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66章 郑重许诺

时间:2018-04-19作者:宁安然

    席晨瀚站在电梯口,望着这边的两个女人,一个哭泣的穆云诗,一个满目清冷的雨小乔。

    席晨瀚的脸色阴沉,晦暗不明 ,看不出情绪,也不看出心思。

    穆云诗走向席晨瀚,泪眼朦胧地望着他,娇唇一阵颤抖,声音支离破碎。

    “晨瀚……呜呜……我……”

    穆云诗这副样子,真的楚楚可怜至极,让人格外心疼。

    雨小乔的心口轻轻咯噔了一下。

    这个女人,还真会做戏!

    雨小乔也看向席晨瀚。

    她臻首微扬,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席晨瀚的眼角轻轻抽动了一下。

    “晨瀚,我只是……过来找你,没想到……她回来了,没说几句话……她竟然对我……对我动了手。”穆云诗哽咽着,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哭得梨花带泪。

    雨小乔的拳头握紧,一言不发。

    她倒是要看看,席晨瀚看到的那一幕,会做出如何的判决。

    也正好验证一下,他的心里到底倾向谁。

    如果是穆云诗的话,这一次,她会彻底死心。

    秦婶要为雨小乔说句公道话,雨小乔阻止了。

    “少奶奶……”

    秦婶叹息一声,担忧地望着他们三个人。

    席晨瀚幽冷的目光,从墓园时那挂着泪痕的小脸上,慢慢移开,落在雨小乔的脸上。

    “你打了她?”

    席晨瀚虽然在问,更像质问。

    “对!”

    雨小乔果断承认。

    “为什么?”席晨瀚又问。

    “看她不爽!”雨小乔回答的依旧干脆利落。

    “从今往后,谁让我不爽,我就让对方也不爽。”

    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席晨瀚!

    席晨瀚看到雨小乔眼睛里的恨意和火焰,心口里坚硬的东西,似乎渐渐软了下来。

    “谁让你不爽了?”席晨瀚又问。

    他此刻的声音确实很冷,也很骇人。

    但雨小乔已经全然不再畏惧他。

    一个不将她捧在手掌心里的丈夫,她又何必一直委曲求全。

    “你,和她,都让我不爽。”雨小乔的目光,从穆云诗的身影上掠过。

    “我们如何让你不爽了?”席晨瀚又一次问。

    穆云诗眼角的泪珠凝住了。

    这个席晨瀚,是什么意思?

    一直这样问,看着好像在和雨小乔吵架,却没有任何的硝烟味道,反而有点像……

    一对恋人在火花四溅地打情骂俏。

    穆云诗有点慌了,“晨瀚……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她回来了,我今天不该来找你。”

    “我是有点担心你,打你电话不接,我才过来找你的……”

    席晨瀚的视线根本没有因为穆云诗的话,再次回归到她的身上。

    他依旧望着雨小乔,开口再一次问道,“你倒是说一说,如何的不爽。”

    “不爽就是不爽!看到你们就是不爽,你还想问什么!”雨小乔怒了。

    她一直将席晨瀚,当成她人生的全部,甚至是驱散她所有苦痛的良药。

    可是这味药,却带着剧毒,在医治她的同时,又让她备受煎熬。

    “我很想知道,不爽的根源在哪里。”席晨瀚又一次问。

    雨小乔愤然指向穆云诗,“我今天就是打她了!你想怎么样!”

    席晨瀚被雨小乔这样的撒泼慑住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雨小乔,像个小泼妇,却有些可爱。

    他依旧冷着一张脸,“你想怎么样?”

    “晨瀚……”

    穆云诗见他们吵架,根本不理会自己,再一次呼唤了一声。

    可是席晨瀚依旧没有看她一眼。

    穆云诗的心口倏然一凉。

    她也早就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而现在自己做的一切何尝不是垂死挣扎?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愿意试一试。

    “晨瀚,不要吵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就在穆云诗想做什么的时候,东青走了过来。

    席晨瀚给了东青一个眼神,东青赶紧拦住了穆云诗。

    席晨瀚对穆云诗早就有防备,这个女人在激动的时候,经常伤害自己。

    他不会再让那样的情况再发生。

    “穆小姐,我送你回去。”东青道。

    穆云诗用力推开东青,又被东青拦住。

    “还是走吧穆小姐,少爷现在很忙。”

    东青不给穆云诗多说什么的机会,带着穆云诗上了电梯。

    “晨瀚,晨瀚……”

    穆云诗的呼唤声,最后消失在电梯里。

    穆云诗走了,现在只剩下席晨瀚和雨小乔两个人。

    雨小乔根本没给席晨瀚好脸色,直接转身回了房间,一把关上了房门。

    席晨瀚被关在了门外的走廊里。

    席晨瀚望着紧闭的房门,唇角剧烈地抽搐了一下。

    他是要被那个小女人扫地出门了吗?

    他虽然不太喜欢雨小乔太过凌厉的样子,可她打人时候的气势,似乎还很可爱逗趣。

    席晨瀚敲了两声门,雨小乔也没有开门。

    这是他的家,居然被关门外。

    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就在席晨瀚要按下密码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人正是穆云诗。

    他不想接听,可穆云诗依旧锲而不舍地打进来。

    最后席晨瀚接通了,里面传来穆云诗委屈哭泣的声音。

    “晨瀚,她打我,我不怪她,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和她生气……”

    “我不会和她生气。”席晨瀚道。

    穆云诗的声音,猛然梗塞住,随后又道,“晨瀚……我想你了,你晚上可以来我这里陪陪我吗?”

    “我一个人真的很怕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吗?”

    “以前,只要是晚上,你都会陪着我的……”

    “不好意思,我的妻子在生气,我要陪着她。”

    “……”

    穆云诗彻底说不出话来。

    “我会派人陪着你,你家里安排了信得过的佣人,你不会一个人。”

    席晨瀚说完这句话,彻底挂断了电话。

    席晨瀚看向面前紧闭的门,用力敲了两声。

    “小乔,开门。”

    门内没有任何声音。

    他按下密码,发现打不开,便又敲了两声。

    房门总算打开了。

    是秦婶为他开的门,还对他对楼上的方向努努嘴。

    “少奶奶在房间里,少爷说几句好话,少奶奶就气消了。”

    席晨瀚迈开长腿,走上楼,瞧了瞧卧房的门,里面没有动静。

    “小乔,我有话和你说。”

    雨小乔还是不说话。

    席晨瀚便耐着性子在门外敲门,过了许久里面才传来雨小乔生气的喊声。

    “和我有什么好说的!去找你的正主穆云诗吧!我不想见到你!”

    “我这一次答应你,会和她彻底断掉联系。”席晨瀚郑重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