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68章 撒狗粮,最可耻

时间:2018-04-19作者:宁安然

    雨小乔和席晨瀚刚刚温存后没多久,雨小乔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打电话的人,正是安子喻。

    雨小乔刚一接通,便听见了安子喻的求救声。

    “怎么了安安!”雨小乔吓坏了。

    “快点给我开门,我要在你这里躲几天!”

    原来,安子喻现在已经在门外了。

    席晨瀚担心雨小乔下床不方便,便亲自过去开门。

    门打开。

    安子喻看见席晨瀚穿着居家装,有点尴尬,“我的忽然到来,会不会打扰到你们?”

    “不会。”席晨瀚简单地回了两个字。

    “你过来,陪陪她也好,一会儿晚些,我还出去。”

    席晨瀚许是担心雨小乔误会他晚上出去不做好事,便又补充了一句。

    “晚上有个会议要开。”

    席晨瀚本来在下午的时候,就要在公司开会,听东青汇报说是穆云诗来了御海龙湾,这才急匆匆赶回来,将会议推迟到了晚上。

    秦婶也买菜回来了,见家里多了一位客人,赶紧去厨房准备晚餐。

    雨小乔穿好衣服,从卧室出来,“安安,到底怎么了?这么急?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安子喻看了席晨瀚一眼,匆匆走向雨小乔,拉着雨小乔就去了一旁,小声说。

    “唐启轩要和我结婚,我不同意,他就威胁我,要强迫我签字,我吓得就来找你避难了。”

    “结婚?这是好事啊!怎么能说避难。”雨小乔瞬时眼睛一亮。

    安子喻默默翻了个白眼,“你能别这样吗?我现在可当你是我的救世主。”

    “救世主不敢当,收容你一晚倒是可以,但是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啊!”

    “结婚,那是两情相悦的事!哪有强迫人的!况且……我也不想和他结婚。”

    她只是答应做唐启轩的女人,可没答应结婚。

    之前唐启轩说结婚,她还以为只是开玩笑吓唬她。

    没想到唐启轩竟然动了真格的。

    本来安子喻在医院陪着季宁。

    季宁和苏一航怀疑雨小乔是苏家失踪多年的小女儿,一家人的情绪都不太好。

    季宁虽然很高兴,终于找到女儿,却又因为是雨小乔,心里有点够不着底。

    而苏一航,自然不用说,伤心多过惊喜。

    雨小乔不知道安子喻心里在想什么,默默地看了一眼席晨瀚,小声对安子喻说。

    “启轩的做法,我倒是觉得很霸气威武,不如你们直接结了吧,其实他很不错的。”

    “安安,你也别想太多,或许你们真的是一段好缘分,也说不定。”

    “结什么结!你要是喜欢给你了,祝你们喜结连理,永远幸福。”安子喻赌气道。

    安子喻话音还未落,便觉得脊背一凉,默默地退后了一步,看了席晨瀚一眼,吐了吐舌头。

    席晨瀚冷着脸,“我们小乔,和我喜结连理就够了。”

    “倒是我们,要祝福你和唐启轩永远幸福。”席晨瀚一把将雨小乔拉入怀里,霸气宣示主权。

    安子喻干巴巴地扯了扯唇角,“反正我不想和他结婚。”

    雨小乔现在只能送安子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抿嘴笑了一阵,说道。

    “其实我觉得,启轩这个人也不错,作风也好,只要你们好好相处,一定会幸福。”

    “我可是真的真心祝福你们哦。”雨小乔的口气,带了两分打趣。

    安子喻怒了,“我不喜欢他!我不会和他结婚!”

    “好好好!我祝你们,分别幸福,各结各的,分开结,呵呵……不要生气了。”

    “他就是我的克星,只要碰见他,我就没好事!”

    安子喻想到从一开始认识唐启轩,到后来她和沈星舟结婚被唐启轩闹场,又后来和唐启轩醉酒后一夜疯狂……

    到后来,被唐启轩要挟负责,赔偿了巨额两千万,又被威逼和沈星舟离婚。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唐启轩的手笔,安子喻现在真的恨透了唐启轩。

    雨小乔靠在席晨瀚的怀里,望着安子喻懊恼不已的样子,笑得一阵花枝乱颤。

    安子喻狠狠白了雨小乔一眼,“你还笑得出来。”

    “我没笑,真的没笑……”雨小乔捂住嘴,忍住笑,“我就是觉得,你花开二度有点快,艳福不浅。”

    “去死。”安子喻咬牙。

    席晨瀚的脸色又黑了。

    虽然安子喻和雨小乔是最好的姐妹,但是“去死”两个字,他可不希望听见别人这样和雨小乔开玩笑。

    安子喻见席晨瀚黑了脸,反应过来这样和孕妇开玩笑,确实不太好。

    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开始保持沉默,一个字都不说了。

    雨小乔看了席晨瀚一眼。

    这位尊神杵在这里,安子喻都不敢说话了。

    “好了啦!一会儿让秦婶帮你收拾房间,你暂时住在这里。”

    “只要你想住,不管你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不过但愿我这里可以成为你的避难所。”

    席晨瀚双手环胸,沉默无声,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过了许久,席晨瀚的薄唇内,慢慢吐出一句话。

    “他拿了我的两千万,是时候收点利息了。”

    安子喻和雨小乔对视一眼,纷纷看向席晨瀚。

    而席晨瀚已经举步走向了书房,留给她们一道讳莫如深的背影。

    “他要做什么?”安子喻蹙眉。

    雨小乔摇头,“不知道。”

    “不过,以我家晨瀚的腹黑程度,那位唐启轩先生,估计占不到什么便宜了。”雨小乔嘿嘿一笑。

    安子喻又对雨小乔翻个白眼,“你们的感情升温倒是很快,都变成我们晨瀚了。”

    雨小乔得意地扬了扬眉,一手撑住腰,一副孕味十足的样子。

    “孩儿他爹,总行了吧!”

    “哼!撒狗粮,最可耻。我祝你一孕傻三年!”

    雨小乔撇撇嘴,又笑起来,肩膀一颤一颤地抖着,“你的祝福我接了!不过你什么时候才能傻三年?”

    雨小乔看向安子喻的肚子,害得安子喻的脸颊,瞬时烧红一片。

    “讨厌啊小乔,你开我玩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洗手间。”安子喻气鼓鼓地走向洗手间。

    当她看见放在镜台上的梳子时,看到上面的几根长发,眼睛里的情绪渐渐变得挣扎。

    在她离开医院的时候,季宁拉着她的手,求她帮了个忙。

    “子喻,你和小乔是最好的朋友,阿姨有个不情之请,你能不能帮阿姨拿到小乔的头发?”

    “阿姨想和小乔……做个亲子鉴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