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秦少的独家前妻 第十七章 我爱你 你爱着别人

时间:2017-12-29作者:林木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我不是故意不听话的…我只是…”莫婷婷再也顾不上周围人的异样眼光,娇柔软气的抽泣,不由得让人报以心疼的眼神。

    “那天我们从夜总会出来都喝的太醉了,第二天头一直迷迷糊糊,记不清楚了”这一番解释,李天昊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虽然喜欢乱来,但不是喜欢整烂摊子的人。

    况且李家也算是龙成市的名门望族,李家的家风是不允许出现这种给家族抹黑的丑闻的。所以每次李天昊无论在外面怎么乱来,但是心里都清楚地知道,做事要不留痕迹。

    “那就打掉,反正才俩个月…”李天昊像是说着别人的事情,毫无顾忌,不带任何感情,只见冰冷的面孔,只闻冰冷的声音。

    话未毕,一杯冰冷的水就这么径直的泼向了李天昊,三个人都起身,莫婷婷紧紧地拉着气的胸脯起伏不定喘着粗气的楚渝,希望楚渝不要动手。一番动静,更是惹得周围的客人窃窃私语,猜疑不断。

    一个激灵,本来冰冷的眼神在看向楚渝时却泛起丝丝涟漪。

    “李天昊,这可是你的孩子。怎能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楚渝紧紧握着空了的水杯,指节分明。

    李天昊侧目看了看周围的人的反应,随即弯身捡起椅子上的西服外套,他知道现在只能先离开这,否则事情只会越闹越大。

    不耐烦的语气昵视着楚渝身后的莫婷婷,又像是在端详着怒气十足的楚渝:“我们的关系你应该最清楚,要保持着就不允许有孩子,打掉了再通知我。”说罢嘴角微微上翘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楚渝转身抱住妆容清淡,一袭白色软衫薄裙,哭的梨花带雨的莫婷婷,“婷婷,别害怕,只要你想要这个孩子,我便会帮你。”

    这句话让莫婷婷更加无力哭得更加楚楚怜人,围观者无不频频摇头,可怜这失足的未婚妈妈。

    楚渝把莫婷婷送回家安抚睡着,也已经晚上十点了。看着爱的执着的莫婷婷,自己不禁唏嘘,暗自摇摇头,确保莫婷婷盖好了被子,拿了条薄毯起身关掉床头灯,蹑手蹑脚的睡到了客厅沙发上。

    漆黑的夜里,楚渝关上门离开的那一刻,一双清冷带着恨意的眼神突然睁开。

    李天昊喜欢着楚渝,大学的时候惦念着,大学毕业结婚惦念着,今天看见楚渝还是惦念着,那种眼神就是惦念的眼神,一直都没有变过。

    明明就是自己先喜欢上的李天昊,明明是答应自己帮忙追李天昊,明明付出了这么多努力,他就是一眼都不看,到最后还喜欢上自己最好的朋友。

    知道李天昊的结婚对象不是楚渝时自己有多高兴,看到新娘的脸像极了楚渝时自己就有多愤恨。有些人明明什么都没有,单凭一张脸就可以去娶了,我莫婷婷到底哪里比不上她楚渝。紧紧的蜷缩着身体,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

    就算李天昊不认,但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唯一的筹码了。

    翌日,楚渝起了个大早给莫婷婷顿了一盅清粥,又赶去早市买了点新鲜蔬果。

    刚进门就看见一脸疲惫的莫婷婷,怕是昨晚上并没有睡好。

    “你说你一个人咋吃都行,都知道怀孕了,冰箱里也啥都没有。”楚渝放下买的一堆蔬果,撇撇嘴无奈训斥着。

    空空如也的小冰箱渐渐得看起来丰盛点了,莫婷婷单手托腮搅着白粥看着忙忙呼呼的楚渝,若有所思。

    不禁感叹:“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楚大小姐,现在变成熬的一锅好粥的老妈子。原来那个什么事都让人羡慕的要死的楚渝,现在和我一样可怜兮兮的。唉,都同病相怜,都是可怜的人儿。”

    楚渝揶揄一笑,使劲给莫婷婷翻了个大白眼子:“你可别埋汰我了,过几天我陪你做个产检,你这几天别乱跑先安心在家养胎。”

    莫婷婷苦笑不堪,连忙起身给楚渝欠身作揖,“是,大人遵命。”

    楚渝因为还有报表要加班,只能把该嘱咐的嘱咐,该交代的交代,匆匆一别。

    门锁一响,被搅拌的没有一丝热气的清粥,稀稀拉拉的溅了一水池,布满水汽的玻璃上倒映着一张狰狞扭曲的脸。

    工作日的医院照旧是人满为患,虽是初春时节天气渐暖,但医院的空气可是一年四季都凉的让人倒抽冷气。

    楚渝提前把工作做完,特地向公司请了半天假,陪莫婷婷去医院做产检。

    “小渝,真的是麻烦你了,还特地请假来”一脸惆怅,慢吞吞的挪着小碎步,明明才俩个月的身孕,这身影形态和要待产似的。

    楚渝抓住莫婷婷的手轻轻拍抚着,“我是谁啊,你就别那么客气了。”

