无奈之下还是叫了辆车交待司机去了秦亦泽别墅的方向。

    回到别墅时,女佣一看是楚渝便开了门,问了问秦亦泽,说是出门应酬去了,今天不回家。楚渝长舒了一口气,毕竟相见还是很尴尬的。

    走了一下午脚都快废了,眼下只想赶紧洗洗澡睡觉,便直接上楼去了客房。

    然而找遍了所有的客房愣是没有找到自己的行李,没办法只能下来问家佣。

    女佣说,秦亦泽交待送到主卧去了。

    楚渝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地上,怎么可能,开什么国际玩笑。

    转身上楼便直奔主卧去拿自己的行李箱,翻箱到柜地找衣服,秦亦泽半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双手叉腰俯视着做贼一样的楚渝。

    感受到了一阵可以杀死人的眼神,楚渝抬头便看见高大威猛水滴透润八块腹肌的秦亦泽双手叉腰站在旁边,顿时吓得大声尖叫,双手捂眼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这找什么?”

    “你….你怎么在家…你把…把衣服先穿上!”楚渝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男性的,紧紧捂住眼睛不敢挣开,然而秦亦泽并没有要穿上衣服的意思。

    “这是我房间,我想怎样都可以。”

    楚渝突然发现平常高冷一本正经地难以亲近的秦亦泽,竟然也有这么不要脸的时候。自己可是正经人家的孩子,怎么也不是秦亦泽这种表里不一的。

    楚渝觉得秦亦泽在耍流氓,秦亦泽觉得楚渝在小题大做装清纯。大家都是成年人,有必要这样吗?

    “我只是来找我的行李箱的,不知道你在房间里。”楚渝连忙解释着,生怕秦亦泽说的想怎么样都可以。

    “不知道我在房间就能随便进来翻我东西?”楚渝只是觉得秦亦泽说话也太会挑刺儿了,自己的意思明明是知道他在卧室便不会进来打扰他休息了。

    “不…不是的…” 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你的行李在那边的橱窗旁边。”秦亦泽手臂一伸只指行李箱的位置。

    楚渝这下无话可说,怪自己迷糊了没看见。一只手半遮着眼睛,一只手撑地起来,还没完全站起,脚踝一牵拉疼的厉害,楚渝直直得倒向秦亦泽身上,吓得楚渝伸手想要抓住秦亦泽。

    好巧不巧秦亦泽双手抓住了摔倒的楚渝,二人却齐齐摔倒,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双双倒床。

    楚渝也清清楚楚感觉到了秦亦泽坚挺壮实的胸膛,脸火热火热的紧张到了极点,真的从未与男的如此亲密接触过…

    “没想到表面上装的这样害羞,心里还是很迫不及待的想要爬上我的床”秦亦泽无奈仰头看着扑在胸上的楚渝,小脸通红的像个番茄一般贴在身上。

    觉得此时的害羞楚渝异常的可爱,忍不住想要挑逗一番,身体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对这个女人的渴求?

    听着秦亦泽的讽刺,想起下午还和他达不成一致的拌嘴。天哪,楚渝啊楚渝,你今天到底干了些什么,太丢人了。

    楚渝连忙起身,太尴尬了,太丢脸了…

    起身拿着行李就忘客房跑去,一定要住最远的那间客房,离这个可怕的变态男远远的,实在是太危险了…

    周日,楚渝向来习惯睡到自然醒。

    最喜欢那种一睁眼,温暖的阳光透过外面零零落落的树叶树影已经照射到了被子上,暖洋洋的自然惬意。这可能是工作一周,回去晚上加完班一觉睡到大天亮最舒服轻松的时刻了。

    半坐在床上揉眼清醒过来,床尾不知何时站着个男人。

    吓得楚渝脑子充血顿时清醒不少,将被子裹紧胸前,大叫着:“你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