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不做你的眼 正文 第十二章 天天有新闻

时间:2020-08-13作者:海上月明

    这真是一个多事之秋。下午没有上课的老师们都在办公室里备课或改作业。这时杨兰走进了办公室,发布了一个带有爆炸性的重大新闻:“各位,你们知道吗?刚才有人在校长室闹事。好几个男男女女在和王校长吵架,闹得王校长都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了。”

    “杨兰,你可不要乱加罪名,哪里是被别人闹得说话不利索了,他本来就是个结巴。”张真有点喜欢插诨打科。

    “新闻标题播放过了,接下来播详细内容吧。是不是评选榜样教师的事情?”李老师也一脸的好奇,表露出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情。其他的观众们也在期待着。

    “no, you guess .”教英语的杨兰故意卖关子,牙缝里蹦出一句英语。

    “你们永远也猜不到的,是郭海天的兄弟姐妹来闹事了。”最终还是杨兰公布了谜底。

    这真是个爆炸性的新闻, 又有人来闹事。这确实是大家意想不到的事啊! 郭海天的兄弟姐妹会来到学校闹事?平时郭海天很听王校长的话,在领导面前他唯唯诺诺,不过他在教师面前也不会耀武扬威,这也是他为什么受大家欢迎的原因。

    “这怎么可能啊?”张真觉得这太不可能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啊。行政楼那边都传得很热闹。听说郭海天上学期末去参加市实验中学的教学骨干选调考试。你知道他全国比赛都得金奖的,专业水平在我们东州市的体育教师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考上了,却不放他走,他的三、四个兄弟姐妹过来跟王校长论理,结果就吵起来了。”张兰继续着新闻联播。

    海月明想起了那天他酒后说的话,他知道郭海天原来早有跳槽的打算, 所以他听到这个新闻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只是想不到他会这么快, 更想不到他的兄弟姐妹会闹到学校去。

    这天的晚自修结束后,郭海天又约海月明出去夜宵, 说是离别前聚一聚。。

    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人去学校附近的小酒馆喝酒。海月明心想,郭海天应该是有话要对他讲吧。

    果然三杯酒下肚,郭海天开口了,“海哥,我和你做同事,做室友虽只有短短的这些天,我们也很谈得来,今天我有事想求你帮帮忙,能帮我在董事长面前讲几句好话,你跟我说起过,你来这个学校是认识学校的王董事长的,你是董事长介绍过来的。我知道,你不仅是认识他,还是他的中学同学,还是他的同桌。”

    海月明刚到学校时, 因为和郭海天同住一个寝室, 那天郭海天问他是谁介绍来这个学校, 海月明想想自己的来历早晚会被大家知道, 既然和郭海天住同一个房间, 不妨告诉他实情, 就轻描淡写地说是王董事长(就是王二狗)介绍过来的, 免得将来郭海天知道觉得自己藏得太深, 不过他也叮嘱郭海天不要外传这个情况。海月明心里有点吃惊,来这个学校前他和王约翰约法三章中两人就约定他不向外人说起他们是同学关系,更不说是同桌关系。

    “海哥,你不必惊讶,这些都是王校长告诉我的,连把你安排在我的寝室也都是他的意思。想必我不说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和王董事长的这层关系,王校长心里其实很忌讳的, 他对你是很有防备的,他把你的情况告诉了我,就是让我关注你,说白了就是让我监视你。”郭海天继续说着,因为他想离开这所学校了, 就不所顾忌了。

    “让你监视我吗?我有什么好监视的? 我这么一位普通教师?”好笑,好一个关注。海月明听了后心里真的有点不爽。难怪刚来学校时连同办公室的同事也说他是来监视他们的。

    “差不多吧。我知道你做人坦荡,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去告密的,我更不会在王校长面前造你的谣。最近王校长对我很不满意,好像也有怪罪我掩饰你的行动意思, 学校里的一些教师风闻你是王董事长派来的人, 都有事无意地接近你向你反映学校的情况, 其实大家都有传闻。王校长想知道那些教师到底在你面前向董事长告了他哪些状? 这个我无法知道, 我怎么向他汇报?所以他觉得我做事不利。”郭海天今天真的是畅所欲言了。

    海月明心想教师们和我聊聊天, 我还不至于事事去向王约翰汇报啊, 这有什么好说的? 我是来教书的, 我不是来当卧底或者是当钦差大臣的啊。 或许王约翰他邀请他来这个学校工作有这个意思, 可以通过我海月明及时掌握学校的真实情况, 难怪他对自己说过‘你是我的眼’, 这个王二狗, 真的不是东西, 海月明心里暗暗的骂道。 要是我把教师的种种不满向王二狗说了, 指不定王二狗会说, 这群教师都是他妈的刁民。

