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无双 第1878章 亲亲

时间:2018-03-28作者:心动可乐

    ,精彩小说免费!

    夏新本来是躺着等忆莎回来的,但一个人光躺着多无聊。

    就随便翻了翻短信,然后就跟舒月舞聊上了。

    他解释了下自己之前很忙,最近刚闲下来,还有脸的事也不用担心。

    聊着聊着,舒月舞就打电话过来了。

    “怎么了?”

    “想你了。”

    舒月舞靠在房间的窗头,目光幽幽的望着远方的夜空,轻声道,“好想你。”

    夏新顿了顿,也是柔声回道,“……我也想你。”

    舒月舞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问道,“那你都不来看我~~”

    “我也刚回国呢。”

    “这边好无聊。”

    夏新大致也能想象的出,舒月舞是有多无聊了。她以前明明是很爱闹腾的性格,现在却是被禁锢在医院里,甚至,禁锢在了那小小的院子里。

    那么爱美的月舞,脸上包着纱布的话,也不敢出现在人前吧,怕被人说闲话。

    估计也没什么人去看她,不,她那个样子,反而是不希望人去看她的。

    除了她最好的闺蜜晓萱。

    “无聊就……额,打打游戏。”

    夏新也只能想到这个方法了,标准的男生想法。

    “有在打,打累了。”

    “额,不是还有晓萱陪着你吗,晓萱呢?”

    “我们分房睡的。”

    “为……”

    夏新说到一半也明白了,月舞是想让晓萱明白,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希望让晓萱早点回来,陪陪父母家人。

    毕竟,晓萱已经在那陪的够久,做的足够多了。

    这已经超出了好朋友的界限了。

    这想法,让夏新忍不住的在心中感慨,大家变化都挺大的,月舞都开始小心的为身边人考虑,在乎身边人想法了。

    “小新,你让晓萱回去吧,不用再陪我了,我知道她最听你的话了。”

    舒月舞心中实在挺过意不去的。

    “恩,我会跟她说的,你脸怎么样了?”

    “最近开始有点刺痛,难受,感觉是那个女人的药快没用了。”

    “……嗯,本来就只能三个月。”

    时间久了,药物作用都会下降的,人体会形成抗体。

    只是普通人形成抗体时间慢点,鬼子基因会更加迅速。

    “没事的,你再忍两天,很快就好。”

    “嗯,我听你的。”

    “你可以想想,等好了之后,会比以前更漂亮的。”

    到时候就会是完全新生的肌肤,光滑柔软,没有丝毫纤尘杂质。

    “嗯,”舒月舞难得乖巧的应了声。

    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女孩来说,她的人生阅历其实已经足够丰富了。

    曾游戏花丛,曾放纵不羁,曾享受尘世繁华,曾沐浴众人倾慕的眼光,曾刻骨铭心的恋爱,又曾伤心欲绝的分手,一场思念,一场魂断,大起之后,又是大落。

    她曾经如烟花般璀璨,一场舞,惊艳了观众,惊艳了评委,也惊艳了世人,然后又迅速如彗星般坠落,脸部遭受巨大打击,变的如今丑陋不堪。

    人生总是对她开起各种玩笑。

    她觉得自己20年,已经经历了别人60年人生了。

    一切想起来都是那么的缥缈,有如梦幻泡影。

    舒月舞有些感慨道,“现在想想,一切都还跟梦一样,仿佛以前的繁华虚弱都是假的,只有眼前才是真的。”

    夏新柔声回答,“不,都是真的,不经历风雨哪会有彩虹,以后的你……”

    一定会更加优秀,更加美丽。

    以后的月舞,就会像是真正的仙女一样,在经历过诸多磨难,经历过尘世浩劫,然后洗尽铅华,去除污秽,焕发出全新的生命,那一定会是比现在更璀璨,更耀眼,如彩虹般的美丽光芒。

    “会跟仙女一样的,位列仙班。”

    这话让舒月舞仿佛想起了自己仙女般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我才不做仙女,仙人不准谈恋爱,那我……还怎么我家小新亲亲我我。”

    夏新笑笑,调戏道,“没事,咱可以偷情。”

    “呼呼,像那嫦娥,跟天蓬元帅?……然后你就被玉帝打落凡间,做一只猪八戒?”

