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弧界 第八十九章 《暗夜屠杀》

时间:2019-05-13作者:史诗级蜗牛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清晨的时候,天空终于出现了浅蓝色,这场持续了几十天的大雪还是停了。采薇起来的倒不晚,在苏弘开始清理雪橇车上积雪的时候她便爬起来了,开始还对自己怎么睡在了雪屋里感觉好奇,苏弘偶然转身发现她正用一大团雪块在嘴里擦来擦去,感情这是在刷牙吗?

    听说过也试过用雪块洗脸,这刷牙还是第一次见到,苏弘忍不住就也团了一块放到嘴里试了试,还甭说,确实有点意思,很有意思。

    再次上路后采薇开始出现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不过多数时候还不是很放肆,只有在她探出身子去抚摸雪橇车外快速掠过的雪原时,苏弘才会用木杆对她进行警告性的敲击。

    雪橇车在行至天色将晚的时候,旁边的雪原里开始出现了生物活动的痕迹,主要是比较狭长路线迤逦的光滑甬道,采薇很警觉,不用苏弘提醒就自己老老实实呆在挡风板的后边不动了,苏弘小心的躲避开那些甬道,看着这些痕迹很像是有大鱼在雪原活动时留下来的。

    暗蓝色晚上来临后苏弘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个地方有点诡异,他不想在这附近扎营,反正晚上光线一样清晰,赶点夜路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采薇在这个时候又开始瞌睡了,不过还在坚持,手里的狩猎弩也一直紧紧握着。

    这样又行了一会,从梦湖的方向传过来一阵拍击水花的声响,采薇马上就不瞌睡了,也站起来扶着挡风板往左侧梦湖的方向看,在宝蓝色的夜光里,就看到在远方湖岸线那里,一大片黑乎乎的生物正蜂拥着往雪原上冲,靠近湖岸的雪地里登时就是雪沫飞溅。采薇看的目瞪口呆,不明白现在这里是个什么情况。

    “那里是什么东西呀?”

    “鱼。”

    苏弘的回答很简练。

    采薇瞄了苏弘一眼,不死心的继续问。

    “它们这跟疯了一样往雪原上跑,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苏弘的回答风格依旧。

    采薇的眉毛有点要翘起来了,她努力压了压火气,斜眼儿瞪着苏弘问。

    “那,你说它们是不是在迁徙?”

    苏弘没有注意到采薇的样子,依然不紧不慢的批评采薇说。

    “屁的迁徙,还迁徙,你说这冰天雪地的往哪里迁徙?我估计也就是雪下的太猛,一些昆虫,小鸟什么的被埋在了雪原里,它们这应该是上来觅食的吧……”

    采薇不吭声了,歪过头去靠着棉衣睡觉,再也不想搭理苏弘。

    苏弘依然自顾自的划着雪橇车前行,最终找到一个还算隐蔽的低洼处停了下来,这个地方倒还避风,他便也懒得去堆雪屋,随便扯了张兽皮给采薇搭在身上,自己连东西都不盖就躺到另外一边睡去了。

    到了半夜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滑雪和人说话的声音,声音听不清楚不过可以判断不是华语,采薇也已经醒了,在侧着耳朵听,然后就见她突然站起来大声的呼喊,不过苏弘依然不知道她喊的是什么。

    远处的人声静了一下,然后是一阵兴奋的大叫,不一会一群划着滑雪板的叫花子就跑了过来,说他们是叫花子是因为他们的衣服实在是太烂了,基本上就是布条的集合体。不过这些布条很多,在他们身上也扎的很厚,就像是另类的布甲一样,他们一行有六个人,都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也看不出来是男是女。

    采薇正跟其中一个在说话,两个人说话的语速就跟在喉咙里憋了很长时间的气流,然后突然开闸喷射出来一样,嘟嘟嘟的一大串儿,让人听着有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苏弘估计采薇这是见到老乡了,因为他们都一样的如此,真是老乡见老乡,说话如撒僵。

    不过让苏弘感觉不高兴的是,其他五人却一直在一边对他的雪橇车指指点点,还聚在一起好像是商量着什么,苏弘正要问采薇对方这六人是个什么情况,就见围在一起的五个家伙突然走出来一个高大的家伙,一把就把和采薇交谈的那个人推倒在雪地里,那个人倒下后还对那个大个子说什么,竟然又被狠狠踹了一脚。

    采薇的脸上刷的一下就变白了,她连连对苏弘使眼色,人也端起狩猎弩慢慢挪到了苏弘身后。苏弘看了看躺倒在雪地里呜咽的那个人,再看看已经开始围拢上来的五个人,突然就把采薇推进了棉衣和挡风板的空隙里,他背靠着雪橇车问采薇怎么回事。

    不过问话只是分散采薇和那帮人的注意力,都已经到这份上了,要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就是真傻逼了。苏弘并不是什么有主流价值观的人,他从小跟半痴老道走遍了大江南北,什么样的事都经历过,所以用正常人的道德标准来衡量他都是幼稚地。

    就在那个几个见财起意或者见色起意的家伙还要讲点什么的时候,苏弘已经抽剑冲了过去,巨剑是自上而下顺势一劈,那个推人的大个子嘴巴张开,还没有来的极说点什么场面话,就被苏弘着迅猛的一剑劈开了,旁边的一个人惊恐的眼神刚刚浮现,斜撩上来的巨剑就划过了他的身体。其他三个人的尖叫刚刚出口,苏弘伸展右臂的一个满弧横扫就完成了。

    洁白的雪原上恢复了安静,刚刚的搏杀只是给这个蛮荒之地增加了几段残肢和少许血迹罢了。苏弘提着尚在滴血的巨剑走到,躺在雪原上哭泣的那个人身边,那个家伙已经被吓的痴呆了,只是哆嗦着身体目光茫然的看着那堆尸体。

    采薇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她丢掉狩猎弩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伸开手臂挡在苏弘和那个人中间,不停的呜呜啦啦的说着苏弘听不懂的话,这个依科普的姑娘真的被刚才的血腥屠杀个吓着了,几乎是本能的就用自己最熟练的语言向苏弘祈求放过那个她的母国族人。

    苏弘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可以从她眼神里理解她的意思。威胁已经解除了,他又不是那种享受杀人刺激的变态狂,他抓了把雪块把剑身上的血擦干净了,走回去捡起来采薇丢掉的狩猎弩交给她,并对她说。

    “记住了,永远不要放开自己的武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