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指剑圣 第一章 天生九指

时间:2019-05-13作者:沉默的蜗牛

    “唔!”

    方漠呻吟一声,缓缓睁眼,醒来。

    环顾四周,方漠茫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整个房间古色古香,像是古装电视剧里的建筑风格。

    “……这是什么地方?我明明记得那个小女孩过马路闯红灯,然后我去救她而被一辆卡车给撞上了,但是怎么会在这里?”

    不解之时,方漠很快发现身上的衣服不对劲,并不是自己平常穿的衬衫和牛仔裤,而是古代的麻布衣衫,上面还沾着干涸的鲜血。

    再看双手,方漠发现自己的右手居然少了一根手指,天生九指。

    床边的桌上有一个铜镜,映出了方漠的容貌,竟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面生少年。

    “这是怎么回事?”

    不待方漠搞明白这些,他突然感觉大脑剧痛无比,大量的记忆涌入了他的脑海。

    “我……我穿越了?”

    不知过了多久,方漠渐渐融合了多出来的记忆,眼神变得无比复杂。

    “这里已经不是地球,而是一个叫作圣武大陆的世界,这个同样名为方漠的少年已经被人杀死。”

    “地球上的我被卡车撞死后,机缘巧合的来到了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占据了这个少年的身体。”

    心绪复杂的方漠想要看看这个陌生而又神异的世界,于是下床来到了屋外。

    放眼望去,没有高楼大厦,没有霓虹灯光,没有车鸣音乐……四周皆是古宅古舍,的确已经不是在地球上了。

    方漠叹了一口气,环视了一眼所处的宅院,无奈的接受了现实。

    根据多出来的记忆,方漠得知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乃是宁县修武大家族方家的嫡系小少爷,身世倒是不错,可惜的是……

    “父亲是个武道已废的瘸子,母亲不知所踪,自己却又因天生九指而天赋平平。”

    “生性懦弱内向,常被族人嘲弄欺凌。”

    “虽住大宅院,但却一贫如洗。”

    “出门散心,居然还被人杀了。”

    “这个小少爷,着实有些惨。”

    站在屋檐下,方漠垂在身畔的左手轻轻的在腿侧敲打着拍子,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感——这是方漠以前的习惯,有助于他静下心来。

    良久之后,方漠终于接受了现在的身份,吐出一口气来:“惨就惨吧,再惨也惨不过死,活着最大。”

    前世,方漠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无牵无挂,活得很随便。

    而现在,老天给了他一个重生的机会,而且给了他一个家族——虽然这个家族对他并不是很善意——但是,方漠还是想尽量活得好一些。

    既然要活,那就要先搞清楚一件事。

    “到底是谁要杀我?”

    已经死过一回了,方漠死够了,不想再死。

    可是,任他绞尽脑汁,遍历这一世的所有记忆,也想不出是谁要杀自己,甚至无法判断出凶手是来自方家还是外人。

    唯一的线索就是:“死之前,曾经在凶手的身上闻到过一股异香。”

    “轰”地一声!

    正当方漠思索之际,院门突然被人狂暴的踹了开来,两块巨大的门板直接被蹬飞出去,化成一块块碎木条纷纷扬扬而下。

    院门口,显露出一个锦衣少年,满脸的不可一世,身后跟着五六个侍卫,如众星捧月一般。

    “方项明!”

    凭记忆,方漠认出了这个堂兄,知道对方以前经常欺负自己。

    方项明生得人模狗样,但却不说人话:“哎哟,方漠堂弟,还活着呢?”

    如此羞辱,是个人,都得怒!

    然而,方漠却没怒,反而是极为屈辱的低下了脑袋,根本不敢与方项明对视,就像是一只逃避危险的鹌鹑。

    十多年来,生性懦弱的方漠从来都没有勇气跟任何人对视。

    方项明似是早有预料,嘴角勾起一抹讥笑:欺凌人的感觉,真的很爽!

    不过,在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他愕然看见,方漠垂在身畔的左手开始轻轻的在腿侧敲着拍子,如此大概敲了数十次后,方漠竟然缓缓的抬起了头,双眼直视而来,四目相对。

    “他跟我对视了!?”

    “他居然敢跟我对视!?”

    方项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让方项明更不敢置信的还在后面,只见方漠竟然直接伸手指过来,喝问道:“方项明,你为何毁我明溪苑院门?”

    方项明惊醒,重新恢复纨绔的模样,冷笑道:“你的明溪苑?方漠,这明溪苑马上就不是你的了!我今天来就是要通知你,即刻起方家将收回明溪苑,以后你就只能住后山茅草屋了,嘿嘿……”

    方漠眉头一皱:“凭什么?”

