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弧界 第十一章 《桃源人家》

时间:2019-05-13作者:史诗级蜗牛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星期六、天气晴朗。

    苏家老二、苏根生的宝贝女儿苏清婉回来了。

    苏清婉是共和55年出生的,今年刚15岁,在凤城第一高级中学读二年级。

    上午9点多,苏弘正在东院给一簇植物剪枝。

    小丫头叽叽喳喳的跑过来找二爷爷,上次见礼的时候、苏弘送给她了一个金枝绽翡钗,这样的饰物不常见,特别是金枝顶端的那个红翡,雕刻的是一朵待放的玫瑰,刀法可谓是巧夺天工,初看到的每个人都会怀疑、是不是下一刻那朵似乎还沾着露珠的鲜花就要绽放了。

    苏清婉偷偷地带到学校显摆了一把,在几个要好的同学那里很是收获了不少艳羡,而这些眼睛里的迷醉和星光、也极大的满足了小丫头的虚荣心。

    这下子、苏弘这个年轻到可耻的二爷爷,在小丫头心里的好感值也就顺理刷刷地飙上去了。

    这不——趁着星期的机会,苏清婉非要拉着苏弘出去,说是要请二爷爷品尝田园佳肴。

    顺中心路出城,左拐上魏南路,苏清婉哼着歌,驾驶着老爹的爱驹好不畅快。

    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在一个标着小李村的路口右拐下路,乡间小柏油路上没走多远,一片桃树林显现出来。

    停车的地方是个废弃的麦场,地面的黄土倒还很硬实,麦场的一角还有两个打麦用的石磙,相伴相依地坚守着曾经的阵地,看上去竟然还有一点风景的意思。

    这个桃园大概有一二十亩的样子,边缘打了一些木桩,彼此用一根横着的木棍相连,木棍竖排着一些玉米杆,根部是埋在泥土里的,这样就形成了一道简易的围墙,小风吹来,干枯的玉米叶哗哗的响,原生态的味道十足。

    苏弘打开车门下来的时候,麦场旁边一个石头小房子里钻出来个干瘦干瘦的老头子,可能有个腿不方便,他走的一晃一晃的让人很担心。

    苏清婉显然是认识这个老头的,两个人还互相打了招呼,苏弘听她叫那个老头老支书,看到老支书交给她一个绑着长绳的牌子,应该是走时来这里取车的凭证吧。

    桃园的门楼并不大,所谓的门也不过是两扇、钉了几根木条的栅栏,在门柱上边的横木上吊了一块长方形的黑漆牌匾、上书几个大字《桃源人家》。

    苏弘盯着这个牌匾,心里突然就有文字浮现。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

    桃园里面隐隐约约分布着一些小草房,不是一排排的,是呈星散状修建的。

    苏清婉在桃园门口的接待处用手机扫码,然后领了一个门牌和小篮子。

    桃树上挂的桃子以青蛋子居多,苏弘和苏清婉在园子里转了大半天才摘了十几个长红的,战果不是很理想,但是苏清婉却玩的十分开心。

    期间苏清婉还很巧的遇到了同班同学鲁凤英。

    鲁凤英小苏清婉几个月,今年14岁,是个有点腼腆的女孩,她是跟她的爸爸一起来的。

    两个小女生应该关系很好,苏清婉显然也跟鲁凤英的爸爸认识,她根本就没有给两个初见的大人介绍、就拉了鲁凤英嬉笑着跑开了。

    鲁凤英的爸爸就是鲁军,他收回看向女儿的目光,审视地看着苏弘。

    苏弘今天不做生意,穿的是华服,长发用一根白色布条扎在脑后。

    太年轻了,鲁军很自然的对他和苏清婉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没有办法,现在从国外传进华国的一些不好的东西、正在悄悄腐蚀当今的年轻人。

    鲁军是共和27年生人,他们这代人接受的教育是跟现在截然不同的,他们的价值观在现在的年轻人看来是古板而可笑的,所以、鲁军在无奈地看着社会道德散失的同时,也尤其对女儿的朋友素质敏感。

    早恋,是当今华国父母们都头疼的问题。

    苏弘微笑着接受这个精悍中年人的审视,鲁军的心思很明显已经在眼神里暴露无遗,苏弘没有解释,也懒得解释,世界如此广大,人如此多,苏弘没有必要在乎别人的误会和怀疑。

    “认识下吧!我是凤英的爸爸、鲁军……”

    鲁军对苏弘伸出来他厚实有力的大手。

    “你好,我是苏清婉的二爷爷。”

    两个手掌握在一起,只是鲁军的脸上满是懵逼。

    这个精悍的男人很那个呀,一个是爸爸,一个是二爷爷,这个关系怎么都感觉让人气短。

    鲁军一边晃着手,一边在心里快速计算,他是知道苏清婉爸爸苏根生的,毕竟工商局是生意人的主管部门呀!苏根生今年应该都跟自己差不多年龄,苏根生上面还有个大老板哥哥,这样算来苏清婉的爷爷起码也得七八十岁了吧?苏弘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不可能是苏家的人……

