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60章 这辈子要偿还

时间:2018-04-19作者:宁安然

    “你想知道,她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席晨瀚脸上的神色猛然一震。

    就连雨小乔也震惊不已。

    雨小乔惊愕地望着高翠琴,难道妈妈知道席晨瀚的过去?

    想到之前,妈妈追问她,席晨瀚的手臂上是不是有一条长长的疤痕……

    如此看来,妈妈确实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妈,你知道什么?”席晨瀚的眼角眯了起来,眼底闪烁着狐疑。

    高翠琴张了张嘴,虚弱的双眼看了雨小乔一眼,眸色渐渐暗淡下来。

    见高翠琴不肯开口,雨小乔和席晨瀚的心里都很焦急。

    席晨瀚上前一步,俯身下来靠近高翠琴,低沉的声音里透着王者般的凌厉。

    “知道什么,告诉我,如果你害怕,我可以保护你。”

    雨小乔的脸色瞬时苍白,心口也突突地乱跳起来。

    她赶紧将病房的门关紧,免得隔墙有耳,听见不该听的东西。

    高翠琴缓缓闭上眼睛,过了半晌,幽长地叹息了一声。

    “我可以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东西,但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高翠琴缓缓睁开眼睛,望着席晨瀚,病弱的目光渐渐有力起来,“别再找霏霏的麻烦,都是我的错,你有什么怨气,她对小乔做的一切,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

    雨小乔听见妈妈这样说,心口里好像在油锅里滚了一圈。

    但从高翠琴身为亲生母亲的角度,似乎这个要求也没有什么错。

    席晨瀚的眸色晦暗了几分,稍作思量,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

    高翠琴见他应允,这才慢慢道来。

    “本来,我只是怀疑,如今见到黎梅了,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才确定,你们母子在多年前,和我住在同一条巷子。”

    “那个时候,你还很小,你妈妈经常抱着你在门口向外望。”

    “街坊邻居都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但也猜得到,是在望自己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她很少说话,性格有些内向古怪,大家也不敢和她多说话,她总是无缘无故发脾气。”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得记得,巷子口有一家田记面馆,面馆的一对老夫妻,经常给你们母子送葱花面。”

    “在你亲生母亲发脾气的时候,那对老夫妻经常将你抱去面馆照看你。”

    席晨瀚没有说话,等待高翠琴继续说下去。

    雨小乔听见“田记面馆”几个字,也肯定了席晨瀚在年幼的时候,确实和妈妈住在同一条巷子。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出生吧。

    “后来有一次,我去你家找松松,看见你母亲在吃药。她说那药是控制情绪稳定的药物,说话的时候还是笑容温柔,看上去没有那么可怕。”

    “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触你的母亲,虽然住在同一条巷子半年多,也是第一次和你的母亲说话。”

    “我本来觉得,她性格还好,又是单亲母亲也很辛苦,没有街坊邻居说的那么可怕难以接近。”

    “可是接触了几次,我发现她每次服药后不久,都要发脾气,变得很暴躁,经常打骂你,还砸东西。”

    “渐渐的,我也不敢太接近你的母亲,她也经常锁上门,不让街坊邻居靠近你和她。”

    “街坊邻居都说,她脑子有病,可我觉得她好像……”

    高翠琴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慢慢说,“或许是我的错觉吧,但是我还是怀疑,她稳定情绪的药物,为何每次服用后反而更暴躁?”

    “直至那一次,暴风雨的夜里,雷声很响,雨也下得很大,邻居都听见你家里传来孩子的哭声,女人的喊骂声。”

    “还有东西砸碎的声音……”

    “邻居们见你母亲又发病,便不住敲你家的门,后来……”

    高翠琴的声音哽咽住了,深深闭着眼睛,不肯再说下去。

    席晨瀚的脸色,也变得僵硬泛白,看上去很不舒服。

    雨小乔从他深黑色的眼睛里,隐约到了一些恐惧和警惕,像极了雷雨天时无助又恐惧的他。

    难道他的心里阴影,便是妈妈口中说的那个雷雨夜?

    雨小乔的心口一抽一抽地收紧,目光深深地望着席晨瀚,很想将他抱在怀里,驱散他心底里的恐惧。

    高翠琴沉默了稍许后,声音细弱又挣扎,“当邻里将你救出来的时候,你满身是血……手臂被刀子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而在你母亲的手里,正握着一把带血的刀,还看着要杀了你……”

    “不要再说下去了!!!”席晨瀚忽然低吼了一声,脸色漆黑,眸色森冷骇人。

    他转身,大步奔出门外,快速消失在视线里。

    高翠琴还追着他的背影,大声喊,“就是因为你们母子,我的松松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们母子吗?”

    雨小乔的脸色雪白的毫无颜色,吃惊又震撼地望着高翠琴。

    “妈,你说什么?”

    高翠琴看向雨小乔,眼底的恨意和愤怒,还有挣扎,最后汇聚成两行清泪,沿着脸颊缓缓滑落。

    高翠琴捂住脸,侧过身默默落泪。

    “妈!你再说一遍,哥哥是因为谁?”

    “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妈!你说话啊!”

    高翠琴哭得双肩潺潺,声音呜咽,“不要问了,什么都不要再问了……”

    本来高翠琴,不想再提起这件事,这是埋藏在她心底里二十多年的恨。

    可是雨小乔嫁给了席晨瀚,并深深爱上席晨瀚,他们还有了孩子。

    就连她的亲生女儿雨霏霏,也深深地爱着席晨瀚。

    “都是孽债啊!孽债!许是上辈子欠了他们母子的,这辈子要偿还。”

    “我的松松从小聪明伶俐,若不是她们真的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好恨我自己,毁了松松的一辈子。”

    “我也好恨她们母子,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若不是霏霏真的有错,若不是为了护住霏霏周全,这些旧事,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提起来。”

    “毕竟已经二十多年了,心底里的怨恨,已经化成无奈,即便提起也不能换回我原来的松松。”

    “妈……”

    雨小乔哽咽着声音,眼眶通红,“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高翠琴缓缓抬起手,握住雨小乔的手,拉入自己的怀里,望着雨小乔精致的小脸,高翠琴这才缓缓开口。

    “那一年的暴风雨,下的很大很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