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38章 闹够了没有!

时间:2018-04-25作者:宁安然

    穆云诗的手里握着一把刀,目光悲凄地望着席晨瀚。

    “晨瀚,我们真的回不到,过去了吗?”

    穆云诗的一句话,将所有人都问住了。

    雨小乔看向席晨瀚,也想听一听,席晨瀚到底会怎么回答。

    但现在这种情况下,答案显而易见。

    不管他们能不能回到过去,只怕席晨瀚都会回答穆云诗,他们可以回到过去。

    雨小乔有些伤心。

    这是一道无解的题,也是一道无法探究真心的题。

    因为穆云诗的手里握着刀子,只要席晨瀚的回答,不满她的意,那把刀子就会没入她自己的皮肤吧。

    雨小乔从穆云诗的眼睛里,看到了穆云诗对席晨瀚深入骨血的爱。

    尤其握紧在穆云诗手里的一把刀,若是再更接近一分,真的会将穆云诗的脖颈划出一条血口子。

    雨小乔也有些害怕了。

    如果穆云诗今天真的伤害了她自己,她的心里也一定很难安。

    雨小乔此刻有些后悔,不该找到这里来,想问个清楚。

    安子喻看到雨小乔的退缩,赶紧抓住雨小乔的手,轻轻用力,暗示了她一下。

    安子喻无声地对雨小乔说,“别被她骗了!她在耍手段!我不相信,她会真的自杀。”

    雨小乔有些迷惘,这种情况,哪里还能有清晰理智辨分真假?

    席晨瀚望着穆云诗,向前一步,没有回答穆云诗的问题,只是对穆云诗说。

    “云诗,听话,把刀子放下来,有话我们好好说。”

    穆云诗赶紧摇头,退后一步,更紧的握着手里的刀子。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不想被人指责斥骂!我知道自己做错了,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就是放不下你,忘不掉你!”

    “晨瀚,你知不知道,你就是我的灵魂,早已深深住在我的灵魂里!没有你,我就失去了所有的支撑……”

    “当年我坠入大海,失去所有的记忆,忘了你是我对不起你……”

    “可是后来当我想起来所有的时候,我想起了你,我好高兴,感觉自己的心终于活了。”

    “若不是一直有着想要回来找你这个念头支撑,我真的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但是我没有想到,结果却是物是人非,你已经有了另一半,而我已经成为了你的过去。”

    “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吗?万念俱灰的感觉,这个世界一片漆黑,活着已经没有任何乐趣,失去了所有的支撑,不如去死……”

    “我觉得我的人生彻底完了!能支撑我活下来的力量,也彻底离开了我……我不知道我还在坚持着什么……”

    穆云诗哭了起来,握着刀子的手不住颤抖。

    “我知道我自己做错了,我不该在你结婚后,还试图想要介入你们之间。”

    “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啊,我放不下,我管不住我自己的心。”

    “你教教我,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让我忘了你,重新开始我自己的生活?让我不要再这么痛苦!”

    穆云诗的一席话,说得闻者动容。

    就连雨小乔也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罪人,怎么伤害了一个这么无辜的人。

    安子喻赶紧又用力拽了雨小乔一把,小声对雨小乔说。

    “多么高明的智商,玩你分分钟一百个来回。”

    安子喻见雨小乔说不出话来,上前一步,挡在雨小乔的面前,瞪着穆云诗道。

    “你既然知道自己错了,那为什么不选择知错就改,反而用这样的方式让大家都不好过?”

    “你到底是什么居心,你自己很清楚吧?”

    穆云诗当即一脸惶恐,不住地摇着头,“不是的!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她苍白着一张脸,清丽的眸子无辜又脆弱,声音细弱地喃喃。

    “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啊!我是真的管不住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晨瀚,你相信我吗?我是真的太爱你了,不舍得离开你,我才做了错事!”

    “我现在知道错了!既然忘不掉你,我就结果我自己!这样你和小乔就能幸福了。”

    “我也再也不会介入你们的婚姻了!只有我死了,这段痛苦才会结束……”

    “云诗!”

    穆云诗抓着刀子,就要刺入自己的脖颈,席晨瀚大喊一声,赶紧冲上前,一把握住了穆云诗的手腕,阻止她刺下去。

    穆云诗不肯将刀子交给席晨瀚,一番挣扎,不知怎的穆云诗划破了自己的手掌心,鲜血顿时溢了出来。

    “啊……”

    大家都吓坏了。

    席晨瀚赶紧趁机夺下刀子,远远丢开。

    “云诗,云诗,你怎么样?”席晨瀚紧张的搂住,不住颤抖的穆云诗。

    穆云诗望着自己染满鲜血的手,浑身哆嗦的更加厉害。

    她像个被吓坏了的小孩子,紧紧靠在席晨瀚的怀里,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晨瀚,我的手……我的手……”

    席晨瀚也很痛恨,赶紧喊佣人,快点拿医药箱来,给穆云诗处理伤口。

    穆云诗抱紧席晨瀚不肯放手,就好像一旦松开了席晨瀚,席晨瀚就会插上翅膀,从她眼前飞走了似得。

    “云诗,听话,你的手现在需要上药。”

    席晨瀚望着穆云诗染满鲜血的手,心中很是揪痛。

    这可是一双画画的手,如果受了伤,穆云诗就再也不能画画了。

    必须给穆云诗尽快处理伤口。

    他已经不能许给穆云诗一个未来,她那么深爱画画,如果毁了她的手,就是毁了她的整个人生。

    席晨瀚想拉着穆云诗坐下来,处理伤口,可穆云诗就是不肯听话。

    “晨瀚……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席晨瀚见她这个样子,只好说,“好好好,我都原谅你,快点处理伤口!你不要再伤害自己了!”

    见穆云诗这样遍体鳞伤,席晨瀚的心里真的不好受。

    雨小乔看到穆云诗紧紧抱着席晨瀚,而席晨瀚温声软语的哄着穆云诗。

    这样的画面,无疑是千万根利刺,狠狠刺着她的双目,连带着她的心也在这一刻痛的失去了知觉。

    安子喻轻轻握紧雨小乔的手臂,小声劝慰,“只是权宜之计,你不要放在心上,不如我们先回去,晚上再单独和席晨瀚谈。”

    “晨瀚……”

    雨小乔轻轻呼唤了一声。

    可万万没想到,竟然接收到了席晨瀚嫌恶又恼怒的目光。

    “小乔,你闹够了没有!非要在这个时候,过来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