    “不怕,等我完成十万八千里长征,我照样上天去娶你。”

    “……”

    这话让舒月舞呼吸一顿,心脏一紧,张了张小嘴,却是没能说出话来了。

    “怎么不说话了?”

    “嗯……没事。”

    舒月舞轻轻摇了摇头。

    夏新随口所说的“娶你”两个字,对她的触动很大。

    当初两人分手的导火索,其实也是“娶你”这两个字。

    有时候舒月舞也会想,当初自己要是直接答应了夏新的求婚,是不是一切就都完美了?

    她想了很久,发现不是的,因为那时候的两人都太“小”了,根本没有任何准备与担当。

    只有经历过时间的洗练,经历世间的磨难,到今天沉淀下来的两人,才有资格说这话。

    她觉得两人之间的感情,其实也跟取经的九九八十一难差不多了。

    舒月舞继续先前的玩笑道,“唔……等你来天上娶我,我就嫁你。”

    “……然后玉帝又把我打落凡间变成了一只猪,说不定你也要遭殃,被打落凡间,变成小母猪了。’

    “唔,”舒月舞轻轻的撒娇,“我不要做小母猪,多丑啊,我要做美丽的孔雀。”

    “好,那我就站你旁边衬托你的美。”

    “……”

    这话让舒月舞高兴的眉开眼笑了,“哼哼,这还差不多。”

    在又说了会话之后。

    夏新觉得差不多了,舒月舞需要好好休息。

    “早点睡吧,你那边应该晚上10点了吧。”

    “唔,不想睡。”

    “乖。”

    “那啾一个。”

    夏新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为了让舒月舞开心,还是说饿了句,“啾——”

    “不是啾拉,是mua~~~”

    “还有这么多讲究嘛。”

    “你快点啦~~”

    跟夏新一顿聊天,舒月舞心里好受了许多,心中阴霾尽散,满是欢喜。

    只是就在这时,从手机里传来一句,软绵绵,娇滴滴的轻微的女声。

    “唔……慢一点,老公,慢一点,人家,……人家受不了了。”

    还有女人粗重的喘,息声。

    舒月舞当时就是眉毛一扬,“什么声音,你在做什么?”

    其实夏新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他正跟舒月舞高兴的聊天呢,后边忆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凑上来了。

    “你做什么?”

    夏新连忙一手堵住手机的麦克风问道。

    忆莎哼哼两声,露出了一脸妩媚中带着几分示威的笑容,凑到耳机边,用着无比绵软发嗲的声音说道,“啊,老公,你好厉害哦~~~人家不行了啦~~真的不行了,你别来了啊~~老公你好棒~~~“

    说着还在夏新捂着手机的手背上,亲了下,发出了个大大的“啵”的声音。

    那边的舒月舞很紧张的问道,“怎么有女人,那个的声音,你在一边打手机,一边做什么啊?”

    这话吓的夏新连忙把手机给关掉了。

    然后一脸无语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身边的忆莎道,“你又在玩什么呢?”

    忆莎一看手机关了,马上回复了一副冷酷的小模样,“好啊你,在我的房间,在我的床上,盖我的被子,跟别的女人调情,还要偷,情?”

    忆莎一回来,听到两人啾来啾去,mua来mua去的,顿时被气个半死。

    夏新当然不可能跟对方讨论这个话题,那无疑自寻死路。

    他一伸手把忆莎拉进了怀里,直接封住了她的小嘴。

    忆莎呜咽着,想说你别想这样打发我,拼命的拿小手去锤夏新胸口。

    只是那对夏新来说跟挠痒痒差不多。

    很快忆莎就意乱情迷的软绵绵的靠在夏新怀里了。

    夏新一翻身,把忆莎婀娜多姿的身段压在了身下,松开她的小嘴道,“还皮不皮了?”

