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弧界 第六章 《十九年弹指间》

时间:2019-05-13作者:史诗级蜗牛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凤城槐香街苏家西院,苏林生从半夜起厕回来就一直没有睡着,他这么在床上辗转折腾,让旁边的爱人也给惊醒了。

    黑暗里苏林生压着声音告诉爱人李帆,他看到东院堂屋的灯亮了。

    屋子里静了几秒钟,然后,李帆呼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你不会是看错了,或者家里进贼了吧?”

    苏林生赶紧拉了李帆一下,让她小声点。

    “错不了的,我站在月门那仔细看了,房门锁的好好的,只能是广容叔回来了!”

    李帆激动了,她摸索着要起床。

    “不行,我赶紧告诉杭州那边一下……”

    苏林生压低了声音呵斥李帆,在凤城苏家,所有跟东院有有关的事情必须是老爷子说了算。

    两个人就这么忐忑地等到天亮,看到前院正厅老爷子老太太都起来了,这才兴冲冲跑过去报告晚上的发现。

    老爷子是共和前13年生人,今年已经83岁了,这个身体依然扎实,听了大儿子苏林生的话很惊讶,赶紧和老伴往东院来。

    苏弘确实回来了。

    但是,没有注意时间差,等他出来后才发现凤城还是夜晚。

    没有办法,堂屋门是被外面锁着的,他又不是非要出去,所以,就打开屋里的灯,到东房老道的藏书那儿、找了本道德经打发时间。

    屋子里的灯很亮,可以看到所有物品都被擦拭的很干净,并且摆放的位置都跟十几年前一般无二,十九年的时间,在这个地方似乎没有留下来任何痕迹。

    苏弘微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想,这个大嫂还是这样细心呀。

    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读到此处,苏弘放下书,起身来到门口,他知道,大哥苏铭和大嫂顾菱夫妇已经到了。

    顾菱拿出钥匙打开东院堂屋门锁,刚要去推,那房门便被从里边拉开了。

    苏弘站在打开的门口笑呵呵的说:“十几年未见,大嫂这个急脾气还是没有变呀!”

    三人笑着进屋,苏铭在八仙桌东侧坐下苏弘陪坐西侧,顾菱自己拉了个太师椅坐在苏弘对面使劲地看他。

    顾菱的激动和喜悦是直接挂在脸上的,苏铭的激动和喜悦是比较含蓄的放在心里,他矜持地看了看苏弘说道。

    “广容风采依旧,那边的事情应当是彻底解决了吧?”

    苏弘笑着摇了摇头。

    “哪有那么容易呀!不过算是基本稳定了,短时间里应该不会出现问题……”

    “那广容你这次回来可以多呆几天了吧?”

    顾菱在边上追问。

    苏弘笑了,点了点头回答。

    “嗯,是可以好好休息下了,估计呆上个把年是没有问题的!”

    “好!”

    老爷子苏铭在八仙桌上拍了下。

    十几年的时光匆匆而过,再次走出苏家东院苏弘顿时就感慨万千了。

    凤城的变化太大了,怪不得出门的时候老太太顾菱一直唠叨要让林生陪他一起走,生怕他迷了路,找不到家了。

    几十年习惯了宽袍大袖的华服,突然穿上现在市面上普遍流行的长裤短衫,让苏弘感觉特别的不舒服,身体跟空气交汇很不流畅,有种窒碍的沉闷,让他生出要撕破这层阻碍的冲动。

    勉强坚持走了几条街,苏弘反身往回走,槐香街面上还没有几个人,同时也都不认得他,这样也少了打招呼寒暄的麻烦。

    苏家大院外停了两辆白色轿车,也不知道是哪些个小辈被苏铭给叫回来了。苏弘走东门进院子,他是怕自己穿成这样,遇到小辈坏了形象。

    快到中午的时候,苏林生过来请他去正堂说话,进屋看到他就楞了一下。

    苏弘指了指换下来的衣服对苏林生道。

    “这些衣服穿起来别别扭扭难受的要死,赶紧拿走,我以后的衣服要全部做成黑色的华服……”

    苏林生的嘴角往上挑了挑,终究没有敢笑出声来。

    正堂里果然是一屋子人,苏弘笑了笑直接走到次位坐下,对面的老太太过来给他冲了一杯茶。

    老爷子轻轻咳了下,问下面站着的苏林生,人是不是都到齐了。

    苏林生赶紧点头。

    “既然人都齐了,那就轮流上来见礼吧!”

    首先是苏林生夫妇上前作揖,嘴里喊着侄儿林生侄媳李帆给二叔见礼了。

    苏弘抬手虚扶了下,笑着说:“起来吧,还不知道你们两个现在都做什么呢!”

    苏林生介绍自己两口子下岗后开了个百货公司。

    苏弘神色一肃,沉声说道:“陶朱之业,重在诚信,当谨记!”

    苏林生两人赶紧点头受教,苏弘伸手入袖摸出来两个青翠欲滴的玉佩来,分别放到两个人手中。

    看到两个人拿着玉佩有点无措的样子,苏弘笑着说:“长者赐,不可辞,下去吧。”

    后面是苏根生褚彩虹夫妇上来见礼,苏根生是在县工商局上班,褚彩虹是在工商银行做出纳。

    苏弘又训诫,小心谨慎,团结同事,然后依然伸手入袖摸出来两个玉饰送给他们,两人赶紧谢过准备下去,却被苏弘叫住了。

    苏弘有点歉意的说,51年那会儿自己有急事匆忙离开,没有赶上参加两个人的婚礼很是遗憾,但是,他们的新婚礼物却是要补上的。

    他一边说一边在宽大的袖子里摸出来个一尺见方的青竹盒子,后面的孙辈小年轻们这下全傻了,原本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二爷爷就够雷人的了,现在看到他在那个搞笑的宽大袖子里不停地忘外掏东西,这回居然弄出来这么个大家伙,都奇怪这个青竹盒子是怎么藏里边的。

    要知道刚刚苏弘进来时是两袖低垂摆荡,分明空空荡荡无一物的飘逸,现在这样没完没了的爆东西不科学呀?

    其实,不要说这些小年轻们,就是大人们也有点懵懵的,老头子苏铭以前是被他叔叔半痴老道暗示过的,心里也知道这个年轻的兄弟应该是个异人,但今天这个华丽的袖里乾坤也是第一次见到,依然同样被震的一愣一愣的。

    苏铭和顾菱一共有3个孩子,最小的是个女儿,名叫苏桦、共和30年生人,小学教师,今年刚刚40岁,丈夫古中海是魏都市人,在凤城城关镇派出所任副所长,工作性质使他可以接触到一些不为常人所知的事。

    共和52年楚山科技公司实验室爆炸事件,他当时也参加了现场救援,实验室现场的异常只要不傻都能看出来,后来上面下了封口令更是肯定了他的一些猜测。从那次事件后,他隐隐约约明白,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科技时代,在这些信息媒介高度发达的表象下,应该还隐藏了一个神秘的不可思议的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