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二十三章 不欢而散摔门而出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渝轻车熟路的找到最好的菜摊,鱼市。正和人谈论价钱的买菜的大妈一瞥到好久不见楚渝,忙心花怒放地嚷嚷着招呼她,“楚闺女,你可好久不来我这买菜了,我可想你呢!”

    “云婶,我也想你啊,最近有点忙,赶不上自己做饭呢。”楚渝很开心。

    云婶住在楚渝家隔壁小区,五十余岁的年纪还在给儿子操着心凑房子首付的钱。有时候买菜或在家附近碰见,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每次楚渝只要来买菜都特热情,蔬菜价格也特别合理实惠,知道楚渝一个人生活赚钱不容易,所以每次只要楚渝一来还会送很多其他的蔬果,生怕下次看见楚闺女来又瘦了,看着怪心疼。

    楚渝知道云婶不容易,每次也不好意思,但只要来这个菜市场就必定是直接来云婶这买菜的。

    “工作归工作,但饭还是要好好吃的,我家老头子今天进了些新鲜牡蛎,一大早去海河捕的,我去给你拿些几个尝尝。”说完笑着堆满褶子的看向楚渝旁边这个看起来很有钱又帅的男人。仿佛什么都知道似的继续热情的给楚渝挑拣新鲜的菜。

    认识楚渝的菜贩在今天都对楚渝格外的热情,不是直接打折就是直接送菜,满满当当的让楚渝有点受宠若惊。

    全程陪在旁边的秦亦泽依旧是平常的高冷,不多表态不说话不帮忙拎着东西,就这样看着楚渝双手提得满满当当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好不容易折腾到秦亦泽家也快接近中午,楚渝折腾得快要累瘫在地。

    对秦亦泽的友好生出的那点好感,顿时也就烟消云散了。

    抿嘟着嘴,心里狠狠地诽议着这个腹黑,一点都不绅士的男人。

    秦亦泽丝毫不介意楚渝怎么看他,径自去了书房开始办公。

    待秦亦泽进了书房,站在门口等候的女佣连忙上前帮楚渝将东西接过来,楚渝才有了片刻的喘息。

    “谢谢了…”

    以后的日子怕是天天看着秦亦泽会难过死啊。

    楚渝长长地舒了口气,徐徐走向厨房。

    盘算着给莫婷婷找律师的事,楚渝精心准备了一番,想着这要是让秦亦泽满意了,莫婷婷的事情说不定会给自己帮帮忙。

    秦亦泽在书桌浏览着过几天要敲定的商盘文件,然而楼下厨房叮叮咚咚的动静一直扰乱着心绪,把这个女人带回来实在是动静太大了。捏了捏眉头,决定起身下楼去看看。

    楚渝打算给秦亦泽烧条糖醋鲤鱼,奈何这鱼实在是太活泼好动了,一点都不好宰。

    看的站在一旁的厨师和女佣心惊胆颤。楚渝其实也想让秦亦泽家的厨师帮忙处理的,只是厨师是意大利人,楚渝根本无法与他交流这鱼怎么处理,作罢只能硬着头皮头皮自己来。

    楚渝实在是太高估自己了,虽然自己做了一年的饭,但是这二十多年来好歹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楚家大小姐啊,杀条鱼对她来说,还是太难了。

    “楚渝,你是想拆了我家厨房吗?”看着厨房乱七八糟的一团,秦亦泽瞬间有点后悔把她带回来了。

    秦亦泽的突然出现杀的楚渝措手不及,楚渝不好意思眉头皱起,“我不会杀鱼…”

    这一句让秦亦泽瞬间头疼,十分不耐烦得指了指旁边的厨师,用意大利语说了几句,厨师看着佯怒的男主人小心谨慎地点点头。

    接过楚渝手上的刀,三下五除二地将鱼处理。

    秦亦泽转身上楼。看着秦亦泽转身离开的背影,楚渝有点失望地僵在一旁看着米其林主厨帮她忙活。

    不愧是意大利米其林三星主厨,很快就帮楚渝处理干净了所有的食材,楚渝只要去开火炒菜就行。

    炒完还得到主厨精美的摆盘,连连用简单听不懂的意大利语称赞楚渝,看样子味道还是不错的。

    在楚渝小的时候,记忆里母亲十分喜欢亲自下厨给父亲做饭,每每父亲虽然公事很忙碌,但每次到了吃饭的时候,必定会准时回家坐在桌前等待。

    和蔼慈祥的父亲总是会深情的看着温婉的母亲说,“还是你做的饭菜好吃。”

    父亲尤其喜欢这道糖醋鲤鱼。

    忙忙碌碌已经是下午俩点,秦亦泽早就坐在餐桌前,拿着kindle电子书看了好久,右手架在桌上,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手指轻轻敲打桌面一下俩下。

