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90章 要有这个本事

时间:2018-04-19作者:宁安然

    席晨瀚带着雨小乔去看望席老太太。

    一路上雨小乔都很奇怪。

    为什么席晨瀚和苏一航之间,出现了和平相处的模式?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之前只要是席晨瀚知道,苏一航和她在一起,便像个发怒的狮子,暴躁的让人害怕。

    而现在,为什么他们之间没有了火药味?

    雨小乔歪着头,想问席晨瀚,而席晨瀚已经拉着她到了席老太太的病房前。

    席老太太的病房,现在很热闹。

    很多直近亲属都在病房内,还有几名权威专家。

    他们在探讨席老太太的病情。

    宫景豪的父亲宫世谨,还有母亲席慕涓,现在也在病房内。

    他们为何对席老太太这么热心,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们都是奔着席老太太手里的股权来的。

    “老年痴呆?怎么会这样?”宫世谨一脸忧虑。

    许是因为太过震惊,宫世谨的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分贝。

    “这可怎么办,如果奶奶老年痴呆的话……”宫世谨许是发现自己失言,赶紧又道。

    “奶奶一生德高望重,晚年竟然会得这种病……”

    “奶奶,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小涓。”

    席慕涓的眼眶微微泛红,坐在老太太的病床旁,心疼地望着老太太。

    雨小乔默默地看了席晨瀚一眼。

    现在的席老太太病房,已经成了大家争权逐利的战场。

    看似亲属极多,满脸关切和担忧,可真真假假都隐藏在虚伪的面具下。

    这样的家庭环境,怪不得他对感情那么冷血无温。

    不过今天,没有看见杨雪茹。

    这么多亲戚都来了,杨雪茹竟然不在,真是连最起码的孝顺都没有了,眼里只有股权。

    雨小乔也已好多天没见到杨雪茹了,但杨雪茹不出现也好,免得又说难听的话让人不爽。

    “晨瀚你来了,奶奶刚刚醒着的时候,还喊着要见你。”席慕涓赶紧示意席晨瀚过去。

    “大姐。”席晨瀚唤了一声。

    席慕涓的眼眶又红了,“奶奶,现在这个样子,我心里好难过。”

    “大姐,不要难过,奶奶会好起来。”席晨瀚轻声安慰道。

    在众多亲戚里,也就席慕涓是真心关心奶奶。

    席慕涓走到雨小乔身边,关切地问了两句。

    “身体还好吗?三个多月了吧,应该有胎动了。”

    雨小乔和席慕涓接触的不多,但印象还不错,看上去很平易近人,心思也没有那些人那么难测。

    “我身体还好,宝宝已经会胎动了。”雨小乔轻声回答。

    只是雨小乔不明白,他们这样惦记席老太太手里的股权,真的能得手吗?

    她将脑子里的疑问压下来,和席晨瀚交换了一个眼神。

    “大姐,不要太伤心,我也相信奶奶会好起来。”雨小乔道。

    席慕涓擦着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宫世谨追问医生,老太太的病情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医生翻看着检查报告,“老夫人现在只是处于初期阶段,恢复的可能性很大,家属也不用太过紧张,我们医院有这方面的专家,也有专门研究这个病,我们会积极为老夫人治疗。”

    席慕涓礼貌地点点头,“麻烦医生了,还请医生尽快安排专家给老夫人治疗,一定要让老夫人尽快好起来。”

    “宫太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医生也客气道。

    接着,医生又道。

    “家属如果有什么话,可以出去说,最好不要打扰老夫人的休息。她的身体,现在还需要恢复,太多人吵闹,只会让她的脑神经更加紊乱。”

    “等明天再做一次全面检查后,最后根据数据再制定治疗方案。”

    “好好,我们家属都会积极配合。”宫世谨道。

    家属们都离开了老夫人的病房。

    宫世谨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看了席晨瀚一眼,道。

    “晨瀚,你过来一下,姐夫有话对你说。”

    席晨瀚给了雨小乔一个眼神,低声对她说。

    “你在这里,陪着你奶奶。”

    “嗯,好。”雨小乔点点头。

    德安医院的贵宾休息室。

    席晨瀚笔挺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俊朗的脸上冷若冰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宫世谨摘下眼镜,揉了揉酸胀的眉心,沉声道,“晨瀚,奶奶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大家都很担心她。”

    “姐夫到底想说什么?”席晨瀚声音幽凉。

    “呵呵,晨瀚,你知道姐夫想说什么。”宫世谨望着他的背影,眸光深了一分。

    席晨瀚的眼神变得愈发深沉,轻轻挑起唇角。

    “我不知道,姐夫到底想说什么。”

    宫世谨见席晨瀚和自己绕弯子,心下有些不高兴,索性也不继续和他打哑谜了。

    “奶奶现在这个样子,奶奶手里的股权必须尽快转出来,不然奶奶糊涂了,不知道股权会落到谁的手里。”

    席晨瀚微微抿唇,眼神晦暗不明地望着宫世谨,“姐夫难道不知道,我母亲一直在让奶奶签署股权转让书?”

    宫世谨的眉心轻轻抽动了一下。

    只是这样一个微妙变化,席晨瀚便肯定,杨雪茹做的一切,原来宫世谨也不是全部知晓。

    席晨瀚此刻已经明了宫世谨找他谈话的意思。

    老太太现在糊涂了,可在老太太的手里握着许多席氏集团的股权。

    如果有心之人趁着这个时候,独揽老太太手里的股权,直接威胁到席氏集团的存亡。

    宫世谨虽然姓宫,有着自己的集团,可是席慕涓是老太太的长孙女,按理说是有资格继承老太太手里一部分股权的。

    所以宫世谨来找席晨瀚谈话,希望这些晚辈,可以瓜分老太太手里的股权,以免造成一人独大的局面。

    席晨瀚有些好笑了,宫世谨想要颠覆席氏集团的心思,他早就知晓。

    如今又打着老太太手里股权的念头,便是想要深入席氏集团,在席氏集团有一席立足之地。

    “姐夫,母亲在奶奶股权这件事上,态度很强硬,我也没有太多的说话权。”

    “如果姐夫想谈的话,还是找母亲去谈,毕竟母亲想将奶奶手里的股权全部揽入自己手里。”

    席晨瀚声音轻缓无波,就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小事。

    可越是这样的口气,越让宫世谨对杨雪茹心生隔阂。

    杨雪茹一直以扶持宫氏集团的口号,拉拢宫世谨,可没想到私底下竟然动这样的手脚。

    “呵呵,一切等奶奶的身体好一些再谈吧。”宫世谨还是笑了笑,将心底情绪完美掩饰。

    即便他对杨雪茹已经心生不满,但也不能在席晨瀚面前表露。

    宫世谨转身推门出去。

    席晨瀚望着窗外一览众山小的壮阔,眼角微微眯起,唇角轻勾。

    “想要觊觎我的东西,你们也要有这个本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