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不做你的眼 正文 第一章 初进校园

时间:2020-08-13作者:海上月明

    从开始考虑到最后决定来这个私立学校任教,海月明只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也就是从北京到南方这个城市的飞行途中。

    结束了在外多年的工作,海月明想回到南方这个城市暂时居住并工作,毕竟这里是他的家乡。少小离家老大回,尽管他年过不惑,还不至于鬓发苍白,但在机场遇到的他的老同学,那个已分别了20多年的王二狗(大名王约翰)却是显得非常的衰老,一头发白的短发,微微鼓起的老板肚,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足足老了十岁,据说是创业初期太艰辛的缘故,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如今尽管企业的规模做得很大,可王同学还是事事必亲自过问,可不,这次又跑到京城去见客户谈生意了。

    现在几乎人人用微信确实很方便。海月明前几个月刚加到中学班级群,今年十月就要开同学会了,回故乡前海月明随意在群里说有人一起飞吗?结果王约翰看到约了同一航班的飞机,海月明阴错阳差在飞机上还答应了王约翰的邀请,去他开办的学校工作一段时间。

    几天后,海月明出现在王约翰的学校。谢绝了王同学的接送,海月明独自一人来到学校报到。尽管已早听说过这个学校比较乱,但实际的乱象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离正式上课还有一个多星期,教学楼前已坐了2030位家长,看样子是来示威的。这么多人围在一起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地在说,抗议学校临时换班主任,抗议学校换任课老师,说什么一个学期刚过,一下子换了4位主科的任课老师也太不像话了。

    只说是熟人介绍来工作,海月明报到手续办好后,等待安排宿舍。结果是问谁谁都说不知道。他想反正也不会常住学校,有没有宿舍都无所谓。就逛到报告厅参加全体教师的会议。反正是开学前例行的会议。台上讲话的领导眉飞色舞,台下的老师没几个在听他的话,顾自聊天玩手机,各管各的。好不容易捱到会议结束,海月明去找被安排的办公室去,把领到的办公用品放回去。一到办公室,发现自己的位置上只有一张办公桌,椅子也不知去哪里了。桌上堆满了废弃的试卷、作业本,上面满是灰尘。刚进门时听到几个女教师在嘀咕,说校园里家长在闹事,其中的一个教师的子女也在这个班级,视乎也感觉班级频繁换老师不那么妥当,毕竟自己也在这里当老师,也不好意思参加进去闹,据说那批家长联合起来不缴学费,如果不达到目的他们就要求集体转学。

    海月明出去转了一圈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推门那一刻,分明听到里面的老师在议论他。“听说这个新来的海老师是老板的人,派过来监视我们的吧?”“管他谁派来的,我们上好自己的课就是了。”“来监视领导的吧,管我们老百姓何事?”

    海月明故意咳嗽一声,推门进去。里面的声音嘎然而止。

    “老师也是今年刚来的?”一位年纪30多岁的女教师面带笑容友好地向海月明打招呼。或许她已发觉刚才的议论已被门外的他听到了。

    “是啊,听说你们学校缺老师,我就过来临时上上课了。我叫海月明,以后大家是同事了,请多多关照。”海月明客气地向她们自我介绍。

    “我叫张真,教七年级语文。我们学校很缺老师啊。”原来这位女教师叫张真,她的孩子应该在这个学校念书。

    “我叫杨兰。这学期我们中学部走了十多位老师,原来总共也就四十多位。”另一位年轻的女教师接口说。

    “民办学校的教师流动就是大,外地老师多,”张真说。“海老师是哪里人?以前在哪个学校任教?”

    “我也是本地人,只是近年在外面工作”听她们的意思外地老师的流动性很大,难怪王约翰说学校缺老师。

    “杨兰,你今年不走了?”张真问道。

    “走不了了,公办没考上,要是公办考上,早就走了,谁还在这个破学校待下去啊!看今年一个市重点高中也没考上,家长们问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杨兰很直接地回复道,也完全忘记了刚才说的海月明可能是老板派来监视他们的传言。

    “你考上公办,可能也走不了。”

    “为什么?”杨兰好奇地问。

    “学校不同意啊。学校里这样的事情挺多了。考上了会卡住你,不让你走的。安心在这里工作吧。”

    “怎么这么变态啊?有些人可是好不容易才考得上的啊?”

    “就是啊,今年中考怎么又考得这么烂?嗨,幸亏新的老板接手,如果是老的老板,恐怕工资都发不出了。”

    “听说那个老的老板被抓起来了?”

    就当女人们在八卦的时候,海月明的手机响起。

    “我在学校啊。第一天来报到啊,你也在?哦,中午不出去吃饭了。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出去吃饭等会回来不知要多久啊?”原来是王约翰的电话。海月明来到走廊接听。

    第一天来到学校,海月明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这个有点乱的学校,他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待多久?一个月?三个月还是一个学期?他心里没底。至今他还在怀疑那天在飞机上答应王约翰的邀请是否太草率了。本来他打算回家乡休养一段时间或短暂工作的,可是在学校教书是不能说走就走的啊。走出校门这么多年都在外面工作,故乡也变得陌生了。

    “下午没什么事吧?真不行要回来,我送你过来。今天中午约了几位老同学,大家聚一下啊,我说你回来了,大家都想见见你。”王约翰在电话里坚持要海月明一起到市区去和老同学聚一下。

    最终海月明扭不过王约翰就答应和他去市区,只是要求他把车停在远处,自己步行到远离学校的地方再上他的车。

    本应光明正大的同学关系,偏偏搞起来像做贼一样。海月明从心里觉得好笑。只是他太想低调了,不想和这个学校的老板腰缠亿贯的王约翰招摇过市。因为他明白,如果学校的老师们知道他的身份,他们会用怎样的眼光看他。

    他知道王约翰会问他第一天对学校的印象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