    五菜一汤,糖醋鲤鱼,海鲜焖豆腐,宫保鸡丁,红烧狮子头,还有牡蛎疙瘩汤。

    秦亦泽早就饿了,但依旧是保持着吃饭惯有的慢条斯理的习惯。

    楚渝坐在秦亦泽的旁边,一直悄悄观察着秦亦泽的反应,希望看到秦亦泽满意的态度。

    然而秦亦泽只是埋头吃着饭。

    “这菜合胃口吗?”楚渝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嗯…”淡淡的一声,没有多说一个字。

    楚渝有点犯愁,求人办事这种事还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扒拉扒拉米饭有点犯愁迟迟没有下筷。

    “有什么话,吃完再说。”不知道秦亦泽是怎么看出来的,楚渝只觉得呆在这个男人身边,自己是没有任何心思能逃过他的眼。

    “好…”

    医院那边,莫婷婷吃完饭换了身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的妆容打算去见周重。

    护工面有难色,没有医生的请假条和监护人的准许是不能轻易出院的。

    作势便要拦着莫婷婷,“小姐,没有监护人的出院准许,您还是不要离开医院。”

    莫婷婷很烦的看着护工语气毫无任何耐心:“我没有监护人。”

    “楚小姐交待了,让您安心在医院养胎,请小姐不要让我为难。”护工没办法,看样子根本就拦不住。

    莫婷婷一听拿楚渝压她更加是气不打一出来,“既然知道我是楚小姐的朋友,就不要拦着我做任何事情,不然我就让楚渝告诉秦亦泽你们服务不周到。”

    护工一听莫婷婷乖张跋扈毫不客气的直呼总裁的名字,一时间吓得不敢反驳。

    待莫婷婷旁若无人离开,护工赶紧拨通了楚渝的电话,告诉她莫婷婷离开了医院,不知所向。

    刚刚吃完饭接到医院护工的电话说莫婷婷离开了医院,楚渝有点诧异。明明早上交待过她不要轻易离开医院,怎么就这么任性不听话呢。

    楚渝有点焦急,担心莫婷婷去找李天昊,拨打着莫婷婷的电话,一直是拒接状态。焦急得一直来来回回在客厅奔走。

    想了想,正欲出门去看看,就被秦亦泽叫住:“脚刚好,着急出门去哪里?”

    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朋友离开医院了,我去找找看。”楚渝解释道。

    秦亦泽将喝了俩口的咖啡放在旁边的茶几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抬头看向楚渝:“你不是有什么事要说吗?先说。”

    楚渝没想到秦亦泽会突然问起自己这个问题,这会儿更加有点不好意思开口,扭捏一番道出实情:“我那个朋友怀了李天昊的孩子,但李天昊不仅不要,还伤害我朋友,害得她差点流产。我那朋友无依无靠,又怀孕在身,只有我能帮她了。我想请你帮我找个最好的律师,帮她打官司,为她和孩子争取点抚养费,最起码能先保障人身安全。”

    秦亦泽考虑了考虑还是决绝的告诉楚渝,“我劝你不要卷入他们之间的事情,李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对付。我看你为你那朋友也费了不少心思,现在收手结束这场闹剧。”

    楚渝惊讶于秦亦泽对这件事情竟丝毫不感到惊讶,反而还能这么风轻云淡劝她不要多管闲事。

    楚渝有点生气,“什么叫做闹剧?”不由得说话语气重了几分。

    “你就这么相信你朋友,有些时候不要问题想的那么简单,朋友也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真挚,就算官司打赢了,像李家的人这种最重门风的家庭,怎么可能放过你朋友,若果你真的为你朋友想,你就应该劝她打掉孩子。”

    楚渝不相信秦亦泽怎么能这么说,就算质疑自己的能力和行事作风,但孩子总归是无辜的啊。真的气极了,上前就把秦亦泽端在手上准备要喝的咖啡抢过来,转身去厨房倒掉了。转身回来,“你们有钱人就可以了不起吗?”

    秦亦泽惊讶于这个女人竟然会生气,看来不是一般的蠢,无奈摇摇头,“有钱人了不起你自己难道没有经历过吗?现在收手,免得有一天后悔自己干的蠢事。”

    楚渝觉得像秦亦泽这种孤高自傲没朋友的人简直不可理喻,气冲冲的甩出一句:“不帮就不帮,我自己想办法!”

    说罢便摔门而出,吓得杵在一旁的家佣一愣一愣的。

    楚渝气极了,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低三下气求过人了。

    自家里发生变故,楚渝曾经低声下气尽力去哀求过身边的每一个人去帮忙她。但是没有人愿意去帮一个完全不可能的挽救的问题。

    父亲病故,母亲抑郁,公司倒闭,一切的一切让楚渝明白她得靠自己。莫婷婷的事也是一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