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无双 第1166章 最后的救赎

时间:2017-10-03作者:心动可乐

    ,更新快,,免费读!

    夏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躺了多久,躺了多少天。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提醒着他冷雪瞳并没有跟她说的一样,几天就能回来。

    夏新木然的坐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床头柜边,白色的勾玉。

    眼神中浮现出几丝回忆的光芒。

    他已经很多天没吃饭了,就只喝了点水。

    其实夏新并不想喝,他觉得就这么死掉就好了,不过,人类对于求生欲望的强烈,超乎他的预料,迷迷糊糊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把床头柜上冷雪瞳放着的水喝掉的。

    冷雪瞳不放水的话,夏新估计自己可能真会死掉,他甚至饿的都没什么力气去倒水了。

    经过这么多天下来,夏新的心境稍稍平静了些,已经能勉强能接受事实了。

    他起身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吃东西,而是拿过那白色勾玉看了下,愣了好一会,然后起身打开书桌,翻了下,又打开电脑桌下的抽屉。衣柜中间的隔层,以前的书包,电脑包,但凡能放东西的地方,他都找了下。

    什么地方都翻过了。

    但,并没能找到他要找的东西。

    夏新一脸茫然坐在床边回想了下,一回想,脑海里马上就出现了爸爸妈妈浑身沐血。妈妈为了保护自己被枪击,自己把夏夜推出去的场景,还有小孩,老人,女人的惨叫声,悲鸣声,那惶恐,不安,怨恨的视线,让夏新根本不敢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握着这玉的时候,夏新感受到了点温热,也许,是感受到了冷雪瞳的关心,这为他冰冷的身体,带来了些微的暖意。压抑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了点。

    夏新想了想,把勾玉戴在了脖子里,然后打开床头柜边的盒饭。

    很可惜,现在是夏天,天气有点闷热,菜早发霉了,饭也已经馊了。

    夏新还是抓着饭吃了口,这直接恶心的他胃水都出来了。

    其实,连夏新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他起身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找了点仅剩的果冻,冰淇淋之类能充饥的东西,放到了托盘里,端着来到客厅的沙发坐下。

    也不开灯,就这么一个人坐在昏暗的环境中,随便将就着吃了点,算是填饱肚子了。

    吃了两口,就听到了一点玻璃摩擦的声音,转头一看,是那夏夜带回来的小猫黑白白,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笼子里出来了,在阳台上,“喵喵”叫着拍打着落地窗。

    夏新愣了下,起身打开落地窗,那小猫就讨好的凑到他脚边,磨蹭着他的小腿。

    显然是要食物。

    夏新就找来个盘子,把仅存的几个果冻打开,放到盘子上,又舀了点冰淇淋给它。

    这小猫平时就什么都吃,顽强的活到了现在,也不管是什么,毫不犹豫的低头舔了起来。

    那可爱的小模样,让夏新想到了夏夜。

    脑海中闪过了夏夜甜笑时,撒娇时,睡觉时,还有了不起的大笑时的模样。

    他想夏夜了。

    正如冷雪瞳所说的。

    生活中并不是只有坏的一面。

    夏新在想起自己罪恶深重的过去同时,总能想到夏夜,那是自己唯一的救赎。

    正是因为有夏夜的存在,才会让夏新偶尔会感叹,能来到这世界上。真是太幸运了。

    夏新…;…;真的好想夏夜。

    现在想想,那个女人当时说的话,一直都是含糊其辞的带过,他甚至没问,为什么说夏夜是夏家的,具体情况又是什么。

    就算夏夜不是自己妹妹,可是后来不是一直跟自己生活在一起吗,而且。自己把她推到刀尖上了,夜夜并没有死,活下来了。

    还有夜夜的病…;…;

    夏新有好多疑问。

    但,此时在他的心中,这些疑问其实都不重要。

    他单纯的是想夏夜了。

    当时,因为回忆起过去的事,让他崩溃的想死掉,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做出反应,就让夏夜被那个女人带走了。

    虽然她说她是代表夏家,但,有什么证明吗?

    夏新此时其实已经饿的要死。

    那两个果冻,一点点冰淇淋根本不能填报肚子,但比起吃饭,他更在意夏夜。

    夏新拿出了手机,想打个电话给夏夜。

    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过的好吗,吃的饱吗,穿的暖吗?

    当然,这些都是废话,毕竟,如果真的是夏家的话,肯定比跟在自己身边舒服多了。

    可,万一呢。万一夜夜也想我了呢。

    夏新在这几天逃避世界的过程中,想的最多的就是夏夜,最庆幸的也是,因为有了夏夜。

    他终于明白夏夜过去所说的话的意思了。

    想起两人过去的对话。

    “葛哥,葛哥,咱睡不着,要你给咱讲故事。”

    “好吧,我想想。那就给你讲个王子跟公主的故事吧。”

    因为小女生通常都喜欢听王子跟公主的故事。

    “不要,咱才不要听什么王子打败恶龙,拯救公主,然后幸福生活的故事呢,咱要听魔王打败了王子,抢走公主,跟公主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的故事。”

    “…;…;”

    当时夏新在想,这故事也太奇葩了吧。

    还有。

    “库库库,咱可是至高至恶的女王,是世间罪恶的化身,汝可是咱的半身。”

    “…;…;啊,我其实还想做正义的伙伴呢,为什么要是至恶的化身啊。”

    “…;…;”

    明明小孩子不都喜欢做正义的化身的吗?

