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576章 真的不知道!

时间:2018-05-18作者:宁安然

    “晨少,已经找到胡德荣的踪迹了。”

    席晨瀚微微抬眸,“在哪?”

    “他的家在一个地下室,我看到他进去后再没有出来。”

    东青递给了席晨瀚一个文档,“最近他联系人很频繁,不过很多号码,大多都是这个陌生号码。”

    “这个陌生号码调查出来是谁了吗?”席晨瀚冷声问。

    东青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知道这个陌生号码是谁的!不过再给我一些时间,调查出来不成问题。”

    席晨瀚的眉心,慢慢收紧,声音又低沉了一分。

    “穆云诗那里,有线索了吗?”

    东青摇了摇头。

    自从穆云诗,偷偷从别墅里逃走之后,席晨瀚派人去找穆云诗,却一直没有任何线索。

    当年的穆云诗,消失的也是这么彻底,一直寻找却还没有任何踪迹。

    难道这一次,穆云诗又消失了吗?

    席晨瀚虽然派东青去寻找穆云诗,却没有加大任何力度。

    他只是担心穆云诗会出事,如果她没有出任何事的话,那么就是真的离开了。

    在席晨瀚的潜意识里也希望,穆云诗病愈之后,可以选择离开,大家从此以后互不干扰。

    席晨瀚带着东青,去找胡德荣。

    没想到,在那个窄小的地下室里,没有找到胡德荣,却看到了失踪多日不见的穆云诗。

    穆云诗没有做任何准备,见席晨瀚忽然到来,也吃了一惊。

    她还不希望席晨瀚正面知道,胡德荣是她的养父。

    虽然她也晓得,席晨瀚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大家都不捅破便还有伪装下去的勇气。

    “你怎么在这里?”席晨瀚问出口这句话,便觉得是多此一问了。

    “看来当年你失踪,也是胡德荣帮你隐藏的踪迹。”席晨瀚的唇角,挂了一丝冷意。

    他承认,胡德荣确实很狡猾,这么多年行踪诡秘,只要胡德荣想藏起来,别人想找到他真的很困难。

    况且在胡德荣的背后,还有一个高人在指点他。

    席晨瀚猜得到,那个高人多半就是杨雪茹。

    “晨瀚……”穆云诗水蒙蒙的大眼睛,当即噙满了一层水雾。

    “当年不是这样的。”她还想解释,却也无话可说。

    “我现在是真的没地方可去,才会寄宿在这里。”她深深低下头,声音细若又惹人怜惜。

    “我最近的情绪很不好,一直都躲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不敢见人,也不敢出门。”

    席晨瀚站在那里,不说话。

    如他这般高贵的人,站在这种脏乱窄小的地方,简直是辱没他的光环。

    穆云诗有些窘迫和拘谨,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杯子很干净,水也是新烧开的。”

    见她这样的自卑,席晨瀚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他之前为她打造了那么好的生活环境,希望她可以过得舒服一些,也希望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一些,可是她却拒绝了,却逃到这么脏乱的地方,选择苟且偷生,到底是为什么?

    “晨瀚,你是来……找我的吗?”她的眼睛里,还是升起了一抹希望。

    现在的穆云诗,就像是被打入了冷宫一样,冷落到已经无人问津的程度。

    席晨瀚看似无意的问。

    “这里只有你自己在住吗?”他没有看到胡德荣的踪迹。

    之前东青明明通报,胡德荣进入这里,便再也没有出去过。

    为何来到这里,只有穆云诗一个人,而没有胡德荣?

    “我……”穆云诗低着头,轻轻握紧拳头。

    她知道,席晨瀚能找来这里,多半是已经知道胡德荣也住在这里,可她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和胡德荣有关联。

    胡德荣最近做的那些勾当,穆云诗也知道一二,她害怕席晨瀚误会,她和胡德荣做的那些事有勾结。

    “晨瀚……我最近的情绪,真的很不好,和精力去理会别的事情。”

    “我知道,我偷偷离开别墅,做的很不对,但是那里我生活得太压抑,太憋闷了!虽然很华丽辉煌,却好像一个金笼子,让我继续住在那里,我真的会疯掉的。”

    “所以我逃出来了,想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躲起来……”

    席晨瀚有些厌烦了,他要听的不是这些。

    “除了这些,你还有别的想说的吗?”他的声音有些冷。

    穆云诗小心的看了他一眼,观察他的神色,“那个……我也不希望,我的存在,让小乔和你一直产生误会,你们已经结婚了,我不应该再打扰你的生活。”

    “所以我逃走了,离开了,就是这样。”

    席晨瀚仍旧不说话。

    穆云诗更加紧张了,掌心渗出一层细汗。

    “那个……小乔还好吧,再有两个月也快生了吧。”她想找一个席晨瀚感兴趣的话题,不然总是自己在自言自语,真的很紧张。

    “你希望她好,还是希望她不好?”

    穆云诗一惊,满脸惊愕的望着他,“我当然希望她好。”

    席晨瀚轻轻地笑了,笑得让人心口发凉。

    “我还以为,你不希望她好。”

    穆云诗望着他幽深的双眸,不敢乱说了。

    她心里很清楚,席晨瀚找来这里,多半是因为胡德荣做的事,已经让席晨瀚知道了。

    而她即便没做什么,想来也甩不清干系了。

    “晨瀚,你不要误会我,我真的一直躲在这里,从来没有出去过。”她想解释,但是席晨瀚明显不相信。

    “我现在只想问你,胡德荣在哪里?”席晨瀚的声音骤冷下来。

    穆云诗赶紧摇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的行踪向来从来不告诉我,我怎么可能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席晨瀚大手一挥,一把掀翻桌子,发出哗啦啦东西砸碎的声音。

    穆云诗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嘴,忍住尖叫声。

    “晨瀚……”

    “他是你的养父,你住在他的地方,你会不知道他在哪?”

    “我我……我是真的不知道!”穆云诗要哭了。

    穆云诗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说,席晨瀚肯定不会相信她了。

    “晨瀚……他昨晚确实回来过,可是后来又走了,我是真的真的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穆云诗的眼泪落了下来,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席晨瀚眯起眼睛,“你真的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穆云诗用力点头,“我是真的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