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不做你的眼 正文 第十一章 我并不在乎

时间:2020-08-13作者:海上月明

    第十一章 我并不在乎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那里

    日子过得怎麽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任时光勿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办公室里,动听的音乐从方华的电脑中轻轻地舒缓地流淌出来。经过岁月的沉淀,这首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获得了几代人的喜欢。方华也轻轻地跟着哼起这首歌。

    “方老师只在乎谁啊?”李老师开玩笑似地问道。

    这个办公室里,大家也就相差十几岁,平时相处得很融洽, 随意地说说笑笑也算是调节气氛。

    “我谁都不在乎。我只在乎有个舒心的环境让我心情愉快地工作与生活。”方华答道。

    “可我现在只在乎你,”李老师说到这,稍微停顿了一下。

    方华的眼睛睁大了一点点,办公室在场的老师们的耳朵也竖起来了…..

    “不仅是我,现在只在乎你,我班级的学生和家长们都只在乎方老师这次能不能被选上榜样老师。”事情确实如此, 李老师班级群里也有家长在议论评选榜样老师的事情, 大家同样对方华老师的呼声很高。

    这山东大汉故意卖了个关子。李老师自从上周得知王校长内定施振多为榜样教师后心里很不平,另一个原因是据说上个学期由于他任教的两个班数学成绩遥遥领先其他班,学生们来问成绩,他就照实说了。其实考多少分也该让学生知道啊,结果他却被王博叫到校长室狠狠地批了一顿,说不能提前让学生知道成绩的,这样会给别的班的老师造成不应该有的压力的。气得他当时就想辞职不干,连下家都找好了。后来还是家长们和方华老师等的劝说才决定留下来再干一年,把这一届带完再走。

    “我并不在乎,李老师快别这样说了。评选的事我真的不在乎。这也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昨天班里的微信群里那些家长们的议论想必你也看到了。 咱们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果家长们闹起来, 我们避嫌还来不及啊? ”方老师回答道。

    这时方华的手机响起,“哦,今天晚上啊,我没有空,我有聚会了,约了人了。有什么事你可以现在就来我办公室说吧。”方华一口回绝了。

    刚刚在电话里拒绝了什么人的邀请,方华就向办公室的各位同事发出聚会的邀请,“各位,大家今晚有空吗?去榕树下咖啡馆喝咖啡吗?去的人尽快报名?海老师也是这学期刚来我们学校的,应该还没去过这里的咖啡馆的,我们办公室也应该聚聚了。”

    “刚才不是说晚上没有空,自己已经有聚会了,怎么现在又有空约我们了?”李老师还纳闷。

    “你傻啊,那是方老师的退敌之计啊。肯定又是那个剃头担子一头热的人射出的箭吧。”张真笑道。

    “好吧,张老师下次可以帮我接电话了。”方华大方地说。

    “好的,我也可以当经纪人赚点外快。晚上谁去,我报名。”张真说。

    除了晚自修有课的,其他人都报名去了。

    刚才约方华的就是施振多,方华觉得奇怪,前几次的拒绝应该早让他死了这条心了。怎么这人今天又死灰复燃了?说是要他有事来办公室里来谈,他敢来吗?办公室的人个个看到他都反感,尤其是李老师,经常当面指责他。

    这时她收到了施振多的微信。

    “方老师,本来想约你晚上出来聊聊这次榜样老师的事。既然你没空我就微信聊聊。听说你们班级的家长对我有传闻。我想请你帮我澄清一下。”

    “哦,什么传闻?我不清楚施老师是指什么?

    “谣传我许诺给学生买肯德基,要学生投我的票。”

    “既然是谣传,施老师大可不必理会。”

    尽管施振多碰了个软钉子,他还不肯就此罢休。

    “我怕谣言再传来传出对我造成不好的影响。”

    “身正不怕影斜,你怕什么。如果没其他事,我要改作业了。”

    世上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原来九(一)班的家长在群里聊的,施振多他都知道了。不过幸亏施振多没来办公室,李老师在九(一)班家长微信群,他知道了肯德基事情,万一他来了, 如果李老师真的忍不住当面和他顶起来,发发山东人豪爽的直性子,那肯定就热闹了。

    有些事情, 冷静一点去处理就好了。 大家都是同事, 完全没必要这么针锋相对地闹着干。

    方华不在乎这么个评选。 她尽量想避免卷入这个争执。 可是她能回避得了吗?