    “就凭这个!”

    方项明从怀里取出一个令牌来,随手扔给方漠。

    令牌被方项明使了暗劲,所以速度极快,猎猎生风。

    别说此时方漠受伤,就算他完好无损,都够呛接得住。

    只是,接不住也得接。

    穿越首战,不能退!

    有进无退,方为人!

    方漠双手接住疾飞来的令牌。

    “噗——”

    一大口鲜血喷涌出口。

    这是令牌的冲击力造成的。

    方漠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再添新伤。

    “哼,自不量力!”

    看着方漠狼狈的模样,方项明冷哼一声,道:“方漠,家主令牌在此,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这明溪苑不是你和你那个废物瘸子老爹有资格住的。”

    正所谓祸不及妻儿,骂人不带爹娘,方漠怒不可遏,脸皮不受控制的抽动起来,双拳握得紧紧的,想要跟方项明拼命的冲动几乎难以抑制。

    方项明嗤笑一声,讥讽道:“咋滴?你个废物怂包还想跟我过两招?”

    方漠目眦欲裂,最后却还是忍住了,咬牙道:“方项明,你等着,迟早有一天,我方漠会重新拿回这明溪苑的。”

    说完,方漠拖着伤体缓缓向院外走去,视线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方项明,透出一股坚定甚至是执拗的光芒。

    “拿回明溪苑?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看着方漠离去的背影,方项明肆无忌惮的嘲笑道:“方漠,别怪我没提醒你,再过两个月就是咱们方家族比了,若是你还这般废物的话,只怕到时连后山都没得住了,说不定会被逐出方家哦,哈哈哈……”

    ……

    夜渐深,山风萧瑟。

    后山只有三间茅草屋,连个院墙都没有。

    坐在屋外的石凳上,方漠环眼望去,山中树影绰绰,在寥寥星光映衬下,显得有些森寒。

    他觉得,自己的未来,就跟这天一样,黑。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方漠天生九指,经脉异于常人,根本不适应当世修武之法,前途更显崎岖坎坷,难有曙光。

    除此之外,不知何处还有人想要谋害他方漠,可谓针芒在背,寝食难安,必须想办法找出对方——就算打不过,也好有个防备。

    还有方项明,方家族比,以及被逐出方家的可能……

    面对如此棘手的局面,若是换成他人,要不早就疯了,要不就会本着“债多不愁蚤多不痒”的精神没心没肺活着。

    可是,方漠不会。

    因为,他够坚毅,够怕死。

    所以,他要想办法好好活着。

    只是,办法,何来?

    “咳!”

    这时,有咳嗽声从山下传来。

    微弱的星光下,一个中年人一瘸一拐的走上山来,不时的咳嗽着。

    中年人本来身形高大,却因身体虚弱的原因而显得略有佝偻。

    中年人来到方漠近前,关切问道:“外面山风大,怎么不在屋里养着?”

    方漠知道这个瘸腿的中年是自己的父亲方高远,但却觉得非常陌生,不由得愣了一下,张嘴尝试数次,还是没能叫出那个“爹”字。

    方高远并未在意,拿着一大把药草向茅屋走去:“今天爹去城外林子里寻了些药草,这就去给你煎药。”

    来到这个世界,方漠第一次体验到温暖和善意,心中感动,终于开口:“爹,谢谢您!总有一天,孩儿会再带您回明溪苑的。”

    方高远的脚步顿住,转回头来,认真的看着方漠,觉得眼前的少年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少年的眼中多了一种自信和坚毅的光芒。

    方漠并未躲避方高远的视线,而是直视对方,证明着自己的自信和坚毅。

    方高远笑了,笑得很轻微:“只要你好好的,我就算对得起你娘了。明溪苑,不要也罢。”

    方漠眼中更加坚定:“明溪苑是娘最喜欢的地方,我一定要拿回来。”

    “好,爹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方高远只当他是少年的盛气之言,欣慰的点了点头,拿着药草向灶厨走去,背影似乎不再像之前那般佝偻了。

    目送方高远离开,方漠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炙热。

    修武!

    一定要修武!

    不管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和生活,还是为了这个给了自己温暖父爱的“瘸子”方高远,都一定要修武!

    天赋不行又如何?努力便是,大不了拼命。

    作为一个曾经的孤儿,方漠以前活得非常不易,所以,他从来都不怕努力,更不怕拼命。

    看着星光点点的夜空,方漠一脸的坚毅,暗暗发誓:“方项明,你等着,今日之辱,必将百倍奉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