    忆莎眼睛通红的,美眸里满是迷蒙妩媚的秋波,小嘴微张着,急促的喘息着,雪白小脸已经通红一片。

    她想抬腿踹夏新,只可惜够不到。

    只能恶狠狠威胁道,“真想打死你。”

    夏新压着忆莎的手腕笑道,“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你快松手,门还没关。”

    “叫什么?”

    “我下午还有事。“

    “嗯哼?”

    “衣服都被你弄乱了,我出去怎么见人”

    夏新故意露出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盯着忆莎高耸的胸脯,一脸坏笑道,“啧啧,……刚刚吃完开胃小菜,那我现在要开始用正餐了。”

    忆莎也不知道夏新是吓她,还是真的要来,反正她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门没关,说不定外边有人路过,而且楼下还住人呢,自己下午还有事呢,可不能让夏新乱来。

    “老公!老公!老公!”忆莎服软了。

    “……怎么感觉语气不对,你刚刚可不是这么叫的。”

    忆莎表情一僵,心道,你还得寸进尺了,却是敢怒不敢言,只得露出一副娇笑讨好的模样,“老公~~好老公~~我给你带了点小吃,你要不要先尝尝小吃。”

    夏新跟个大尾巴狼似的坏笑道,“可我只想吃你!”

    忆莎就轻扭着小蛮腰,一脸不依的撒娇道,“不嘛,人家好辛苦买来的,你尝尝嘛,老公,你吃嘛,吃嘛~~~”

    夏新心道,我的天哪,就算明知道她是假装的,这声音嗲的自己骨头都酥了。

    那副撒娇的小模样,跟忆莎平时知性,优雅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这前后反差也让夏新心里痒的厉害,恨不得把这“调皮”的女人给就地正法了。

    “好吧。“

    夏新再次在忆莎粉嫩小脸上亲了口,又伸手在她翘臀上拍了下,威胁道,“这才听话。”

    说完伸手去旁边拿吃的了,他也确实饿了。

    忆莎则趁机爬起来,飞快的跑到门口,把门给锁上了。

    再转回来的时候,已经再次恢复了平时冷静睿智的小脸,却也只是瞪了夏新一眼,威胁了句,“你等着。”

    然后马上拿出小镜子,开始补妆,还要确认脸部,衣服上都没有任何异样,让人看不出半点端倪。

    而夏新则是一副大老爷们的样子,坐在床上吃着点心呢,还示意忆莎道,“你要不要吃点。”

    忆莎眯着眼睛,恶狠狠回答,“我只想吃你,臭流氓!”

    夏新无所谓笑笑,“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话的,对,以后就咱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就用刚刚那样说话,又腻又软,又酥又麻,好听极了。”

    忆莎心里边有点小高兴,又有点小害羞,表面上却是无比恼怒的狠狠剜了夏新一眼道,“想的美,你还是给我去死吧。”

    在又一次确认自身没异样之后,忆莎才看向夏新道,“你早点回家吧,我下午还有事,就先走了,晚饭你先吃,不用等我。”

    说完就准备开门离去。

    也就在这时,夏新才露出了一副正经的表情,“莎莎,用更简单的方法不好吗,咱本来就聚少离多了,趁现在多聚聚不好吗,我想……多陪陪你。”

    忆莎顿了顿,小声嘀咕了句“笨蛋”,转头冲夏新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甜蜜几分羞涩的笑容道,“什么没时间,在我预想中,我们以后可是会有大把时间腻在一起的。”

    “额,好吧,我说错了,……”夏新没话说。

    忆莎打开门,正准备出去时又顿住了,低垂小脸,无限娇羞的柔声道,“不过,如果你答应我不去世外净土那么危险地方的话,……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你让我怎么说话我就怎么说话,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都依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