    现在回想起来,夏新才明白。

    夜夜所谓最恶的化身,指的其实,并不是她。

    夜夜早就知道了。

    即使。知道了真相,即使知道自己是罪大至极,夜夜也愿意陪伴在自己身边,做自己的半身,承担另一半的罪恶。

    夜夜不想听王子跟公主的故事,即使每个小女生,都喜欢王子,她也不需要。她想要的是罪恶的魔王。

    夏新终于懂夏夜过去所说的话的意思了。

    他终于明白了!

    夜夜是在告诉自己,即使有一天记忆恢复了,不要气馁,不要沮丧,她会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夏新的手机里至今还保留着夏夜给他发过的所有短信。

    随便打开几条,就会看到,大部分短信里,都会有那么一句,“即使全世界都背叛你,咱也会陪伴在你的身边,勇敢的上吧,咱的半身哟。”

    直到今天,夏新才明白这句话正确的解读方式。

    一直以来,夜夜都在以她自己的方式,安慰自己,帮助自己。

    这是对夏新最大的救赎。

    夏新相信,即使自己被全世界遗弃,夜夜,也会陪伴在自己身边的。

    他现在有一种强烈的想见到夏夜的欲望。

    这种欲望甚至超过了关乎他生存的吃饭问题。

    夏新按下了那个最熟悉的键,打了个电话给夏夜。

    但,手机里传来熟悉的令人讨厌的那句,“宁波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这让夏新很失望。

    想了想,他打了个电话给那个影儿,影儿也马上把手机交给了夏芸薇。

    从手机里传来夏芸薇威严的嗓音。

    “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夜夜说两句,有点事要跟她说。”

    “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夏芸薇的态度很强硬。

    但,夏新也没有退让,“不行,这事只能跟她说。”

    夏芸薇感受到夏新的强硬,顿了顿道,“她睡了。”

    “那我明天再打。”

    “明天我们要去参加一个会议,没什么时间接电话。”

    “没事,那我自己过去好了。”

    夏新一定要再见夏夜一次,上次他的精神崩溃了,什么都没搞清楚,现在回想起夏夜当时哭泣的小脸,他心如刀割。

    他有重要事,必须说清楚。

    “…;…;”

    夏芸薇不说话了,在等了大约漫长的2分钟之后,夏芸薇回道,“等一下,就现在吧,我找人喊她,你等几分钟。”

    夏新快速的回答,“多久我都能等。”

    然后手机里就没了声音。

    夏新其实等不了多久,他光是说这几句话,就已经虚弱的直喘气了,脑袋嗡嗡的叫的厉害。

    思考都有些困难了。

    因为好多天没进食的关系,他的身体,现在虚弱的厉害。极度缺乏能量。

    夏新的脑袋昏昏沉沉的,随时都可能趴下去。

    在等待了15分钟,手机在一阵电音之后,终于传来了夏夜的声音。

    “是夜夜吗。”

    “是我。”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但这夏夜特有的稚嫩而清脆的嗓音,让夏新激动的握紧了手机。他甚至感觉两人有几年没见了。

    “夜夜…;…;”

    夏新的脑海里乱成一团,感觉有好多话想说,最后只汇成了一句,“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

    “我很好,夏阿姨对我很好,吃的好,住的好,比哥哥那里好多了。”

    “…;…;额,对,也是,毕竟夏家嘛。”

    夏新尴尬的苦笑。

    毕竟双方的经济实力不在一条线上,或者说,不在一个空间里。

    人家茶几上的一个杯子,就可能比自己全部身家都值钱了。

    “那…;…;就好,那就好。”

    夏新拼命的点头。他想道歉,但,道歉这种事,其实毫无意义,尤其是在手机里就更没诚意。

    所以他没有说。

    夏新想了想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再过来一趟好吗,或者,什么时候有空,我过去一趟吧,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不用了,我不想听,就到这里为止吧。”

    “…;…;”夏新颤抖着嘴唇,一下子语塞了。

    夏夜无情的声音传来。

    “我在这里过的很好,再也不想回去吃那么难吃的东西,睡那么硬的床了。”

    “是的,都是我不好。”

    “不用道歉,我现在过的很好,也不想回忆过去了,你别打电话来了,我不想听,更不可能回去,我们别再见面了,就这样吧。”

    “…;…;额,”夏新有些艰难的闭上眼,咬着牙,轻轻的道了句歉,“对不起。”

    不过,对方直接把手机挂掉了。

    手机里传来一阵“滴滴”的盲音。

    夏新不敢乞求原谅,他知道自己做错了太多太多的事,夜夜会变成这样无情,不肯原谅自己,他觉得自己是罪有应得。

    他很清楚自己是个罪人,罪无可恕的罪人。

    随着这个电话的结束,夏新仅存的那微小美好的世界,也崩坏的支离破碎…;…;

    他艰难的站起身想出去找点吃的,才走出两步,只觉得脑袋一重,一阵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自己沉重的身体,一脑袋直直的砸到了前边的茶几上,晕死过去…;…;

    昏暗的客厅里,只剩夏新一个人,孤独的晕倒在地,生死未卜。

    天色越发的黑暗,连月光也消失不见,客厅里不再有丝毫光明。

    无尽的黑暗,笼罩了整个客厅。也笼罩了夏新的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