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不做你的眼 正文 第八章 叫我王二狗吧

时间:2020-08-13作者:海上月明

    周末了。

    海月明在办公室里整理东西准备下班回市区家里去了。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你好!”他的悦耳的声音响起, 热情又不失礼貌, 又非常有职业性。

    “我王约翰那, 干嘛这么正式啊! 晚上有安排吗? 来我家喝咖啡吗?”电话中传来王约翰随意又爽朗、霸气的声音。

    “哦, 王博好! 不了, 不去, 太远了。 我还在学校呢。”海月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老同学不要‘烫’我啊, 你还是叫我‘王二狗’得了。”东州方言‘烫’就是取笑的意思,叫他王博, 让王约翰觉得海月明是在取笑他这个昔日的学渣。 王约翰上学时的外号叫‘王二狗’, 在家里他排行第二, 同学们到他家玩时听到他家里人这么叫他, 也就跟着叫他王二狗了。在当地有这么一个古老的风俗, 据说孩子出生取个贱名叫叫容易长大。

    “好! 这两个名字换着叫, 哪天也把它在学校里公布了, 让大家都这样叫。”当然海月明只是说说而已, 吓唬吓唬王约翰罢了。 不过这外号早晚会在学校教师之间传开的。

    “你过来吧, 我安排司机去接你。”王约翰继续说。

    “不用, 我不去, 除非你自己来接。”海月明还是推辞, 他以为这样说王约翰不会坚持,给彼此一个借口。上了满满一个星期的课, 海月明觉得有点累了, 周末回市区的家里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

    “好! 我过去接你。 十分钟到。在校门口等我。 ”想不到王约翰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原来他正在回家的路上, 绕一下道来学校接一下海月明也不是很远。

    既然这样, 海月明也不再坚持了, 否则也太见外了, 毕竟是认识多年的老同学啊。

    王约翰的豪车像上次一样还是停在离学校数百米的道路边上。低调是海月明的做派。

    王约翰把海月明接到自己刚搬进去的新家位于市区一高档住宅区的豪宅,位于东州市东江边上的蓝城广场。 据说这里的房价最高时达每平方米十万多人民币, 而王约翰的家位于大厦的顶层, 第五十层与第五十一层, 面积达一千五百多平方米。这仅仅是王约翰在东州众多房产中的一套。 尽管海月明也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而进入王约翰的家仿佛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 只觉得眼花缭乱了。

    家里的保姆还没到位,王约翰便自己动手泡咖啡。

    “月明, 尝尝我的咖啡, 马来西亚的猫屎咖啡, 这咖啡机我还是第一次使用, 你是第一位品尝我泡的咖啡的客人。”

    “谢谢! 王二狗啊, 你家好奢华啊! ”海月明改口不叫他王博了。

    “就这样吧, 有千间房, 晚上还不是睡一张床。”王约翰轻松地一句话带过去。

    “对了, 这么大的豪宅, 怎么不见女主人呢?嫂夫人呢?”海月明顺口问道。海月明早听说王约翰的妻子是个大美女, 好像是中学时隔壁班的同学。

    “房子装修好还没有全搬过来呢。 这些事改天再聊吧。” 王约翰有意转移开话题。“这些天学校的情况怎么样? 好一点吗?听说开学就有人在学校校园静坐抗议学校这个学期换班主任, 换任课老师?”

    海月明知道王约翰想通过他了解一下学校的情况,便故意气他, “学校的情况你可以去问你聘请的博士校长啊? 干嘛问我啊?”

    “我当然要问你了。 你是我的眼啊!”王约翰回答道。

    “那可不行。 我不做你的眼。”海月明拒绝道。

    “为什么不?总得帮帮你老同学啊! ”王约翰问道。

    “为什么? 没有这么多为什么。”海月明笑笑说,“因为你是王二狗, 做你的眼? 不是要做狗眼了吗? 我可不想做狗眼。”说着,海月明哈哈大笑。

    王约翰也跟着笑出声来。

    海月明说归说不做王约翰的眼, 不过还是自然而然地讲起在学校的所见所闻, 毕竟是同学, 不说显得太不够义气了。

    讲到这几天那个示威抗议的班级已经安静下来了, 家长已经缴了学费, 学生也已到学校上课了。 这其中学校各层领导都做了不少的工作。

    新学期的工作已有序展开。

    话题自然而然讲到教师的流动。“最近有些教师的流动很多, 好像他们离职、调动都跟学校吵啊!”海月明还想说下去, 却马上被王约翰打断了话语。

    “你不要相信这些老师的话。 他们都是刁民。 这些教师很刁蛮, 特别是那些外地人, 都是刁民, 达不到目的就闹事, 再这样搞下去, 下次把他们全部辞退掉。”王约翰滔滔不绝地接着说, 很明显对学校教师的印象他早有先入为主的看法了。“我是不会像学校以前的老板那样软弱,任教师怎么闹, 还有人到校长室去掀校长的办公桌。 简直是吃了豹子胆了。”

    海月明听到王约翰这样的腔调当然不想再说什么, 场面有点小小的尴尬。 海月明知道王约翰一直是个很强势也很主观的人, 在以前办企业的时候更是叱咤风云, 一言九鼎,也容不得别人的辩解和其他人的反对意见。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学校的升学率, 上半年毕业的这一届市重点高中一个也没有上线, 这个问题不解决, 招生就很有问题。”王约翰继续发言,至少在海月明看来是感觉在听领导讲话了。

    “哦。” 海月明算是回应在听他讲话, 心里早已心不在焉了。 此时他想起了在来学校前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不可多说一句话, 不可多走一步路。

    不做你的眼。

    海月明在思忖着还要在这个学校待多久? 还会在东州待多久?

    王约翰继续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海月明实在是听得有点不耐烦了, 又不好意思打断他, 可他的思绪早已在翱翔太空了。他心里纳闷, 像王约翰这样的身家条件, 早不需要靠办教育来赚钱了, 又何必去趟民营学校这趟浑水呢? 就是因为有学校原老板欠他的的债务? 才去接手这个问题重重的学校?

    海月明杯中的咖啡刚刚在这时喝完, 王约翰才停止这个话题, 起身给他续杯。

    “王二狗啊, 这是你经营的第一个学校吗?看你很操心啊?”海月明问道。

    “是啊, 我要是办学就办个最好的。 办企业也一样, 我的企业在东州也是最好的。”王约翰自豪地说。

    “你能不省点心呢? 你看那个香港明星古天乐也投资办学校, 他办了105所希望学校了也没你这么费心啊。 你有爱心多办一些希望学校多好?”海月明开玩笑似地说道。

    海月明始终纳闷, 王约翰真的是想献身教育事业还是商人的盈利目的? 他不想问也不愿再去想。管他呢?

    至少他知道王约翰这个人很有事业心, 做事有那么一种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毅力, 这也是他成功的一个根本的原因。 当然还有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和个人机遇。 在别人还在学校读书时, 王约翰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创业, 挖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王约翰没有正面回答是否会去投资办希望学校。“我把这个学校运转得上轨道后, 再继续办几个学校。 不做而已, 我王约翰要做什么事,

    一定要做最好的, 做最大的。” 王约翰对创办教育机构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在海月明看来王约翰做教育还真的是上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