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24章 负心男人的身边

时间:2018-03-20作者:宁安然

    ,!

    穆云诗割腕了。

    她紧紧地抱着席晨瀚,不肯放手。

    “为什么还要救我?我的人生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她虚弱的低声呜咽着,苍白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没有任何血色。

    席晨瀚的心口已经揪紧,一脚狠狠踩下油门,车子开的好像飞了出去。

    “我不许你再说这种话!听见没有!?”

    “你的人生还有很多年,你还有很多希望,怎么会没有希望?”

    席晨瀚抱紧怀里渐渐冰冷的人,整个人的情绪都濒临在崩溃的边缘。

    现在他才真的发现,他不想怀里这个女人出事。

    即便他已经结婚,并且和雨小乔有了孩子,觉得和穆云诗之间已经是五年前的过去,他依旧不希望怀里这个女人出任何事。

    他希望她可以好好的,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如果她不能好好的,在他的心里依旧放不下那丝隐隐的牵挂。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出事了,真的离开这个世界,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云诗,听话,不要放弃你自己。”

    他低沉的声音稍微软了一些,牵起了穆云诗心底所有的委屈。

    她抬着染满鲜血的手臂,紧紧抱住席晨瀚的脖胫,小小的窝在他的怀里。

    “晨瀚,如果我可以死在你的怀里,我此生也无憾了。”

    “我不许你说这种话!”席晨瀚低吼一声。

    穆云诗的眼泪掉了下来,“……好,我不说这种话,你不离开我好不好?”

    “如果你离开我了,我的人生真的什么希望都没有了n着也没有任何意思了,不如去死,一了百了。”

    “晨瀚,我可不可以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席晨瀚绷紧着俊脸不说话。

    他承认,对穆云诗有着难以割舍的牵连,这种牵连一直羁绊着他的脚步,让他无法真正离开穆云诗。

    即便雨小乔怀了孕,他也向雨小乔承诺不会再和穆云诗有任何往来。

    但和穆云诗断掉所有往来的前提,必须是穆云诗生活的完好无损,而不是现在这种状态。

    席晨瀚送穆云诗去了医院。

    穆云诗总是想不开自杀,看来她的抑郁症还是没有好转。

    这种情况下的穆云诗,席晨瀚断然不敢再将穆云诗一个人送回家。

    穆云诗躺在洁白的病床上,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紧紧的闭合在一起,好像漆黑的蝴蝶翅膀。

    她早就已经苏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

    她知道,席晨瀚陪在她的身边,但若她一旦睁开眼睛,席晨瀚一定会起身就走。

    她不要他离开她。

    她真的不想失去他,也不想他再回到那个女人的身边。

    她承认自己这样做真的很自私,可在爱情面前,别无选择。

    况且胡德荣一直威胁她,和他之间定好的期限只剩下一天了,如果她再弄不到钱,胡德荣很可能会将她所有的事都捅出来。

    穆云诗心里害怕极了,忽然一把拽住席晨瀚的手。

    她没有睁开眼睛,不敢去看席晨瀚那一张棱角分明,五官格外立体的俊颜。

    穆云诗的表面看上去很平静,但是在心里已经纷乱如麻。

    五年前,她和席晨瀚之间就是因为一大笔钱,闹得她不敢在他面前再出现。

    现在难道还要她张口和席晨瀚提钱吗?

    如果这样的话,只怕席晨瀚会毫不留恋的起身离去,再也不会对她有任何牵挂。

    那么大一笔钱,她到底如何弄到手?

    席晨瀚明显感觉到,穆云诗的手在隐约颤抖,掌心之中也已沁出一片潮湿。

    席晨瀚浓黑的眉宇渐渐收紧,他抽回了自己的手。

    “云诗,你醒了!”

    穆云诗没有回答。

    过了稍许,耳边又传来席晨瀚微冷的声音。

    “我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我能救你一次,两次,不能再救你第三次,或许第三次你也没有那么幸运。”

    “你是真的想离开这个世界,还是想用这种办法抓住我,你自己心里很清楚。”

    “我不喜欢被人威胁,也不喜欢被人利用心底的弱点。”

    “有些时候,最好适可而止。”

    穆云诗的手缓缓握成拳,紧咬的唇角不住的颤抖,不让无助又悲切的声音从唇齿中溢出来。

    “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也不想用这样的方式,结果我自己的生命!”

    “在有的时候就是没有办法,那种感觉真的很害怕,真的好像一个魔鬼住在我的心里,不住的蚕食我所有的理智。”

    穆云诗猛的睁开双眼,一双空洞的眼眸,紧紧的望着席晨瀚。

    “我现在很想知道,到底谁能救救我?晨瀚,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你帮我逃出现在这种情况,不要让我再承受这种痛苦了好不好?”

    “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孩子。”

    “可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你真的忘了吗?”

    穆云诗的声音里,终究还是浮现了一抹哭腔,“你说过你会保护我,你会守护我,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不会离开我,那么现在算什么?”

    “你为什么要将我推开?为什么要抛弃我?”

    “以前你发过的那些誓言,小时候你对我做过的保证,都不算数了吗?”

    席晨瀚心底的坚冰,渐渐裂开了一道缝隙。

    他怎么会忘记小时候做过的保证和承诺。

    在他那一段最黑暗的记忆里,是那个对他不离不弃的小女孩,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勇气,才有他的今天。

    “我说过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但是当年是你将我推开,是你离开了我。”席晨瀚的声音很低沉,也很艰难。

    不知为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会想到雨小乔。

    甚至在心里还有一些愧疚。

    席晨瀚想起身离开,穆云诗的声音又激动的响了起来。

    “我现在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当年我跳海时失去了全部的记忆,没有回来找你,我也是迫于无奈。”

    穆云诗吃力的抬起手,紧紧抱住席晨瀚的大手。

    宫景豪站在门外,看到病房里这一幕,一双铁拳紧紧地抓在一起,一张俊脸也变得森冷可怕。

    他转身,脚步匆忙,大步奔向雨小乔病房的方向。

    他要将这件事告诉雨小乔,看那个傻女人,还会不会傻傻的守在那个负心男人的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