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247章 为什么解释?

时间:2018-04-28作者:宁安然

    酒吧。

    席晨瀚坐在吧台自斟自饮,旁边放着三个空的酒**。

    现在已经有些醉了。

    一个人喝酒难免觉得有些孤单,拿起手机,能打电话的人只有唐启轩一个。

    他拨通过去。

    “出来,陪我喝酒。”

    “晨少,您不用上班,我还要照顾一家老小。”

    席晨瀚嗤笑一声,“你老哥一个,有什么一家老小!”

    “我现在是医生,别人的一家老小,也是我的一家老小。”唐启轩意有所指,席晨瀚的心口一阵烦郁。

    “少废话!给你二十分钟!”

    说完,席晨瀚挂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唐启轩果然准时赶到,看到席晨瀚醉醺醺的样子,不禁叹息。

    看来席晨瀚这个老和尚这一次,是真的动了真情了。

    就是不知道,这份负出的真情是否值得,会不会还和上一次一样,最后无疾而终。

    席晨瀚又倒了一杯酒正要喝,被唐启轩一把夺了下来。

    “别喝了!”

    席晨瀚不悦扫了唐启轩一眼,“我是让你过来陪我喝酒,不是让你阻止我!”

    唐启轩无奈,摊摊手坐下来,也倒了一杯酒。

    “因为那个女人,借酒浇愁,值得吗?”唐启轩喝了一口。

    “什么女人?”席晨瀚皱眉看他。

    “你不是因为雨小乔在买醉?”

    席晨瀚哧地一声笑了,“我为什么非要因为她买醉?她又没做什么!”

    唐启轩蹙眉,还以为席晨瀚因为雨小乔和宫景豪之间不清不楚的事烦闷,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你……”唐启轩犹疑稍许,“又去疗养院了?”

    席晨瀚的手猛然一抖,差一点溅出杯子中的酒,最后淡淡一笑,一杯酒仰头而尽。

    “晨瀚,她已经那样了,你不要在乎她说的话,和现在做出的任何举动!她根本不清醒。”

    “李医生也这样说!是不是你们每一个医生,宽慰人的话,只有着一种?”席晨瀚睨向唐启轩,眼底的冰寒让唐启轩心口一紧。

    “我不是在宽慰你,我是在阐述事实。”

    “你所阐述的事实,我不认同!”席晨瀚又倒了一杯酒。

    “你不认同的事,未必就是错!那只是你不认同而已!”

    席晨瀚没有再说话,自顾自的又喝了一杯。

    “这种病的患者,没有正常的逻辑和思维,总会容易失控,做出一些非同常人的过激行为!故而她才是患者,是病人,需要身边人的包容和谅解!”

    “因为她不正常!”

    席晨瀚一把将酒杯摔在桌上,“多年前她也是病人吗?她有好几次差一点杀了我!!!”

    “……”

    唐启轩看到席晨瀚眼底的痛苦,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轻叹一声,拍了拍席晨瀚的肩膀。

    “多年前,她就已经不正常了!”唐启轩道。

    席晨瀚又倒了一杯酒,仰头而尽。

    唐启轩也不再多说什么,倒了一杯酒和席晨瀚碰杯。

    过了许久,席晨瀚才轻轻开口。

    “小乔的事,医院方面的保密工作,就交给你了。”

    唐启轩瞥了他一眼,“知道!我会做好保密的工作!不过……”

    唐启轩拖着长音,“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我听说学校那边已经流言四起。那些嗅觉向来灵敏的记者们,早晚会闻风而来,不依不饶地追着你们不放。”

    “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再好,只怕也包不住火,早晚会有一些消息被流传出去。”

    “流传出去的只是谣言!我说那不是真的,就不是真的!”席晨瀚喝道。

    “晨瀚,你有没有想过,这种流言一旦传到席氏家族的耳里,尤其你奶奶和你母亲那里,你怎么和家里解释?”

    “我为什么要解释!”

    “好!你可以不用解释,但是影响终究不好吧?”

    席晨瀚眯起冷冽的寒眸,盯着唐启轩,“你到底想说什么?”

    唐启轩楞了一下,语气轻缓了下来,“我想问你,你到底是真心对她,还是她只是一件替代品?”

    替代品……

    席晨瀚的心口,骤然一紧,望着面前酒杯里橙黄色的液体,目光渐渐空茫……

    “有些人,跳的越高就会摔的越狠,敢动我的人,就要做好摔死的心理准备。”席晨瀚声音飘忽地道。

    唐启轩见他岔开了话题,便也没有深问,提起穆云诗对席晨瀚来说,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

    “你真的确定,雨小乔是被人陷害?可有什么证据了?”唐启轩道。

    席晨瀚抬起醉醺醺的眸子,看了唐启轩一眼,笑了笑,“还需要证据吗?”

    唐启轩拍了拍席晨瀚的肩膀,“她自己不肯说,如何被人下的**,想来你也看得出来,她在袒护别人。”

    席晨瀚仰起头,还是笑着,“她想袒护谁,是她的事!我想收拾谁,是我的事!”

    “你就不怕,她……”唐启轩的声音顿了顿,“算了,不说了。”

    席晨瀚的眼底,闪过一丝空寂,随即笑着摇摇头,一副不堪在意的样子。

    唐启轩知道,他一旦这个表情,就说明他真的醉了。

    “好了,回去吧。”唐启轩拉着席晨瀚起身,却被席晨瀚一把推开。

    “诶,你去哪儿?”

    席晨瀚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指着唐启轩笑着说,“洗手间。”

    “……”

    “你慢点,我扶你……”

    “滚,闪远点,别碰我!”

    “……”

    唐启轩摇摇头,看着席晨瀚跌跌撞撞地走向酒吧后面,坐下来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喝了一口。

    他望着酒吧里,仔细擦着高脚杯的女服务员,目光倏然闪烁了一下。

    那个女服务员,竟然有两分像穆云诗!

    难道席晨瀚经常来这里喝酒,就是因为那个有两三分像穆云诗的女服务员?

    唐启轩猛然握紧手里的酒杯,看来在席晨瀚的心里,还是放不下穆云诗。

    那么雨小乔……

    真的只是一个替代品?

    ……

    雨霏霏忽然接到杨雪茹的电话。

    “霏霏,你的机会来了。”杨雪茹笑着说。

    “席夫人,真的吗?”

    “我将他现在的地址发给你。他喝醉了,你可要安安全全地送他回家。”

    “席夫人,您放心,我一定做到!将晨少安安全全地送回家。”雨霏霏激动得唇角弯弯,眼底一片晶亮。

    杨雪茹笑起来,“那就太好了,还是霏霏懂事,知道怎么照顾我们家晨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