    苏弘抽回握了很久的手,继续微笑着面对一脸迷惑的鲁军。

    鲁军的眼神从苏弘的脸上飘到了他的华服上,一个信息突然照亮了他的脑海。

    苏家有一个曾经轰动全国的老神仙,半痴道人这样一个传奇人物自己怎么给忘了,当年那个带半痴道人遗物、进凤城的少年,按辈分可不就是苏家老爷子的兄弟,苏清婉的二爷爷……

    共和52年来凤城调查楚山科技的鲁军,在凤城走动的时候还经常听到关于半痴道人跟苏弘的传说,要知道那个时候距离半痴道人证道已经过了4年了。

    这个据说也很奇异的半痴传人、不是从共和51年就不知所踪了吗?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是苏广容先生?”鲁军不太确定的说。

    苏弘笑了笑,指着鲁军说:“你是个在江湖的人吧,我不介意小辈们的来往,但是,江湖上的勾当必须远离苏家。”

    鲁军目瞪口呆。

    苏弘侧身的时候瞟了鲁军肋下一眼,淡淡的说:“去医院检查下吧,现在还不晚”,说完这话苏弘便望向远方,再不理睬鲁军了。

    鲁军呆了一会,在苏弘后边抱拳行了个古礼,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桃林深处。

    苏清婉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她告诉苏弘说,鲁凤英跟她爸爸有事回凤城去了。

    苏弘问中午的饭怎么解决,不会只有这么几个桃子充饥吧。

    苏清婉哈哈笑了,看了看门牌说:“设宴卧龙草堂,走吧……”

    卧龙草堂就是个毛草房子,门口还真敢挂卧龙草堂的牌子,苏弘走到门口的时候问苏清婉,在里面不会有人高吟、草堂春睡足,醒来暮迟迟吧。

    草堂里自然不可能跑出来个卧龙先生,但里面还真有个古代店小二打扮的小青年,苏清婉连篮子带桃全部交给那个小二哥,在接过的菜谱上用指头戳了几下,那个小二哥很熟练地从怀里拿出纸笔记好、然后提着装了鲜桃的小篮子走了。

    苏弘拉了条板凳坐下,对苏清婉说:“这里的老板还挺有意思的,弄了个这么野趣食堂。”

    “什么食堂,人家这是原生态农家乐。”苏清婉对二爷爷的孤陋寡闻表示鄙视。

    在小李村北边有一条大沟,当地人叫马箭沟,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个有典故的地方,苏清婉告诉苏弘,这里的老板在马箭沟散养了一些山鸡,这个桃源人家的熬炒山鸡也最是有名,今天主要就是奔这个熬炒山鸡来的。

    很快,刚刚那个小二哥回来了,手里端来了一圈盘、洗的干干净净地桃子。

    苏弘伸手拿了一个,吃起来味道还可以。

    吃过的那个桃核儿苏弘没有扔掉,他拿着到卧龙草堂外的压井那、叫苏清婉过来压水清洗。

    苏清婉以为他要洗手,但看到他在清洗一个桃核儿、就奇怪地问他做什么?

    苏弘并不回答,把清洗干净的桃核儿用手甩了下水,然后回到屋里对着方桌坐下身来。

    苏清婉追过来看到他从袖子里拿出个小刻刀,然后、对那个桃核儿开始切削掏挖。那个桃核儿在他手指里跟个风葫芦一样、不停的旋转翻滚,夹在桃核儿褶皱里的果肉纤维纷纷落下。

    苏清婉在对面都看呆了,她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个桃核儿都转成个陀螺了,怎么就不会掉落呢?

    很快,桃核儿成型了,是个蝉的造型,桃核的褶皱成了蝉翅的天然纹理,苏弘将这个雕蝉从腹部处破开,取出里边心形核仁,然后、拿出来一个圆滚滚的金色东西放了进去,两片桃核重新合在一起,发出啪的一下清响,等到苏清婉再想将其分开、已是不可能了。

    这个桃核雕蝉整体呈淡黄色,镂空处可以看到那个金色小球在里边滚动。

    苏清婉现在真的有点崇拜这个二爷爷了,一个破桃核,到了他老人家的手里,片刻之间,一个神气十足的镂空鸣蝉就出现了,这是什么?这不就是书上说的化腐朽为神奇吗?

    熬炒山鸡上来了,果然名不虚传,特别是熬汁算是一绝了。

    等返回的时候,苏弘不得不把雕蝉给暂时要了回来,就是因为他告诉苏清婉、这个东西经常把玩可以形成漂亮的包浆,并且体温还能加热里边那个金丹、使之散发出一种清雅的幽香。这下子算是彻底点燃了小丫头的兴趣,她吃饭的时候就拿在手里不停摩挲,竟然在开车的时候仍旧如此,为了安全起见,苏弘权当没有看到苏清婉眼里的祈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