    看来王校长怕王约翰派人监视他, 所以对海月明防备森严。王约翰想利用海月明在学校能了解学校及这个校长。这其中的复杂关系海月明算是明白了。

    用人不疑, 疑人不用,这用人之道很多人不明白, 有些人即使明白了也做不到。 王约翰做不到。

    “认识你以后,我当你是好兄弟,我上次酒后想对你说,我要走了,后来没说清楚。王校长这个心胸很狭窄,很会猜忌人,我在他的领导下面做事很没意思,所以想借这次机会选调到市实验中学去。”

    “我的老家住在郊县的山区,世代务农,兄弟姐妹共五个,我排行最小,小时候因为家里穷,读初中时开始每天都要步行十里多路去上学,经常为赶时间在山路上跑,练成了跑步的耐力,中学时长跑一直拿市里的冠军,后来考上了省师范大学的体育系,成为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也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我一直是父母和兄弟姐妹们的骄傲。”郭海天继续诉说着他的故事。动情处, 这个粗狂的男人眼睛渐渐有点湿润了。

    海月明看着他年纪不是很大, 却感觉他有点未老先衰的迹象, 长时间地在操场上体育课, 过多的风吹日晒, 脸部的皮肤粗糙, 皱纹也比同龄人要多,想想他一个出生贫寒却不断努力能做到今天的成绩的年轻人实属不容易。

    “最近我父亲身体不好住院了,我想等他出院不再让他回乡下去,就把他接到我家里住,让他在城里安度晚年,在市里看病买药也方便。我也想调到市里的实验中学去,离家近,又能方便于照顾我的父亲。可是王校长就是不同意我选调。”

    得知他选调被阻,郭海天的兄弟姐妹坐不住了, 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失去了, 不知等到何年何月才会再有调到市区学校的机会?所以他的兄弟姐妹一商议, 决定今天来学校找王校长论理了。

    “海哥,你在这里也要防备他给你使坏。不管你怎么做,他早把你当成是假想的敌人了,因为你妨碍了他的利益,他现在用的人都是他自己的亲戚、朋友、同学、老乡,来了的人都高薪重用,恐怕经济方面也有不少不当的利益。上学期不是有食堂采购人员的贪污事发被查处,迫于压力他开除了一个负责采购的管理人员,那个被开除的人就是他的亲戚,其实问题完全不是一个人的,可能是一大批人,是一个团伙。其他方面的问题也令很多人生疑。”郭海天继续说着。

    用人唯亲,这事王约翰也早有所闻吧。

    “在这个学校我真的不能待下去了。 以为我都一直以为学校一片净土。 教育是多么神圣的事业, 做教育是一种多么神圣又光荣的职业, 可现在我发现现实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 这里照样有贪污腐败, 这里照样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今天我的兄弟姐妹过来一吵, 如果我选调不成功, 我还能在这个学校待下去吗?海哥, 我想好了, 学校放我走最好, 不放我走, 我就辞职不干了。 我就去社会机构去当教练, 到时自己办一个体育培训班, 教教孩子们跆拳道、羽毛球和一些中考体育项目。 以前那些教育培训机构请我周末去教,收入比这学校多很多, 我还不答应, 怕太累会影响正常的学校工作。 如果这里辞职了, 我都有时间答应去做了。 ”

    海月明心里很同情郭海天的处境,就指点他一下怎么联系王约翰的方法,因为有些事他真的不方便出面代为说情,觉得还是他自己本人表达会比较好一些。郭海天自然是千恩万谢。因为他去意已坚。

    末了他说,要是学校真的不放人,要贴大字报把这件事情的经过公布于众,让大家知道这个校长有多恶毒。海月明自然劝说他要三思而行, 千万不要乱来,有些事情让他耐心地去斡旋, 如果撕破了脸对双方都不好。

    海月明听到郭海天说贴大字报, 心里觉得怪怪的, 那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特产啊! 他们这一代也只有在影视作品里才有看到过的, 例如电影《霸王别姬》人们互相揭发, 用大字报当武器进行斗争。 现在应该是在网络上发贴子吧? 该与时俱进了啊! 当然海月明忍住了没在郭海天面前提起, 万一经他一点拨, 郭海天真的在网络发帖岂不是让东州人民当然不限于全体东州人民都知道发生在这个私立学校的种种闹剧了?而王二狗最忌讳的就是在网络上看到有关他的学校的任何非正面的报道。 如果事后得知是他海月明暗示或提醒郭海天去网络发言论曝光或攻击学校的, 那他不是惹祸上身了?

    两个人在小酒店喝着酒, 聊着了很晚。 海月明觉得今晚是他认识郭海天以来看到他喝酒最多的一次。桌上的空瓶排的满满的。 可郭海天似乎觉得还没喝够。 如果不是海月明的制止, 他还想喝到天明。

    由于海月明的一再劝说,最后,郭海天答应他贴大字报之前,先把稿子给他这位语文老师审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