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26章 进棺材都不知道

时间:2018-03-21作者:宁安然

    ,!

    雨小乔不知道宫景豪要去做什么。

    但看样子,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宫景豪之间已经不似在学校里那样,一见面就是分外脸红。

    现在见面,也能心平气和地说上几句话了。

    时间和事件,总会让人一点点转变。

    就好像街上的行人,可能上一秒还高高兴兴,满脸喜悦,下一秒就已悲痛满面,痛彻心扉……

    如果现在真的可以一切重新开始,她当初还会选择爱上席晨瀚吗?

    爱上他之后,她品尝了这个世界上最疼痛的滋味,真的好难熬好难熬。

    她起身,头脑有些晕眩。

    最近修养的还好,小腹已经不会经常隐隐作痛了。

    医生说,再修养几天,她就可以出院回家修养了。

    妈妈现在也在医院,肿瘤的检查结果还算乐观,可以手术康复,并未发展成恶性。

    不过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去看望妈妈。

    她不想看见,一个欺瞒了她这么多年的女人。

    她不是高翠琴的亲生女儿!

    最近孙红经常带来各种补品看望她,难道她是孙红的女儿吗?

    这无疑又是雨小乔心口上的一根刺。

    一个多次咒骂自己,陷害自己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多么讽刺又可笑的人生逆转。

    安子喻来的时候,雨小乔还坐在花园的长椅上。

    “小乔!你怎么坐在这里?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赶紧回病房躺着!别在这里冻着我的小宝贝。”

    安子喻搀扶雨小乔站起来。

    雨小乔摇了摇头,“我不想回医院。”

    “怎么了?”

    “没什么。”她不想告诉安子喻,穆云诗那个女人,又出现在她和席晨瀚之间。

    安子喻看出来雨小乔的心情不太好,见她不想说,也没有多问。

    她搀扶雨小乔回病房,孙红竟然又来了。

    雨小乔现在真心不想见到孙红,赶紧转身逃避,绕开孙红迎上来的方向,赶紧快速回了病房。

    “安安,帮我想办法离开医院吧!我想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安子喻凝眉,“回家?还是回席家?”

    “哪里都不想去,和你住酒店。”

    “晨少会同意吗?”

    “我不管他同意不同意!”雨小乔当即开始收拾东西,一分一秒都不想继续呆在这里。

    安子喻见她心忙意乱,知道一定又出了什么事。

    她也帮着雨小乔简单收拾了点东西,提着包便往外走。

    保镖想要阻拦雨小乔,被雨小乔凌厉的眼神喝退。

    她走出病房,先去看望了席老太太,不过她没有进门,只是站在门外看望了一眼。

    席老太太的记忆已经完全混乱了,有的时候能想起来她,有的时候根本不认识她。

    不过席老太太现在一直认识席晨瀚的亲生母亲黎梅。

    说来也奇怪,按照黎梅的病况,在疗养院的时候,经常疯疯癫癫发病,可自从将她接到席老太太的身边后,竟然一次没有再犯过病,完全成了一个正常人。

    这些人的心思,雨小乔没有心情去深层分析。

    那些都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她又去看望了高翠琴,依旧没有进门。

    看到高翠琴躺在病床上,接受护士和医生的检查,商议可以进行手术的日期。

    雨小乔的视线,从高翠琴那憔悴而又苍白的脸上挪开。

    从小到大,一直敬重而又敬爱的妈妈,竟然做出这种事,她的心都要凉透了。

    安子喻陪着雨小乔走出医院。

    孙红远远地跟在后面,一双眼睛生生期盼地望着雨小乔,一脸的欲言又止。

    雨小乔站定了脚步,缓缓回头,看向身后的孙红。

    “我不是你的女儿,不要再来见我。”

    雨小乔说完这句话,转身上了安子喻的车。

    孙红觉得自己的心口,被人插了一把刀子,怎么都拔不下来。

    她双目噙泪地望着雨小乔的背影远去,将高翠琴在心底里又深深恨了一次。

    “高翠琴,你夺走我的亲生女儿,我不会放过你。”

    席晨瀚从穆云诗的病房出来,发现雨小乔已经不在病房里,赶紧给雨小乔打电话。

    “你去哪里了?”席晨瀚的声音有些紧张。

    雨小乔握着手机,脸色冷了下来,“最近几天不要再联系我,我需要时间冷静冷静。”

    说完,雨小乔一把挂了电话。

    如果不能选择让他立刻离开穆云诗,给她时间逃避和自己消化,这点自由他总会给吧?

    席晨瀚望着挂断的手机,漆黑的眸色里一片挣扎。

    最近几天,他岂止因为穆云诗的事心烦意乱。

    公司里也一直风起云涌,所有的一切都向他迎面扑来。

    尤其当席老太太病了住院后,席家的远亲近亲更是殷勤活动,总想从庞大的席氏集团里分得一杯羹。

    杨雪茹的动作也愈加频繁,总是想用各种手段,套牢席晨瀚手里的权利。

    杨雪茹的动作这么大,多半私底下已经胸有成竹。

    在不知道杨雪茹有多少底细的时候,席晨瀚当然不敢轻举妄动。

    杨雪茹现在面前的障碍,不仅仅有他席晨瀚,还有雨小乔肚子里席家的骨肉。

    如果席家后继无人,杨雪茹的胜算便更多一筹。

    如果雨小乔暂时离开医院,远离杨雪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席晨瀚接到东青从公司打来的电话,一项重要的会议要开始了。

    席晨瀚放下电话,看了一眼雨小乔空荡的病房,快步离开医院去公司。

    各位股东已经就坐,就等着席晨瀚的到来。

    这群老股东,大多思想迂腐保守,注重名声和名节,实则都是表面工作,私底下不知道有多污秽不堪。

    席晨瀚最近在京华市的名声很不好,绯闻又多。

    这群老股东以席晨瀚和雨小乔妹妹雨霏霏纠缠不清的理由,要求席晨瀚将手里的50%股权放出,暂时由各位股东掌管,等到席晨瀚的风头避过之后,再慢慢归还。

    席晨瀚面对他们的要求,淡淡冷笑。

    拿出去的东西,还能还的回来吗?

    这群人,为了从他的手里拿走股权,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席晨瀚从主位上缓缓站起身,对着他们声音不高不低地道。

    “你们不要妄自觊觎我手里的东西,除非你们有那么大的胃口,不然……”

    席晨瀚的声音疏冷下来,“在座的各位长辈,将来是怎么进的棺材都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