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27章 我也是被逼无奈

时间:2018-03-22作者:宁安然

    ,!

    席晨瀚在股东大会上,要挟各位股东的事,很快就传开了。

    股东们当时确实吓坏了。

    晨瀚是什么人物?

    席家唯一的继承人,京华四少之首。

    年纪轻轻就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可不是说他是席家唯一继承人,就能坐上这个位置。

    若是没有一点手腕,岂能在众多叔伯之中爬上这个位置?

    不过席晨瀚在股东大会上要求各位股东的事,传扬出去的人,正是杨雪茹。

    有这么好将席晨瀚从高处拉下来的机会,杨雪茹怎么可能错过?

    只要公司里的各位股东对席晨瀚更加不满,那么杨雪茹的胜券便又多了一分。

    席晨瀚对此并不害怕,无外乎就是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一些。

    杨雪茹以为凭借宫氏集团在背后做她的靠山,就能得到她想要的吗?

    有的人想浑水摸鱼,他不介意将水搅得更浑。

    只是雨小乔那里……

    杨雪茹会不会又想出什么办法对付她?

    果不其然。

    雨小乔擅自离开医院的事,被杨雪茹捅了出去。

    说什么,雨小乔怀着孩子,在和席晨瀚闹离婚,想要分家产。

    这件事在京华市,又掀起了轩然大波。

    如果席晨瀚和雨小乔分家产,按照席晨瀚现在的身价,会分掉席氏集团近乎一半的资产。

    整个席氏集团也不能淡定了。

    大家现在都盯着席氏集团席晨瀚手里的资产股票,各种产业。

    如果这个时候席晨瀚和雨小乔离婚,也直接影响到他们能从席晨瀚这里获得的利益。

    席晨瀚虽然很生气杨雪茹的煽风点火,但忽然在唇角绽放了一抹幽冷的笑意。

    “这样也好。”

    东青看到席晨瀚这样的笑容,不禁在心里打鼓,只怕有的人,又要倒霉了。

    席晨瀚绝对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物!

    若不是因为杨雪茹是席家的大太太,身份特殊,又是从小抚养他长大,在他险些受到性命威胁的时候,是杨雪茹救了他,他也不会对杨雪茹心慈手软。

    席晨瀚对东青吩咐,“你就对外说,少奶奶确实在和我闹离婚。”

    东青不知道席晨瀚什么意思,但是席晨瀚这样说了,东青只好尽快去照办。

    京华市的天空,变得暗沉起来。

    雨小乔站在酒店的窗前,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心中一阵压抑。

    晴朗了多日的天空,终于又要下雨了。

    会不会打雷?

    席晨瀚会不会又害怕?

    如果打雷的话,如果他害怕的话,又会躲在哪里?

    现在穆云诗在他身边,应该会躲在穆云诗的身边,寻找安全感吧?

    雨小乔心烦意乱起来。

    安子喻走过来,给她披了一件外衣,“别站在窗口,现在外面大风,万一受了风,感冒了怎么办?”

    “你感冒了不怕,小宝宝可承受不起。”

    安子喻轻轻摸了摸雨小乔的肚子。

    已经两个多月的身孕了,还没有显怀,她的肚子依旧那么平坦。

    “小乔,有些事不要想了!天塌了还有房子顶着。”安子喻轻声说。

    雨小乔微微偏头,看向安子喻,声音轻若细风。

    “安安,要下雨了。”

    她想说,席晨瀚害怕打雷,她有些惦念。

    “是啊,要下雨了,所以才不要在窗口站着,免得受风。”安子喻拉着雨小乔回到床上。

    “什么都不要想了!你现在是两个人,不是你自己,快点把身体给我养好!”

    雨小乔躺在床上不说话。

    安子喻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

    她低头一看,正是失恋多日的沈星舟打来的电话,赶紧接通了。

    她本来也想找沈星舟好好谈一谈,她已经想好要和沈星舟离婚了。

    接通电话之后,沈星舟沉吟了两秒,才低声说。

    “子喻,你在哪里?我有事找你。”

    安子喻一听这声音,便知道应该不是离婚的事。

    但是除了离婚的事,安子喻真的不知道沈星舟还有什么事找她。

    安子喻把地址发给沈星舟,很快沈星舟便赶到了。

    安子喻打开门的那一刻,从沈星舟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窘迫。

    “出什么事了?”安子喻皱起眉。

    沈星舟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混乱,好像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安子喻的眉心皱得更紧,“到底出了什么事?”

    “子喻,你可不可以借我一笔钱?”

    “借你一笔钱?”安子喻有些好笑了。

    他们都是要离婚的关系了,他有什么权利向她借钱,她又为什么要借给他钱?

    沈星舟见安子喻不说话,脸色变得不好起来。

    “我们现在好歹是夫妻,我有困难你不能见死不救吧?”

    “况且是你对不起我在先,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现在有困难,你应该伸出援助之手。”

    沈星舟的这一番话说的很是找打。

    就连躺在卧房里的雨小乔也不能淡定了你。

    她冲出来,对沈星舟道,“明明是你对不起安安在先,怎么能说安安对不起你?”

    “是你和那个叫薛晴语的女人先搞在一起!这种事也不能怪到安安的头上吧!”

    现在的男人怎么了?

    一个两个的脑子都被抽了吗?

    沈星舟看了雨小乔一眼,接着又对安子喻说,“当初你嫁给我,就不是真心实意,你根本没有把我当成你的丈夫!在你的心里藏着另外的男人,那个男人是谁,你心里很清楚。”

    雨小乔听见这句话,当即瞠大了双眼。

    她和安子喻这么多年的好朋友,竟然不知道安子喻的心里竟然藏着另外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是谁?

    安子喻看了雨小乔一眼,脸色微微泛红,嗔怒的瞪向沈星舟。

    “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我现在手里没有钱,我没办法帮你。”

    “子喻,你是安家大小姐,怎么可能没有钱!你帮我向爸爸说说情,帮我周转一笔资金,只要我的资金回来,我就会还给他。”

    “我爸爸的钱,我继母说的算!你和我继母不是远房亲戚吗?想要借钱找我继母说,比找我更合适!”

    “子喻,你就这么绝情!”沈星舟不敢置信地望着她。

    “不是我绝情,而是我在说事实!”

    “看在好歹我们夫妻一场的份儿上,这个忙你也不帮?”沈星舟的眼底,渐渐浮现了一些怨念。

    他对安子喻,总是那么怨念深重,好像安子喻欠了他很多很多一样。

    “若不是我被逼无奈,我也不会来找你!”

    沈星舟狠狠地看了安子喻一眼,转身摔门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