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408章 唯一的亲人温暖

时间:2018-03-13作者:宁安然

    ,精彩小说免费!

    雨霏霏望着席晨瀚冷峻的一张脸,牙齿控制不住地打颤。

    她现在害怕极了,很想逃开。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好像枷锁一样,将她的周身全部困束,根本动弹不了一分。

    席晨瀚的眼睛里,酝酿着一场风暴。

    他只是公司忙,一眼没照顾到雨小乔,竟然又被眼前这个女人给算计了。

    这个女人的心机城府,可想有多深沉,远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娇滴滴。

    雨霏霏只觉得气氛变得格外的压抑,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还是觉得胸口窒闷的难受。

    “晨少……你找我……什么事?”

    说完这句话,雨霏霏就后悔了,赶紧改口道。

    “老夫人那里还需要人照顾,我去照顾老夫人了。”

    雨霏霏说完,转身就要逃,被席晨瀚冷声唤住。

    “雨霏霏,你的事,应该有个处理了。”

    雨霏霏脊背一僵,似笑非笑地颤抖了一下唇角。

    “什么……什么事?处理什么?我怎么……怎么听不懂,你在……你在说什么。”

    “看在雨市长的面子上,而你和小乔毕竟也是同父姐妹,我会为你买一张去南非的机票。”

    “南非……”

    雨霏霏的脸色,瞬时惨白无色。

    “晨少……”她祈求地望着她,眼神里充满了哀求和可怜。

    “晨少,我我……我现在怀着孩子……你要送我去南非……”

    “我不要去……”

    她不住要求,泪珠在眼角摇摇欲坠。

    席晨瀚怒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说谎!”

    “雨霏霏,之前奶奶一直想要重孙,我放你一马!你的肚子里,到底有没有孩子,你比谁都清楚!”

    席晨瀚逼近她一步,声音冷若地府之音。

    “在给你活路的时候,别不识相!”

    “再敢动我席晨瀚的孩子和女人,掂量好你自己有几个脑袋。”

    “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回去收拾东西,会有人送你去机场。”

    席晨瀚幽冷的声音,不住在雨霏霏耳边回荡,好像抽走灵魂的死神,让她整个人都没了一点生气。

    席晨瀚转身走了。

    雨霏霏一个人站在走廊里,脸色雪白毫无颜色。

    她就这样被送走了吗?

    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吗?

    她不要!

    就算走,也不能这样无声无息,让雨小乔一个人独享所有!

    雨霏霏赶紧去追席晨瀚。

    哪怕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她也要再试一次。

    她的爸爸是市长,只要她爸爸一句话,在京华市还是很有分量的!

    即便大家都说,席晨瀚堪称京华市的天,但现在席晨瀚自身地位浮荡,这种时候定然不敢得罪市长大人。

    席晨瀚去了席老太太的病房。

    雨霏霏跟着追了进去。

    席老太太昏迷了两天,终于苏醒了。

    她看到席晨瀚,一把握住席晨瀚的手,连连喊着。

    “仲南,你去哪里了?”

    “怎么才过来?妈妈头痛的厉害,你帮妈妈按按。”

    病房里簇拥着很多席家家族内的人,听见席老太太这样说,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仲南是席晨瀚的父亲的名字!

    老太太竟然将席晨瀚,错认成了席仲南。

    大家都纷纷看向席晨瀚。

    席晨瀚的长相,确实像极了他的父亲席仲南。

    “仲南,你怎么还杵在那里?快点过来。”老太太吃力地对席晨瀚招招手,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却是浑身没有力气。

    “妈!”

    杨雪茹悲痛地呼唤一声,伏倒在老太太的床旁,擦起了眼泪。

    “妈!您还认得我吗?”杨雪茹期期艾艾地望着老太太。

    席老太太斜睨了杨雪茹一眼,不满地哼了一声。

    “雪茹,你当我老了,认不出你了?你是雪月的妹妹,仲南的小姨子。”

    提到杨雪月,杨雪茹的脸色当即变了,随即又赶紧掩饰好。

    宫景豪的母亲席慕涓的脸色,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杨雪月可是席慕涓的亲生母亲,这么多年了,在席家谁都不敢再提起杨雪月的名字。

    今天从老太太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 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席慕涓赶紧侧过脸,掩饰住有些泛红的眼角。

    宫景豪轻轻簇起浓眉,悄悄递给母亲一张面巾。

    席慕涓没敢接,免得被人看到,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席老太太的目光,渐渐看向愣在病房门口的雨霏霏身上。

    席老太太先是蹙眉,眯起一双浑浊的眼睛,好像在努力辨认雨霏霏到底是谁。

    盯着雨霏霏看了一会儿,好像终于想起来了,赶紧对雨霏霏招手。

    “阿梅,快点过来!别在那里站着,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雨霏霏呆愣住。

    阿梅是谁?

    老太太为何喊她阿梅?

    提起阿梅也就算了,为何老太太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比之前提起那个叫“雪月”女人,脸色更加难看。

    “阿梅,快点过来!你不要怕!我护着你,谁敢对你不敬!”

    “你的肚子里,现在可是怀着我们席家唯一一根独苗苗!”

    席老太太吃力地从床上坐起来,杨雪茹赶紧上前搀扶。

    老太太嫌恶的一把将雪茹推开,“显着你什么事?我告诉你,阿梅现在就是我们整个席家的最大!”

    “你别想对她做什么!谁敢动我席家唯一一根独苗,就是跟我过不去!跟整个席家过不去。”

    杨雪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赶紧让人去喊医生过来看看老太太,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总是念错人的名字?

    有人赶紧去喊了医生过来。

    经过医生的一番检查,最后给了各位家属一个结论。

    老太太现在只怕得了老年痴呆。

    席晨瀚将老太太搂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

    在这个世上,唯一能让他感觉到亲人温暖的人,就只有奶奶了。

    一直都希望奶奶可以安度晚年,却不想晚年得了这种时常记忆错乱的毛病。

    医生告诉各位家属,“老夫人刚刚得病初始,治愈的可能性很大,也有可能和老夫人这次头部受创有关系!”

    “或许在创伤渐渐恢复后,记忆也会慢慢好记起来。最好在治疗的这个阶段,不要让老夫人受到任何刺激,免得病情加重。”

    杨雪茹暗暗看了雨霏霏一眼,赶紧拉着雨霏霏来到老夫人的面前。

    “妈!这是阿梅!她的肚子里啊,怀着您的乖孙孙,您可一定要尽快好起来,到时候看着你的乖孙孙出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