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525章 引起骚动

时间:2018-05-03作者:宁安然

    雨小乔乘着席晨瀚的车,参加苏万章的告别仪式。

    今天的天气很阴沉,好像大家的心情一样,压抑的喘不上气。

    季宁靠在苏一航的怀里一直哭。

    “一航,你爸爸他……”

    季宁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流,“你爸爸走了,以后让我怎么办?”

    “妈……你还有我和妹妹。”苏一航哽声安慰。

    “爸爸已经走了,现在妹妹也找到了,你还有我们……”

    季宁眼泪横流,所有的事她都明白,但是陪伴了自己一辈子的丈夫,就这么去世了,她又怎么能不伤心!

    凄凉的哀乐,一直盘旋在耳畔,季宁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雨小乔也渐渐泪湿了眼眶,看到苏万章的纯黑棺木,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父亲真的走了。

    席晨瀚搂住雨小乔单薄的肩膀,将她深深裹在怀里,给她温暖和有力的安慰。

    “晨瀚……”雨小乔声音哽咽。

    “我陪着你。”席晨瀚宽厚的掌心,放在雨小乔的肚子上。

    雨小乔感受到肚子里小宝宝的胎动,用力点了点头。

    “我知道,我不该伤心,但是忍不住,不过我会坚强面对。”

    她的手,用力覆盖在席晨瀚的大手上,终于也有了一些坚持下去的力气。

    苏家是豪门世家,前来参加葬礼的人非常多,席晨瀚的到来,众人直接给让出了一条路。

    席晨瀚牵着雨小乔的手,给苏万章鞠了一躬,之后便走上了家属的位置。

    大家都是一惊。

    这是什么情况!

    “这晨少和雨小乔怎么会在家属的位置?”

    “谁知道,听说雨小乔和苏一航的关系不错,可能是为了撑一下场面。”

    “谁知道这里究竟会有什么隐情?”

    “……”

    大家议论纷纷。

    雨小乔心里一片仓皇。

    她还不希望,自己的身世被众人知道。

    但是现在死者为大,也没有心情在意他们的谈论。

    她只想这样送爸爸最后一程。

    在这里,那些看似悲痛的嘴脸,不知几人是真心,也不过是过来走走过场。

    雨小乔一直注视着苏万章的遗照,这位看上去笑得很和蔼,但眉目中透着威严的男人,还来不及诉说一下父女之间的血浓于水,便匆匆去世了。

    脑海中不停的回荡着苏万章的呼唤。

    “云云……”

    “云云,云云……”

    雨小乔心里被石子打出一阵阵的涟漪,这个名字像是在遥远的回忆里,生生的被扯了出来。

    她知道这是她在苏家的名字,却是不知这个名字在她的心中,为何会这么深刻。

    异样的感觉,不断地传来,雨小乔身子一晃,差一点栽倒在地上。

    “小乔!”

    席晨瀚扶住雨小乔,默默地带着雨小乔向后几步,坐在一张椅子上。

    “是不是不舒服?”席晨瀚很担心。

    雨小乔摇了摇头,看到他的关切,心中很暖,悲伤的情绪,也遮掩住一点。

    “没事,就是站的太久了,累了。”

    “你要是撑不住,我们就回去吧!”

    “他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我要送他。”

    席晨瀚无奈,紧紧握住雨小乔的手。

    雨小乔靠想席晨瀚的怀里,目光幽幽地看着苏万章的遗像。

    “我没事,一会葬礼就要结束了。”

    “为了孩子,你也不要太伤心了,看看你哭的眼睛都已经肿了。”

    雨小乔摸摸脸,才发现自己哭了。

    血缘这种东西,真的非常的奇妙。

    明明才见过一面,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像是堵了块棉花一样,喘不过气来。

    见了一面,便是生死之远。

    “我真的没事……”

    雨小乔闭上眼睛,忍住心底里撕裂的疼。

    终于熬到葬礼结束。

    季宁已经哭的晕了过去,被人扶到了后厅,所有的达官名人纷纷的送了安慰,便都回去了。

    雨小乔刚刚要上车,一群记者便涌了上来。

    “雨小姐,听说您这一次站的是家属的位置,请问您和苏家是什么关系?”

    雨小乔心下一惊,这些记者的消息竟然会这么快。

    “抱歉,现在不接受采访!”东青赶紧拦下所有记者。

    席晨瀚冷眼一扫,吓得记者们当即噤声,谁也不敢再说话。

    “今天是苏老的送别仪式,希望你们能尊重他。”东青道。

    保镖们立刻将雨小乔和席晨瀚保护了恰里。

    一群记者见从雨小乔这问不出什么,全部转变了阵营,把苏一航团团围住。

    “苏老遗憾病故,未来的苏家掌管人就是苏少了!”

    苏一航面容严肃,不想回答记者的问题,但苏家担心这个时候,会被记者乱写乱报,也早就安排好了工作人员代为回答所有问题。

    一个男助理,从后面走出来,将所有的记者稳住。

    “苏少会按照苏老的遗嘱,走相关的法律程序,继承整个苏氏企业。”

    “苏少是苏家的唯一长子,现在要掌管苏家这么大的一个集团,苏少有做好心里准备么?”

    “第一,苏氏集团的担子如若真的落到了苏少一个人的身上,压力肯定会有,但是苏少会尽力做好。”

    “第二,苏少现在不想接受任何采访,大家烦请让一让。”

    记者们还是不肯让路。

    “我们现在想问一问,关于席家少奶奶,为何站在苏家葬礼家属的位置上的问题,可以回答一下吗?”

    “外面都在传,苏少和席少奶奶的关系非同一般,之前他们之间又绯闻颇多,为何这个时候,晨少还愿意带着自己的妻子,站在苏家家席的位置?”

    “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吗?”

    “还是说,苏少和晨少的关系,已经好到不在乎之前和席少奶奶的传闻了?”

    记者们的问题,越来越犀利,而矛头还总是抓住雨小乔和苏一航之间的绯闻上。

    大家都很不高兴,但是面对记者这般追问,又不好直接怼回去。

    男助理只好笑笑说,“各位不要胡乱猜测,苏少和席少奶奶只是同学关系。”

    记者们还是表示不相信,接着又问,“苏少身为苏家的唯一独子,之前为了席少奶奶已经毁掉了和白家大小姐的婚事,现在苏老过世了,苏少有没有考虑婚事的问题?”

    男助理有些不耐烦了,“各位,今天是苏家丧礼,这个时候追问苏少的婚事问题,不妥吧。”

    苏一航噙满悲痛的目光,看向雨小乔,沉默了稍许,缓缓开口。

    “苏家,我不是唯一的独子。”

    “什么?!”

    苏一航的话,立刻引起一阵骚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