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不做你的眼 正文 第十章 不择手段的竞争

时间:2020-08-13作者:海上月明

    下午上课时,海月明像往常一样提前到达教室。到了教室门口却被阻止入内,原来学生们被要求做一个对榜样教师候选人的民意调查。主持调查的是学校认定的比较可靠的教师。

    为了避开这瓜田李下的嫌疑,海月明决定干脆先回到办公室等待着, 等他们把这个调查搞完再进去吧。

    “我们学校就这样的啊,什么事都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就像国家机密一样啊。”同一个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也都回来等待着,方华看到海月明这么说道。

    “看看,这次到底谁会评得上?”张真说。

    “谁评上都可以,只要不让品行不好的人评上就可以。榜样教师总要有个榜样的样子。”

    “就是,不过那还真说不准啊,上头有人喜欢就容易评上啊。”

    课间,学生们进办公室时说起民意调查的事情,孩子们说调查表上还有一项是填最不喜欢的老师是谁, 只是他们说这一项都空缺了没有填。

    同办公室的去开会的段长李老师回来了。李老师是教数学的,也和海月明教同样的两个班。他大概四十来岁,山东人,长得很魁梧,有着北方人的豪爽。一进门就嚷嚷开了,“没意思,真没意思,说是叫我们去讨论候选人,结果王博自己就指名要把谁放进去。这样搞就让他自己定好了,干嘛浪费我们的时间啊。”

    “轻点啊,李老师。万一别人听到传起来那可不好咯。”张真善意地劝道并随手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以免让过往的教师和学生听到不好。

    “我还怕什么。他们这样搞早晚会有人把它告到我们学校的老板那里去的。这简直是乱来。有本事最好把我提前辞退好了, 辞退了我就真正自由了,我早就想轻松轻松了。”李老师豪不惧怕, 嗓门也提高了不少。

    “都有谁了?李老师说来听听。”杨兰问道, 这帮人好奇心总是按捺不住,八卦开始了。

    “我猜施振多应该会有吗?”张真猜了第一个名字。

    “那还用说,王博面前的大红人。一想到他那恶心样子,我就想早点离开会场。还不是仗着有钱,富二代吧?他爸办的企业在东州也算挺大了, 有名气啊? 有名气就了不起?。看看我们学校到底有哪个老师会喜欢他而去投他的票?”

    “这人品行真的不怎么样。前几天在食堂还摔桌子,冲着服务员都大喊大叫,你们说这样做丢人不?”

    “听说他们班的女学生对他的评价也很低。”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 仿佛都想一吐自己心中的怨气。

    “现在他在校长面前可积极了,还说什么不带完这一届的学生不结婚,在学生面前也这么说,仿佛是学生耽误了他成家立业了啊。”

    “那要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人愿意嫁给他。”

    “方华,他还追过你吧?”张真和方华开玩笑道。

    “是吧,施振多还经常送贺卡给方华,对了还是用英文写的,我们都看不懂。”

    “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仗着家里有几个钱,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李老师听了忍不住骂了一句。

    “没有的事,你们不要乱说啊。”方华制止了他们。

    原来评个榜样教师也有这么多的故事啊。

    周末,海月明任教班级的微信群自然也是热闹非凡, 原来家长们都很关注这次学校推出的评选榜样教师的活动, 他们在热情地议论着这件事。

    听说方老师没有进入最终的评选。

    那太遗憾了!这怎么可能啊?

    是啊,方老师其实挺好的。

    评选其实就是个形式,校长早就有自己打算了,他想给谁就给谁吧。现在的社会, 那个评选是真正由群众选出来的?

    这样太不公平了。早知这样我们就不参加推选了。当初说的好听。要我们学生和家长推选, 何必要浪费我们的感情啊。

    算了,算了,现在的社会就这个样子。学校也不是一片净土, 也就这样吧。

    微信群里尽管热闹一时,一会儿也慢慢趋于平静。

    然而一会儿加入发言的苏珊家长的一段话让原本安静的微信群又下子热闹起来了,真恰如一石惊起千层浪。

    各位家长,让我告诉大家一个事情,今天我送孩子去补习,独自回家的路上我坐公交车。坐我前排的是九(三)的一个女学生和她的家长。她们母女在车上的对话我都听得明明白白,她的班主任叫施什么老师的在班上就动员学生们选他,还承诺如果他选上了就请全班同学吃肯德基。还说她们填调查表时施老师提示过她们,填写最不喜欢的教师时可以把他的最有力的对手的名字填进去。这样他更有胜算了。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太阴毒了?

