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弧界 第五四零章《出人意料》

时间:2019-05-13作者:史诗级蜗牛

    谨记:小說20丨6  :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风口镇的气氛突然间就变的紧张起来,原护兵团指挥现在的副团指挥粟山,不知道在镇口女人那里吃错了什么酒,突然怒气冲冲的跑到团指挥殷平那里大闹,还丧心病狂的掌掴了团指挥的脸。殷平的护兵愤怒的差点就砍了这个殴打上官的莽夫,而粟山的人也冲进团指挥大帐,双方据说都亮武器了,要不是殷平看势不对及时制止了手下兵士,一场可以让诸人头颅落地的军团哗变就要爆发了。

    因为事发突然双方都没有准备,而新旧护兵间的矛盾一瞬间点燃是不可能轻易就熄灭的,现在整个风口镇都处于惊恐不安之中,家家户户早早就关门闭户躲到亲眷身边祈求神灵的庇护,更是不惜血本的许愿让这场眼看就要血流成河的暴乱不要上演。相较于风口镇上的冷清凄凉护兵团老营却是热闹异常,粟山和手下那些老兄弟还在兴高采烈的吹嘘先前殴打殷平的事情,一大帮人聚集一起乱哄哄的跟过节似得。

    风口镇搞成如今这番紧张的局面、是团指挥殷平所不愿意看到的,殷氏是小族、只是靠着姻亲的关系才弄了这么一个团指挥的值司,粟氏世代掌管部族军队,圣角宫的尊严可不是一个小小殷氏可以挑衅地,长老团和圣角宫之间的龌龊殷平并非不知,但作为小族的悲哀就在于此,既然投靠了长老团,便不得不在利益争夺上为其前驱。

    殷平被派前来接管风口镇护兵团,出双角城前家族里便再三警告他不可跟粟氏人闹翻,畏惧的是万一粟氏反击,长老团把殷氏当做牺牲的棋子。殷平所带的本部护兵实际上不过是一种自保,殷氏也知道初来乍到的殷平,是不可能指挥得动粟山的兵士。殷平跟粟山一直保持着相安无事的现状,家族则在长老团运作着,想找机会把粟山这个不安定因素调离风口镇,不曾想双角城那边还没眉目,粟山却已经开始聚众闹事了。

    对于殷平来说,被粟山打几下根本就不会放到心里,他担心的是粟山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粟山的这次行为是受圣角宫方面的指使,如果粟山的这次莽撞行为是圣角宫的某种警告信号,如果自己处理不好的话,就代表着后面还会有更加激烈的冲突会发生,甚至是让自己这个护兵团指挥急病暴死……

    殷平是真被粟山的突然爆发给吓到了,当天就把此事通报到了双角城,心里更是后悔当初考虑不周而贸然来到这个是非之地。长老团那边对祭祀殿的进攻已然如箭搭弦,风口镇这边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情况,立即就引起了长老团的高度重视,圣角宫隐藏的超级力量是长老团进攻祭祀殿的重要部分,如果,圣角宫在此时出现了某种动摇,其可能造成的可怕后果是长老团所无法彻底地。

    实际上在派殷平前往风口镇前,长老团和圣角宫已经进行过了沟通,之所以在此敏感时期顶替粟山的团指挥职务,只是长老团方便联系外部军队的一个临时措施,圣角宫原本是表示理解和同意地,但现在出现了这么一个情况,似乎在暗示圣角宫在此事上起了反复,又或者想借此关键时刻要挟,用以索取更大的政治利益。

    在接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长老团便派人到圣角宫通报此事,而真实的情况圣角宫和长老团并不了解,自然也交流不出来什么东西。圣角宫解释说可能是粟山不满降职,纯粹是个人行为并不代表圣角宫的意思,长老团信不信这个解释没人知道,反正也顺水推舟的表示说,理解粟山的这种失落情绪,但大事在即还需要殷平在风口镇传递军情,不如给粟山换个双角城内部的要职,以弥补他在此事上遭受到的损失。

    得了大便宜的圣角宫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双方和和气气的达成了一致,很快长老团对粟山职务调动的裁令便通过火蝠信使下达到了风口镇,拿到这份调职裁令的殷平先是惊喜,后面就是一种深深的憋屈。惊喜自然是因为粟山这个家伙要被调离风口镇了,从此风口镇自己再无掣肘,更不必时时担心背后有人对自己不利。憋屈则是因为粟山的新职是个肥差,这个粟氏莽夫,在殴打了自己之后非但没被申斥,反而是职务又有增益,这其中的滋味外人怎知。

    长老团对粟山的职位调动裁令很快被转送到老营,原本已做好被撤职查办的粟山顿时就懵逼了,不过大族的气度却也丝毫不减,看过这份让他心惊肉跳的裁令后,轻描淡写的随手就丢到了面前的案几上。旁边有跟粟山关系近的老军眼尖,顿时便惊呼出声惹的众人聚过了查看,结果自然是烈火烹油般热闹,粟山的英明神武和能量巨大都被吹到了云端上去,殷平很快就亲自送来了通关文书,笑语吟吟地贺词不绝哪里还有先前那打生打死的宿仇样子。

    因为粟山回双角城履职算是升迁,可自由申报随行的亲眷和仆役,被揍了一顿还要赔笑奉承的殷平大开方便之门,而那些画形图影的研师更没有一个敢质疑粟山仆役过多的。如此乱哄哄热闹了两日,各人图像都送交风口镇护兵团指挥殷平签印后,粟山带领着自己浩浩荡荡的亲眷仆役队伍,哈哈狂笑着辞别了风口镇相送的众人,在烟雨蒙蒙的黑石大道上直奔怪石口而去。

    苏弘、粟忌都是老者打扮,身份为药女外务管事,粟山以询问事情的借口将两人叫上大车同行,一方面可以减少他们露面的时间,避免被人察觉异常,另外一方面也是考虑到粟忌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进入大车后也可以安心休息。说到粟忌的身体就免不得要说到粟山那个外门小妻,此前曾经说到过,药女之父以贩卖药草起家,耳濡目染之下那药商之女便也懂些医治之术,见到粟忌的身体情况便偷偷跟粟山私语,说是只需凌草一株、洪叶三片,就可使尊客伤疾尽去。

    搜【完本小说網】秒记: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