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550章 到底打了谁?

时间:2018-05-15作者:宁安然

    ,精彩小说免费!

    警察局。

    席晨瀚出现在警察局,当即有人毕恭毕敬地带着席晨瀚去见宫景豪。

    警察局这种地方,也是看人下菜碟。

    况且席晨瀚和宫景豪身份特殊,可是京华四少中的两位,而且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席晨瀚坐在审讯室。

    很快,警员便带着宫景豪进来了。

    宫景豪的手腕上,戴着一副手铐。

    警察局长笑得恭维地陪在一旁,赶紧示意警员将手铐打开。

    他还笑呵呵地对席晨瀚不住点头哈腰,“呵呵,做做样子而已,做做样子而已。”

    席晨瀚冷着脸,一言不发。

    警察局长赶紧示意警员出去,“晨少,宫少,你们聊,你们聊,有什么吩咐,尽快吩咐。”

    警察局长赶紧退了出去。

    审讯室的门,关上了。

    宫景豪勾开椅子,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一副桀骜的样子,看上去很不逊。

    席晨瀚目光冰冷,没有任何温度。

    席晨瀚不说话,宫景豪也不说话。

    宫景豪一副很不屑的样子,也不看席晨瀚一眼。

    席晨瀚俊脸紧绷,终于缓缓开口。

    “说吧,因为什么打架?”

    宫景豪看了席晨瀚一眼,嗤笑一声,一脸的满不在乎。

    “长辈教训晚辈吗?”

    “说!”席晨瀚的声音凉冽下来。

    宫景豪稍微收敛了一分不屑。

    “什么也不为,就是看那个人不顺眼,想打就打了。”

    “你还真有本事,打架打到了警察局。”

    “你是在教训我吗?”宫景豪又是一声嗤笑,目光挑衅地望着席晨瀚。

    “就算我杀人,也和你没关系吧!你只是我舅舅,你和我母亲,只是同父异母!”

    “你的亲生母亲,只是一个佣人!”

    宫景豪之前,从来不会说这种话刺激席晨瀚,但现在不知道是本着什么样的心情,毫不掩饰地抨击着席晨瀚。

    “你在这种地方,证明你的尊贵,有什么意义?”席晨瀚冷哼一声,眼底一片鄙夷。

    “我就是比你尊贵,我母亲是席家的长女,我父亲是宫家的长子!”宫景豪狂妄道。

    “但你的父亲,并不打算救你出去!还要求警察局秉公严惩。”

    “……”

    宫景豪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时候,席晨瀚的手机响了,正是席慕涓打来的电话。

    席晨瀚没有接,直接将手机甩给宫景豪。

    宫景豪也不打算接,但电话一直锲而不舍,他终究还是不忍心席慕涓担心,接通了电话。

    “景豪……”

    席慕涓一开口,便哭了起来。

    “你还好吗?妈妈好担心你……”

    “我很好,没事。”宫景豪的口吻,缓和了几分。

    “妈妈,不用担心我,我真的很好。”

    “你说你,为什么要打人?身为宫家的大少爷,不知道事情要是被传出去,宫家的名声就被你给毁了,连你自己也毁了!”

    “你可是宫家的大少爷,怎么能进警察局……”

    席慕涓又哭了起来。

    “好了妈,我很好,真的没事,不用担心我。”宫景豪急匆匆挂了电话。

    宫景豪抓紧手里的手机,心里很不是滋味。

    席晨瀚看到宫景豪眼神的动摇,那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是在故作无所谓。

    宫景豪被席晨瀚看得浑身不自在,赶紧看向别处,避开席晨瀚的视线。

    席晨瀚沉下声音,“宫景豪,我警告你,别以为你是宫家的少爷,就可以为所欲为!”

    席晨瀚是在警告宫景豪打人这件事,也是在警告宫景豪一些公司上的事,还有对雨小乔的事。

    宫景豪对雨小乔的心思,席晨瀚一直都知道,只是没有摆在台面上明说罢了。

    “舅舅,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求你过来搭救我,要是你来这儿,就是为了教育我一番的,你就回去吧。”

    宫景豪抬抬下巴,“我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

    席晨瀚眸中带火。

    “你以为我愿意过来搭救你?若不是看在大姐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会来?”

    宫景豪摊开手,嘲笑着,“那并不是我,所以你不用教育我!我不需要你的教育!”

    宫景豪分毫不让,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席晨瀚,更不愿意受到他一点恩惠!

    那样只会更加证明,自己不如席晨瀚。

    “做事毫无分寸,莽撞,愚蠢!”席晨瀚声音疏冷下来。

    “对!我就是愚蠢,没有你聪明会算计,连自己的身边人,都算计的分毫不让。”宫景豪一脸的不忿,看着席晨瀚的眼神里,也带了一些敌意。

    “既然如此,你就在这里好好住着吧!”

    席晨瀚愤然起身,大步走出审讯室。

    警察局长见席晨瀚出来,看到他黑着一张脸,吓了一跳。

    他赶紧迎上前去,满脸堆着笑意。

    “晨少,消消气,好不容易能见到您一次,来我办公室好好坐坐。”

    席晨瀚扫了那局长一眼。

    知道现在有用得到这位局长的地方,便跟着他去了局长办公室。

    席晨瀚坐在皮质沙发上,长腿交叠,冷眸一扫,吓得警察局长脊背冷汗淋漓。

    “晨少为了宫少爷,也是费了很多心啊!本来我们也请示过宫老,如何处理这件事。”

    “是宫老亲口说,公事公办,秉公处理,我们的人这才请宫少过来坐坐,呵呵……”

    警察局长在推卸责任。

    席晨瀚也知道,不是宫世谨放话说不管此事,警察局也不敢当即抓人。

    “不过宫少的脾气,还真的硬,到现在也没交代打人的口供。”

    “我们想公事公办,也不好办!就算错不在宫少,过失伤人的话,也总要宫少开口,说明缘由,我们警局才好定案不是。”

    警察局长这番话说的确实很有技术,将自己的无奈和无辜,全都表述得清清楚楚。

    警察局长亲自给席晨瀚倒了一杯茶。

    他可不敢得罪席晨瀚,弄不好他这警察局长,也做不成了。

    “宫少爷,外表看着桀骜,内心可是个善良的孩子,我相信,这件事一定不怪宫少。”

    善良的孩子……

    席晨瀚的唇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晨少,您喝茶喝茶,呵呵。”警察局长笑呵呵地望着席晨瀚。

    “不知道晨少,这件事,打算怎么处理?既然抓了人,我们官方也要有个合理的说法,最后才能结案。”

    席晨瀚放下手里的茶碗,正色问警察局长。

    “我想知道,景豪到底打了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