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诛天武神传 第182章 你个猴配的

时间:2018-04-22作者:七夕皇子

    堂堂的药王就这样被迫的成为了东界家族中的一员,这可是把萧敬枫高兴万分,有了此人如同得到了一座金山,为了彻底让花布吉心甘情愿的留在家族中效力,萧敬枫直接下令,从今往后,炼药坊改名为“药王坊”,花布吉自然而然成为了药王坊坊主,掌管坊内一切事物。

    现在东界家族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相继成立了执法堂,护卫堂,外物堂,内务堂,财务堂,药王坊,以及十二执事所。

    家主萧敬枫,大长老许术,执法长老萧皓,护卫长老吴塔,外物长老陈标,内务长老左坤,财务长老单方,坊主花布吉,再加上以前各大寨主共计十二名,委任为执事,这个家族的整体大架构算是基本成型。

    房间中

    青柯一把将萧皓魔爪打了回去,冷冰冰的问道:“我听说你最近总往药王坊跑,是不是?”

    “哦,那边忙,我自然是要过去看看了。”

    萧皓随口应付着,一双眸子却是死死盯着微微鼓起的酥胸,急得口水都快要流了下来。

    眉毛微挑,青柯试探的问道:“听说花坊主的女儿倾国倾城,你可曾见过?”

    “没有,绝对没有,再说我见她干嘛,你别总疑神疑鬼的了,嘿嘿...”

    萧皓心中有些紧张,但表面却很镇定,不过这么一问,顿时那股欲火也因为心虚而烟消云散。

    “哼,警告你最好别沾花惹草,否则我给你没完。”

    女人直觉是很敏感的,自从花布吉一家人搬进家族以后,她就发现萧皓总是鬼鬼祟祟的,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闪烁着异样神采。

    这是青柯第一次产生强烈的危机感,爱情是自私的,她接受不了与其他女人共享一个丈夫,现在不允许,以后也不会允许的。

    “好了好了,我发誓还不行嘛,我只爱你一个人,嘿嘿,快点过来,让我亲亲。”

    现在的萧皓已经是精虫上脑了,那顾得上那么多,伸出魔爪便欲袭向酥胸。

    “老大,你在干嘛呢?”

    就在这时,腰间佩戴的子母玉传来雷洛的声音。

    关键时刻被打扰,搞得萧皓怒不可遏:“闭关都管不住你的嘴巴,我能干嘛,当然是在视察药王坊了。”

    一句搪塞的话,没想到引起夜极的讥笑:“老大,你就别装了,我看你是又想偷窥花墨染洗澡吧,我劝你,还是安份点,嫂子可不是吃素的,嘿嘿...”

    “呃...”

    萧皓满脸黑线,冷汗直流,脖子僵硬的缓缓转向青柯,声音颤抖:“别...别他瞎说,根本就没...”

    “啪”

    话音未落,一记耳光抽在萧皓脸颊上。

    “好啊,你竟然这么下流龌龊,我刚刚委身于你,你就开始招蜂引蝶,算我眼瞎了,呜呜...”

    青柯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萧皓对着子母玉咆哮道:“夜极,你给老子等着,我早晚活扒了你的皮!”

    子母玉变得异常安静...

    “咳咳,你听我解释好嘛,事情不是你想...”

    “滚出去,我不想听。”

    青柯哭花了脸,连打带踹的将萧皓撵出房间。

    萧皓满脸苦涩的站在门外,感慨万千,真是现世现报啊,那场艳遇只是个偶然,又不是自己有意为之的,可是自己说出来,谁又会信呢,看样子从今往后,想要在踏进青柯房间都难如登天了。

    “七当...啊不,萧长老。”

    这时,冯庸手中拿着一封书信走了过来。

    “什么事情?”

    萧皓立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城主大人送来了书信。”

    话毕,冯庸将书信递了过去。

    接过,萧皓将其打开,仔细端详起来,渐渐地,眉宇间涌上怒火,自言自语怒骂道:“宇文慕天,你个猴配的,竟敢耍老子。”

    见状,冯庸眨巴眨巴眼睛,在好奇心驱使下,从萧皓手中接过书信这么一看,顿时明白为何萧皓会如此动怒,原来宇文慕天答应救龙驹的事情失败了。

    “消消气,这事依我看,城主大人应该是尽力了,想必是太上城那边出了什么状况。”

    冯庸从字里行间能看出宇文慕天的愧疚之意。

    “区区一个城防营的统领怎么会如此不识抬举,连这点薄面都不给宇文慕天,真是可恶。”萧皓咬牙切齿的道。

    “那可是太上城,域主栖身之地,书信上所说的展风展统领可是手握实权的人,别看表面上官职小于城主,实则比其他城池的城主,地位还要高出不少呢。”冯庸解释道。

    闻言,萧皓叹了口气,现在生气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为今之计,也只有亲自去太上城走上一遭,想方设法将义父义母救出来。

    至于是买通官方,还是劫狱,也不是自己能够说了算,完全取决于他们,但有一点是母庸置疑的,人必须是要救出来的,剩下的烂摊子,对不起只能交给宇文慕天自己处理。

    萧皓拍了拍冯庸肩头,沉声道:“明天我就启程去太上城,执法堂的事务就交由你掌管吧。”

    点了点头,冯庸没有言语。

    萧皓知道冯庸心中不痛快,以前做悍匪的时候,他多少还有些地位,可是变成家族后,却变成了孤家寡人,没有任何职位,毕竟是老人,也有忠心,怎么也不能凉了兄弟的心。

    想到这里,萧皓安慰道:“老冯,不用垂头丧气的,老子不是个忘本的人,家主已经决定修建内院,这内院院主的职位,非你莫属。”

    闻言,冯庸喜形于色,激动差点掉下眼泪,这话真他奶奶的,暖人心,萧皓敢保证的事,那就是板上钉钉了,谁敢质疑,谁敢反对,哎,不枉自己鞍前马后跟他一回,值了,绝对值了。

    “萧长老,我也没啥报答你的,从今往后,我老冯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呜呜...”

    话毕,冯庸便欲冲上去抱抱萧皓。

    这一次,萧皓倒是来了同情心,来者不拒的与冯庸抱在一起,微笑着安慰道:“乖,不哭了。”

    屋外如此吵闹,青柯岂会听不见,于是将房门打开,紧接着就被眼前两人相拥在一起的场景所惊呆。

    “青柯,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太好了。”

    “变态,恶心!”

    “咣”

    萧皓还没反应过来,青柯就再次将房门狠狠关上,不大会,就传来青柯伤心欲绝的嚎头大哭声。

    冯庸擦了把眼泪,看向萧皓,声音嘶哑:“我是不是破坏你俩感情了?”

    “尼玛,老子被你们这些猪头,害惨了,天哪,我的性福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