    “你呀就好好照顾自己,这样才能让孩子健健康康的,只要你下定决定要保住他,谁都不可以夺走他,李天昊也必须给你们一个交代。”那自信的神情,仿佛没有什么问题她楚渝解决不了扛不过去 。

    一年前,楚家倒台,父亲车祸去世,母亲抑郁住院,来医院的次数不少。那个时候的她,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一整夜的等在病房外面,深夜里宛如白昼的医院长廊看不到尽头,医生走出来告诉她,你爸爸头部收到了严重的创伤无法救治,准备好后事吧。她的母亲当即如断了线的木偶,晕倒在地。

    又是在这无尽的白昼长廊里守了三天三夜,母亲醒来却得了失语症,不再和她讲一句话,后来确诊是重症抑郁症加肝癌期。家破人亡的恐惧,如果不是秦家的相助,或许自己真的将失去所有的一切。

    对医院楚渝亲近不起来,但楚渝有时候去看望病床上的母亲却不太愿离开这。

    或许这是一种寄托,一种珍惜。

    从进入医院的那一刻起,楚渝想要保护莫婷婷,保护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再让任何人失去重要的人了,谁也不行。

    还好俩个小时的等待,结果显示孩子十分安好,母子平安。

    这让二人十分开心。

    愉悦轻松的时刻大抵是短暂的,一出医院的大门吧,二人便远远地看见侧身依靠在车旁的李天昊。莫婷婷在看见李天昊的那一刹那,心理咯噔一下竟欢喜了一阵,随即便是翻天覆地的恐惧与不安。

    楚渝觉得有些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先谈谈吧,自己站在中间,他们总有些话不好说。

    便站在不远处回避了。

    李天昊看了看杵在不远的楚渝,又将视线收回到已走到眼前的莫婷婷。

    “孩子打掉了吗?”李天昊开门见山,冷漠不带一丝的忍耐。

    莫婷婷不敢抬头直视李天昊,双手紧紧撰住裙角,指端要嵌入骨掌一般,然而心却在沁血。

    “天昊,求求你了,这是我们的孩子,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苦苦的哀求,仿佛低入尘埃。

    李天昊一脸的不耐烦,“我以为我那天说的很清楚了,要么打掉这个孩子,要么我们就到此为止!你不要妄想生下这个孩子,你就能进我家的门,我是不会承认的。”

    楚渝站得不远,李天昊说的话自是一句不落的听见了。

    没想到以前上大学时那个温暖如斯的阳光少年如今会变得这么冷酷无情。而平时一向活泼开朗的婷婷在李天昊面前完全变成了去了利爪的野猫,温顺得很。

    也不等莫婷婷表态,楚渝直接上前拉住了莫婷婷,“李天昊,做人还是要讲点良心,你知道婷婷有多喜欢你吗?你怎么就忍心绝情到这个地步。”

    李天昊轻哼一声:“楚渝,你最好不要管我们的事情,你也管不了。否则那杯水,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

    “这件事,我还真插手不可了。” 为了表明自己管定了这件事的决心,楚渝往前走了俩步站定。

    167的楚渝穿着通勤女装拄着八寸高跟鞋,也不比李天昊矮太多。虽说是衣服廉价了点,但是不服输的劲头气质是天生的。

    本来就外貌姣好气质清冷,再加上这脾性,或许这就是当初吸引李天昊的原因吧。

    许是从来没有与喜欢的人认真对视这么就过,李天昊心虚地佯装看向别处,内心无比的懊恼。

    不说任何的话,李天昊隐忍着满腔的怒火与冲动转身钻入车,轰隆的急踩油门飞驰离开。李天昊知道要解决莫婷婷的问题,必须要避开楚渝。

    对于楚渝,他真的狠心不起来,一看见他,他就焦躁,忍耐,心乱如麻。

    莫婷婷没有告诉过楚渝,她和李天昊的第一次意外,虽说是莫婷婷设计的,但那晚李天昊确实把莫婷婷当成楚渝了,才得逞。

    莫婷婷与李天昊的那次酒场相逢必然不是偶遇,莫婷婷早就知道李天昊会去那里,早就精心准备。拉直了自己的波浪卷,梳着大学期间楚渝经常挽的头发,挑了件楚渝喜欢经常穿的波西米亚连衣裙,一入场就让迷离半醉的李天昊眼前一亮,看到李天昊的那眼神,莫婷婷知道自己成功了,李天昊她势在必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