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552章 没有放下她

时间:2018-05-15作者:宁安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席晨瀚从宫家出来,便让东青去调查,宫景豪所打的人,到底是谁?

    警察局长的闪烁言辞,不敢直言,宫世谨的不肯搭救,看来对方应该是一个比较熟悉的人。

    东青立刻去调查,当将结果告诉席晨瀚的时候,席晨瀚的整张脸都黑了。

    宫景豪打的人,竟然是曹川!

    重症入院!

    曹川到底因为什么得罪了宫景豪,被宫景豪打得这么惨?

    直觉告诉席晨瀚,这件事多半和雨小乔有关。

    所以警察局长言辞闪烁,宫世谨不肯搭救。

    整个京华市都知道,雨小乔曾经是曹川的未婚妻,在即将结婚的时候,因为雨小乔和席晨瀚传出绯闻,才会被曹家退婚。

    在京华市,这件事一直是被人在私底下议论的谈资。

    有人说是席晨瀚横刀夺爱,也有人说是雨小乔脚踩两条船。

    尤其曹川经常在私底下说雨小乔的坏话,让雨小乔在一些人的眼里更加不堪。

    席晨瀚早就想教训曹川一顿,但曹家已经落败,又不想引起太多的非议,便不了了之。

    没想到,宫景豪竟然动了手。

    “这件事,不许告诉少奶奶。”席晨瀚警告东青。

    “是,少爷。”

    东青当然会守口如瓶。

    席晨瀚上了车,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了一家甜点店,想起雨小乔之前想吃榴莲酥。

    但碍于席晨瀚实在讨厌榴莲的味道,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席晨瀚命令东青停车,他下车去甜品店买了一份榴莲酥出来。

    东青看着席晨瀚,秉着呼吸,将一份榴莲酥带上车,着实惊讶。

    东青再了解不过,他家少爷的性格,向来对奇怪味道的东西憎恶不已。

    如今竟然带上车!

    东青也不太喜欢榴莲的味道,但总比席晨瀚好很多,至少还能保持呼吸。

    一路上,东青快速开着车,因为他觉得,再不到达目的地,他们家少爷会因为不能呼吸而“阵亡”。

    终于到了御海龙湾,席晨瀚几乎是捏着鼻子,拎着榴莲酥,快速上楼了。

    东青站在楼下,望着席晨瀚匆匆进入电梯的身影,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

    “是不是男人结婚后,有了孩子,都会变成妻管严?”

    不过席晨瀚的转变,真的让东青意外又惊喜,也为席晨瀚感到开心。

    “看来少爷是真的找到自己的真爱了。”

    东青忽然想到了穆云诗。

    虽然席晨瀚和穆云诗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表现的很开心,甚至很真挚。

    但那个时候的开心和真挚,和现在的比起来,东青才知道,什么叫不达眼底。

    东青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目光里隐约浮现一些惆怅。

    人生里,会遇见很多人,但真正能打动心灵,彻底住进去再也出不来的人,一生只有一个。

    ……

    曹川在病床上躺着。

    脸上都是浮肿,已经睁不开眼睛,四周的仪器,滴滴作响。

    更严重的是他的腿,以后恐怕都会有问题。

    不过伤得这么重,现在能保住一条命,已经是他的万幸了。

    病房的门被打开。

    曹川睁不开眼睛,也不知道是谁来了。

    耳边传来啜泣的声音,他轻轻地皱了眉头。

    “你来干什么?”

    曹川一说话,牵扯到脸上的伤口,针刺一样的疼痛。

    “我来看看你。”

    吴镜听说曹川被打伤了,心中始终不能放下,还是过来看看他。

    还以为,只是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他这副样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有什么哭的?不过就是一条腿不能动了而已。”曹川说的满不在乎,一副彻底自我放弃的样子。

    吴镜向曹川的腿部看去,那腿好像已经不是他身体上的一部分,死气沉沉的放在一边。

    “这腿还有治愈的希望么?”吴镜声音哽咽。

    “有又怎么样,我家里现在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有机会治愈,也拿不出钱来。”曹川吃力的说着,许是因为脸部都坏了,现在吐字很不清晰。

    吴镜叹了口气,“不要这么悲观,你还年轻,路还很长。”

    曹川好笑了,“我已经没有路了。”

    听着曹川的语气,吴镜心里更是发急,眼泪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你胡说什么?”

    曹川闭紧双眼,忍着疼痛,脸上却带着苍白的笑容。

    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曹家没有了!

    因为被他牵连,他被赶出家门,孩子没有了,吴镜也和他分开了。

    他真的什么都没了!

    就算活着,也不过是一口残喘的气。

    “你和我说,宫景豪为什么会打你?他凭什么光天化日的打人,就因为他有钱有势吗!我就不信还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你干什么!”

    “我去找他理论,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怕,倒是宫家肯定会顾及面子,肯定会给一笔不小的赔偿金,你的腿就有希望了!”

    曹川费力的挣扎了一下,随即便是疼痛的哀嚎。

    吴镜赶紧扶住曹川,“哪里疼?没事吧?”

    她还是很关心他。

    毕竟是曾经有过孩子的人,也曾经以为会共度一生的人。

    “你别去,是我的错,是他听见了我说雨小乔的坏话。”

    “你怎么那么傻!”

    “雨小乔已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你为什么还要说她的坏话,你是疯了么?”

    “那宫景豪是好惹的吗?他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你招惹他干什么?”

    曹川好笑地推开吴镜,“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心里还有她?”吴镜的眼泪,更加汹涌。

    “我的事,不用你管!”

    “曹川,你一定是疯了!你们已经结束了,不知道吗?你还在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吴镜一直都知道,曹川经常在喝醉后,不管身边的人是谁,又或者有多少人,口无遮拦地说雨小乔各种坏话。

    吴镜知道,曹川在心里恨雨小乔,可若不是还有感情,怎么会恨?

    吴镜看着他受伤的脸,已经分辨不出他原来的模样,可是最初见他时的样子,总是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

    吴镜心头哆嗦。

    “曹川,那我算什么呢?”

    “我和你在一起那么长时间,究竟算什么?”

    “为了你,我和雨家没有了任何关系,孩子也没了,什么都没了,到最后,还是走不进你的心!”

    曹川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四周被纱布层层围着,看起来有些恐怖。

    “吴镜,我和你之间以后不会有任何关系了,我现在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恐怕你对我,也不会有什么想法,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吧。”

    “你骗人!”

    吴镜崩溃的大喊,“你根本就没有在意过我!”

    “曹川,说实话,在你的心里,你是不是一直没有放下雨小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