    这消息实在是太爆炸性了。

    这人太无耻了。

    这个人这样做简直是太卑鄙了!这样的手段真是太恶劣了。苏珊妈妈,你有录音下来了吗?

    你说我能不把证据留下来吗?当时我坐在她们背后, 我录了她们说话的背影。

    那咱们到学校告他去!

    对, 我们告他去。

    就是, 看学校怎么处理他!

    对, 要公平! 我们反对这样不公平的竞争。

    海月明看到这里,确实有点吃惊。尽管离开学校在企业工作十多年,常言到商场如战场,想不到,学校也是战场啊!

    海月明拿着手机继续看着屏幕上跳出的一行行字幕, 他知道家长们此时群情激愤, 只是静静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有人这么做在家长中形成了这样不好的影响, 该不该让王二狗知道呢? 王二狗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钱搞这个活动, 结果因为不公正搞得大家吵吵闹闹, 有违背他的初衷啊? 但这个念头瞬间即逝了, 海月明想到那天他说起学校的教师离职对学校有怨言时, 王二狗说那是这些教师像刁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可多说一句话, 不可多走一步路。 此时这话又在他的耳边响起了。

    这时, 方华打来了电话,言语中有一点点的紧张,“海老师, 班级的微信群你也看到了吗? 你说遇到了这种事情我该这么办? 我不在意能不能进入榜样教师的最后评选, 这些争来争去也没意思。 可是我们班级的家长们如果真的到学校闹起来,我感觉自己都不好说话,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方华看到班级群里的家长们的言论后有点担心地征询海月明的意见。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 方华对海月明很有好感, 感觉这个人很实在, 毕竟年长几岁,做人正派, 做事也很稳定, 有什么话也愿意和他说。

    “方华, 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海月明慢吞吞地说道。

    “海老师你别吓唬我啊, 我怕。”方华‘噗呲’一下笑出声来, 原来打电话时那一丝的紧张已淡然消逝。“你怎么说话像春晚的小品表演啊!说来听听你的意思。”

    “你知道这些要闹的是你当班主任的班级学生的家长, 他们要闹是因为你没能进入最终的评选, 他们要把某些人内定的人推翻掉,这有些人肯定不干, 他们会推断成是你在影响着家长的舆论。你这瓜田李下的嫌疑能排除掉吗? ”海月明分析道。

    “你说的在理。 真的有这种可能。家长们真的闹起来, 他们会压下来, 到时肯定会找我的麻烦。他们很多疑的, 本来他们评选搞得就不透明, 就怕别人质疑, 真的有人质疑他, 他们更是会疑神疑鬼了, 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我了。那我不是跳进东江也洗不清了?哈哈, 黄河太远了。”方华豪爽地笑着说。“真不明白好端端的我们学校为什么要搞这样的评选活动?可能他的初衷是好的, 可是评选的过程不规范的话, 结果会适得其反吧。”

    海月明也赞同方华的意见, 本来有点安静的学校却为此又变得不平静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海月明这边刚接完方华的电话, 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 是段长李老师打来的。他是这个班的数学老师, 当然也在方华的班级群里。群里热火朝天的议论他自然都听到了。

    “海老师, 你都看到了吧? 我们学校这样搞真的太不公平了,如果家长真的这样闹起来, 学校很丢人的。 这么一个本应公平的评选活动,都要内定, 传出去太难听了。 开学刚开始就有一些人在学校闹, 为了学校换班主任和任课老师的事。 你说传出去多难听啊。你说我要不要向老板告他们一状?也让老板知道他们简直是在乱搞。 这种蒙上欺下的做派早就让它曝光好了。”李老师这样和海月明商量道。

    “不要了吧。 李老师, 你最好别说了, 说多了也没意思。既然他们敢这样做, 也容不得你去推翻它。你说了也白说, 还不如不说。”海月明婉转地劝说道, 当然他不会说王二狗根本听不进你的申诉, 反而会说你们都是刁民, 大大的坏。

    李老师经海月明这么一劝说, 心中的气渐渐地消了不少,  也就不再坚持去找王约翰告状, 既然说了也没用, 还不如不说。

    有时候一个人遇到烦心事说出去心中也就释然了。 李老师暂时不再去想告状的事了。

    海月明想想这一天的见闻感觉真是大跌眼镜, 他开始怀疑这次接受王二狗的邀请来这个私立学校任教到底是不是一个错误了。 王二狗说自己从旧老板手中接收这个私立学校是骑虎难下, 那么海月明现在感觉自己来当老师也是骑虎难下啊, 有这个班的学生在这里,自己也不是能说走就走的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