    命名为“榕树下”的咖啡馆还真的就位于村口的那棵大榕树下。海月明一来到咖啡馆门口就被这个大榕树深深地吸引住了。

    榕树是东州市的市树。在东州现存的树龄在千年之上的大榕树就有一千多棵。高大的榕树有着茂密的枝叶, 它像一把巨型的阳伞撑在咖啡馆的门前, 树底下的桌子旁坐着许多纳凉喝咖啡的人。在这里大家忘了白天工作时任何的烦恼与不快, 尽情地享受这夜的温馨。

    从榕树下咖啡馆出来已经近九点了,大家散步回学校。

    工作之余,同事之间能这样聊聊天其实很放松。辛苦了一天,大家可以海阔天空地谈谈心,又可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聊天中海月明也知道了被大家嫌弃的施振多的一些往事。这人在来这个学校以前不知是什么原因被原来的学校开除的。因为是富二代,出手阔绰,很有大少爷的作派,开着豪车,很喜欢招摇过市,在这里却也不受欢迎。又是其貌不扬,虽然追过好几个本校的女教师,最终都是无疾而终,尽管已三十五六岁了,至今还单身着。

    教师们对王约翰的评价还是比较好的。一是他在学校最困难的时候接手了学校,当时教职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二是他做人正派,不像前一任董事长那样和不少青年女教师走得太近,关系暧昧,还和数位女教师传出了绯闻,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海月明本想在寝室住一晚,可在回校路上方华说起要开车回家,得知海月明离她家只有数百米的距离,就提出送他回家,这样路上可以聊聊天也热闹些。

    当他们一坐上方华的车时,旁边的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了阔少打扮衣着华丽的施振多。他一眼就看到了方华的车正启动着缓缓驶出来,当然也看到了坐在副驾上的海月明。

    “这真是冤家路窄啊”海月明打趣道。“方华,看到那个施老师刚才那个幽怨的眼神了吗?那目光简直可以瞬间秒杀人啊!”

    海月明不无夸张地说着。听着海月明的玩笑话,方华“嗤”地一声笑出来,“不愧是学中文出身的,简直是在写剧本一样。海老师一定写过小说吧?”

    “你怎么知道?小说还真的写过啊。以前刚毕业时写着闹着玩啊。也是写东州故事的。”

    “小说名字是什么?说来听听, 或许我以前也读过吧。其实学中文挺好的,能够很好地表达自己真实的感想, 也可以记录身边发生的事情,我也很喜欢文学。”

    “我觉得学英语也不错啊,大学时英语学得不多,工作后经常跟外国人打交道,我也花了很多时间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学以致用。至少能应付工作中的问题了。”海月明接着说, “我以前写的小说名字叫《东州男人》, 你看过吗?”

    “看过啊, 不就是前几年在纵横中文网上发的吗? 挺好看的啊, 我现在还有印象啊。这个网站不错, 我也只有在这个网才看小说。 记得我还在小说后面写了评论啊。”方华觉得太巧了, 这学期才认识海月明, 想不到以前早在纵横中文网上读过他写的小说了, 一下子内心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好, 当然她没有表露出来。

    “对了,海老师,今天白天那个姓施的约我晚上聊榜样老师评选的事,我一口回绝了。他已知道我们班的家长对他有意见。怕他们向学校投诉他贿选。我才懒得管这种破事。”方华接着说。

    “是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事谁也说不清,别管就是了。”海月明当然是想置身度外咯。

    “不过,这事李老师在群里也是知道的,他这种火药脾气的人发作起来会闹翻天的。上学期他因为提前公布成绩的事和学校闹不愉快。这次要是他得理不饶人,肯定会把事情捅出来。我总是有种预感,这次的评选会造成不好的结果。本来我们老板拿出这么多钱来评选榜样教师无非是为了鼓励大家的工作积极性,到头来却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方华的推测也不无道理。

    “那也只能走着瞧吧。评选的事情本来有很多其他的因素在里面的。但有一点,如果真的做到公平公正也就不会闹这么多的矛盾了。如果有私心,那就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们这一届是最后一年了,现在是关键时刻,我只想平平安安地带他们毕业,能多考上几个重点高中,也算是给家长,给学校交上一份答卷了。”方华的愿望其实很单纯。

    “是啊, 我们九年级这一年是最关键的一年, 我们不能够因为太关注别的事情而分心了。 否者前两年的努力都功亏一篑了。这种评选不理它也罢了。”海月明赞同方华的观点。

    “是啊, 我真的不在乎这个荣誉与金钱的奖励。”海月明感觉出方华是一个好洒脱的女孩子。 如果, 他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没有再想下去, 没有如果了。

    车行驶在安静的乡间公路上, 多美的夜色。

    其实认认真真教书是很多老师最朴素的心愿,不像有些人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