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628章 竟然做出这种事

时间:2018-06-06作者:宁安然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穆云诗看着席晨瀚的脸色逐渐变冷,心口咯噔了一下,急急的解释。

    “就是那一晚,我怀孕了……”

    穆云诗的声音很小,很细弱,就好像一个生怕被伤害的小孩子一样。

    那一晚……

    席晨瀚紧紧眯起眼睛,记忆慢慢回迁。

    那一晚,还是在他给穆云诗安排的别墅里,穆云诗说想喝酒,便劝他也喝了几杯,然后他就没有什么意识了。

    等早上醒来的时候,竟然和穆云诗在同一张床上,身上没有穿衣服。

    当时穆云诗说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席晨瀚也觉得没有发生什么,便没多说,起身下床离开了那里。

    可没想到,穆云诗竟然说现在自己怀孕了。

    “打掉。”冰冷无情的两个字,从席晨瀚紧抿的薄唇中吐出来。

    “晨瀚,这可是我们的孩子。”穆云诗目光悲哀的望着席晨瀚。

    “这个孩子我不会要!”席晨瀚说的毫不留情。

    “晨瀚……”

    “没有商量的余地。”

    席晨瀚冷眸瞪着穆云诗,“你要是不忍心,我可以亲自动手。”

    “晨瀚,你竟然对我,还有我们的孩子这么绝情!”穆云诗伤心欲绝,目光水汪汪的望着他。

    席晨瀚打量了一眼她的肚子,“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穆云诗很伤心,她没想到席晨瀚会是这个态度。

    这个时候,苏一航急匆匆地奔上楼,大声问。

    “我妈在哪个病房?”

    席晨瀚看见苏一航,脸色愈发冷峻,“你来的倒是很快。”

    “离的不远。”苏一航喘着粗气,渐渐看到席晨瀚身边的穆云诗。

    苏一航觉得,穆云诗有点眼熟,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席晨瀚幽幽道,“没什么大事,已经安排住院了。”

    “是不是一航过来了?”季宁从病房里出来,看到苏一航这么紧张自己,脸上笑得很开心。

    苏一航赶紧奔向季宁,“妈,你没事吧?”

    “没什么事,晨瀚担心我,非让我住院全身检查!你说我们家里就是开医院的,我的身体一直都有定期检查,真的有点小题大做了。”

    “这就是撞你的人?”季宁指向席晨瀚身边的墓园时。

    季宁满脸笑意,“小姑娘人还不错,把我送到了医院,没什么大事,你们就先让她走吧。”

    “晨瀚,刚才我怎么好像听见,你们在外面吵架了。”季宁疑惑问。

    “没有的事。”席晨瀚否认,脸色更加紧绷。

    穆云诗倒是显得很镇定,脸上带着笑容,看不出来什么心思。

    “你先走吧,这里没你的事了。”席晨瀚对穆云诗道。

    “那我就先走了。”

    穆云诗临走的时候,看了席晨瀚一眼,这一幕正好被苏一航捕捉到。

    这不就是穆云诗吗?

    苏一航终于想起来,穆云诗是席晨瀚的前女友!

    事情怎么会这么巧?

    穆云诗撞了季宁,会不会巧合的有点偶然?

    “妈,你快回病房休息,我有点事。”苏一航催促季宁回去。

    “好,你忙去吧。”季宁转身回了病房,嘴边还带着笑容,“看到自己的儿女这么关心我,老苏你在地底下也很羡慕吧?这就是有儿女孝顺的天伦之乐。”

    苏一航冷冷地看了席晨瀚一眼,走到席晨瀚的面前,质问道。

    “她怎么会撞了我妈。”

    “这只是一个意外。”

    苏一航冷声一笑。

    “意外?你以为我会信?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让小乔受半点委屈,我不会饶过你!”

    “那我也告诉你,我不会让小乔受委屈。”席晨瀚笑着,话里却像是藏着刀,透着入骨的锋利。

    “苏一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别忘了,你和小乔是兄妹!”

    “正是因为是兄妹,才要更好地保护她!我希望你,和那个女人保持距离,小乔现在怀着身孕,你最好对得起她。”

    “不用你警告我。”

    “最好不用我再警告你。”

    ……

    “千苓,你不好好上班,又要去哪?”

    宫世谨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张报纸,眼睛却盯着想要偷偷溜走的宫千苓。

    “我听你妈妈说,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常常往外跑,你在忙些什么?”

    “啊……”

    宫千苓回身一笑,“我和朋友有约,一会就回来,公司的事情我已经忙完了,爸爸你就放行吧,我保证没有耽误工作。”

    “你已经忙完工作了?”宫世谨站起来,大手一挥,桌上的文件,纷纷扬扬的打了下来,吓得宫千苓浑身一颤。

    “你看看,你干的什么好事!”

    宫千苓下意识的摸摸脸颊,一股湿湿的温热沿着眼角流下来,带着血型的味道。

    “千苓?”

    席慕涓从外面跑进来,她是担心女儿过来公司看看,没想到看到宫世谨在对宫千苓发脾气。

    席慕涓见宫千苓的额头破了个口子,一脸的心疼。

    “千苓,你没事吧?快给妈妈看看,这是要破相的!世谨,你在做什么!”

    宫世谨也没想到会伤到自己的女儿,“还不是她做了让我生气的事!”

    宫千苓垂着头,声音细弱蚊蝇,“妈,我没事。”

    “有什么话不能够好好说?怎么总是对自己的孩子发脾气!”席慕涓很生气,“训完景豪,训千苓,他们都是你的孩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好好说?”

    宫世谨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他们现在真的是无法无天了,根本不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席慕涓见宫世谨动了真怒,也很奇怪,自己乖巧的女儿,如何气到了宫世谨。

    自己的女儿自从进入公司,工作一直都很认真,回到家里宫世谨还经常夸赞宫千苓,还让宫景豪多和宫千苓学习。

    怎么今天,却让宫世谨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你好好问问她吧!”

    席慕涓疑惑的看着宫千苓。

    “千苓,你和妈妈说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爸爸动这么大的气。”

    “我我我……”宫千苓深深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席慕涓捡起来地上的文件,打开一看,顿时脸色煞白。

    “千苓,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我……”宫千苓抿着嘴唇,一脸抱歉。

    “千苓!你做这件事,怎么也不和家里商量一下。”席慕涓也很生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