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86章 还想姐妹通吃?

时间:2017-11-03作者:宁安然

    曹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雨小乔垂下长长的眼睫,遮住眼底的疑惑,难道和妈妈是服装设计师的身份有关?

    “他能有什么目的!”高翠琴赶紧笑起来,“他当然是因为真的爱你。”

    高翠琴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放在雨小乔的手里,“这是妈妈给松松存的钱,一直没有动过。你和曹川要订婚了,也要见曹家父母,去买几件撑得起场面的衣服。”

    “这是留给哥哥的钱,我不能动。我也不用买什么衣服,这样子就很好。”雨小乔拒绝道。

    高翠琴望着雨小乔身上简单质朴的衣服,忽然惭愧起来。

    “小乔,这些年,你别怪妈妈,妈妈的一颗心都在你哥哥身上,对你严苛又怠慢。妈妈对吴镜……”高翠琴的声音顿了一下,“妈妈知道,妈妈对吴镜都比对你好,但是吴镜将来要嫁给你哥哥,妈妈必须对她好。”

    “你是妈妈的女儿,妈妈……也只能怠慢你了。”高翠琴眼眶泛红,声音哽咽。

    提到吴镜,雨小乔也沉默了。

    吴镜是妈妈从小收养的另外一个女儿,现在在外地读书,最近几年只有寒暑假才会回来。

    吴镜和哥哥从小有婚约,妈妈也一直希望,将来吴镜毕业便和哥哥结婚,让哥哥能够有一段圆满的人生。

    “小乔……你不要怪妈妈……”

    “妈,我怎么会怪你。你是我的妈妈,给了我生命,将我养大的人,我从来都没有怨过你。”

    雨小乔帮妈妈擦去眼角的泪珠,轻声说,“我会和曹川结婚!将来也会好好照顾哥哥,不让妈妈失望。”

    她要将一切恢复正轨,按照原先的人生规划,将这段时间,那个忽然跳入她生命里,又忽然跳脱出去的人,彻底从人生的记忆里抹去。

    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统统当作一场梦。

    高翠琴抱住雨小乔,“真是妈妈听话的好女儿!”

    唐启轩下班换好衣服,徘徊在病房外的走廊里,迟迟没有离开。

    他很想去雨青松的病房看一眼,身为雨青松的主治医师,关心患者病况确实是理所应当的理由。

    可他站在病房门外,又没有力量推开那一扇门。

    他有些不敢看到雨小乔,那个女人的眼睛好像有魔力,每次对视都让他的心底,萌生出一股怪异的滋味。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shou ji忽然响了。

    是一条短信。

    霸道又冷硬的三个字,赫然出现在他的shou ji屏幕上。

    “老地方。”

    唐启轩收了shou ji,摘掉脸上的金丝边眼镜,轻轻闷哼了一声。

    “正好,我也想见你。”

    米罗西餐厅。

    还是那个包间,还是一样的点餐,不过桌面上摆着好几**红酒。

    席晨瀚好像一位崇高无上的主宰,端坐在真皮沙发上,脸色沉郁,目光黑暗。

    唐启轩看出来,席晨瀚这尊大神要下达惩戒的指令了。他不屑轻哼,坐在席晨瀚对面。

    席晨瀚将一**红酒,摔在唐启轩面前。

    唐启轩漠然轻瞥,以为他会怕那区区一**红酒?也太小看他了!

    唐启轩旋开盖子,直接整**对吹,咕咚咕咚几大口,便将一**本该端着优雅风度慢慢品味的红酒,一口气灌了下去。

    唐启轩用力将酒**摔在桌上,一双星眸带着醉意,不畏不惧地迎视向席晨瀚的深邃冷眸。

    席晨瀚又将一**红酒,摔在唐启轩面前。

    唐启轩依旧如法砲制,继续整**灌下。

    两**红酒下肚,唐启轩终于醉了,怒声喝道。

    “你什么意思!!!”

    席晨瀚眸色一凛,“你什么意思!!!”

    “我看你很有意思!!!”

    “我看你也很有意思!!!”

    站在门外的东青,听着包厢内的对话,一头雾水加汗水。

    他们在讲什么?

    什么什么意思?

    东青正纳闷,忽然听见包厢里传来席晨瀚的一声怒吼。

    “你知道,那是我的女人!!!”

    “那是我的女人!!!”

    席晨瀚低吼一声。

    “你女人?谁啊?谁是你女人?我怎么不知道啊?”唐启轩一脸茫然地摊开手,气得席晨瀚脸色更黑。

    “别跟我装糊涂!你知道我在说谁!”

    唐启轩无所谓地耸耸肩,“我不知道!”

    席晨瀚豁然起身,隔着桌子一把拽住唐启轩的衣领。

    唐启轩也恼了,怎么一个两个都拽他衣领!

    还嫌他这两天不够倒霉?先被雨霏霏骂,之后被宫景豪警告,又被雨小乔言语攻击,现在连最好的朋友也在用这种方式招待他。

    “雨霏霏?你的那个未婚妻?呵呵……”唐启轩嘲笑起来,“您老人家眼神真好,一下子就中奖了,选了一个那么好的未婚妻!”

    席晨瀚的大手一点一点用力,眸色更加阴鸷可怖。

    “唐启轩,还在和我装糊涂!”

    “我装什么糊涂了?我真不知道啊!什么都不知道!”唐启轩迷迷糊糊地摇着头。

    他现在真的醉了,不然清醒的话,早被席晨瀚现在能吃人的眼神吓个半死。

    席晨瀚真想一拳擂过去,打唐启轩个满地找牙。

    身为最好的朋友,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在雨小乔身边!虽然也知道,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更不是雨霏霏说的那样,他就是抑制不住生气。

    “说!你们到底什么关系!你为什么接她下班!”席晨瀚终于将心底积压的愤怒,吼了出来。

    唐启轩哼笑两声,“你未婚妻不是雨霏霏吗?你管我接谁下班!”

    “唐启轩!!!”

    “席晨瀚!!!”唐启轩也爆吼一声,“我现在真搞不懂你!!!怎么?你还想姐妹通吃?!”

    “我想吃谁,还轮不到你有意见!”席晨瀚怒道。

    “就因为雨霏霏一句话,你就觉得我接她下班?没错,我就是接她下班了,怎么样?你席晨瀚有自己的未婚妻,有什么权利干涉我接谁下班!”

    “还是说,堂堂京华晨少,对自己不自信?更或者,你在害怕,我真的睡了雨小乔?”

    席晨瀚的拳头,终于落了下来,打得唐启轩一阵眼冒金星。

    “席晨瀚,你竟然打我!!!”唐启轩愤怒地瞪着席晨瀚,唇角溢出一抹血色,俊脸上浮现一块淤青。

    席晨瀚还要出手,东青赶紧冲进来,拉住了席晨瀚。

    “唐少,我送您回去。”东青道。

    “滚开!!!”

    唐启轩指了指席晨瀚,摇摇晃晃地冲出包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