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393章 让我收拾谁?

时间:2018-03-05作者:宁安然

    ,!

    席氏集团最近几天的气氛变得格外微妙。

    各大股东们经常凑在一起开会,然后对席晨瀚的职权提出诸多不满。

    席晨瀚很清楚,这么多的股东对自己忽然不满,一旦另有原因。

    而其中起到最关键作用的人,除了杨雪茹,还能是谁!

    席晨瀚最近几天格外忙,很少再回老宅。

    雨小乔身不在商场,也隐约察觉到最近老宅内的气氛变得不太对。

    老太太身体不舒服,每天在房间里也不出门。

    雨小乔过去看望几次,老太太好像有什么话对她说,每次话到嘴边又忍了回去,最后只道一句。

    “小乔啊,奶奶岁数大了,经历的也多,只要你守得住,一切都是你的。”

    雨小乔有些听不太懂老太太说的话,估摸着也是在说她和席晨瀚之间的感情问题。

    可能在外人眼里,他们的感情问题不算问题。

    可是真正动了感情的人才知道,这种滋味有多么难以割舍。

    老太太有老太太的立场,觉得维持住他们夫妻的名义,守得住席家的名声,至关重要。

    可在雨小乔心里,一生一世一双人才更重要。

    至于其它……

    不过都是可以抛弃的身外物。

    她也从没想过,要席家的任何财物,也不贪图这些。

    杨雪茹的心情,最近看上去好像还不错,每次去看望老太太都是笑容满面。

    老太太看见杨雪茹笑,便越发生气,总是拿着背影对着杨雪茹,不满的嘟囔一句。

    “人老了,不中用了,有那份孝心,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做才是真的尽孝。”

    杨雪茹也不生气,依旧笑着说,“妈,您还硬朗着呢,怎么能总说自己老了!”

    老宅里变得奇怪的气氛,让雨小乔很不舒服。

    不过最近几天,雨霏霏倒是安分了很多,除了早餐的时候可以见到人,其余时间都在房间里安心养着。

    雨小乔最近几日身体也舒爽了很多,不再那么嗜睡,也不会讨厌奇怪的味道,总是恶心。

    只是不知道,席晨瀚在忙着公司的时候,会不会还经常去医院里看望穆云诗。

    席晨瀚说自己亏欠穆云诗,也不知道到底亏欠什么。

    晚上的时候,雨小乔正准备睡下,安子喻的电话闯了进来。

    安子喻在电话里哭。

    “小乔……”

    雨小乔问了半天出了什么事,安子喻也不肯说,就是一直哭。

    雨小乔吓坏了,赶紧问安子喻现在的地址,让司机准备了车,赶紧去找安子喻。

    又是在酒吧里,安子喻又是喝的大醉。

    她趴在吧台上,手里握着酒杯,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雨小乔快步走过去。

    “安安,你怎么了?怎么又喝这么多的酒?到底出了什么事?”

    安子喻不说话,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珠,盯着手里的酒杯发呆。

    “是不是沈星舟欺负你了?你们又吵架了?我带你去找他理论!”

    “出轨的人是他,他凭什么还总是理直气壮的欺负你?”

    雨小乔拉着安子喻要往外走,安子喻摇了摇头,挣脱了她的手。

    “不是……没有……没有吵架……”

    “那是为什么?哭成这个样子!你让我很担心!你最近几天憔悴了很多……你别这样对你自己……”

    雨小乔夺下安子喻手里的酒杯。

    “你倒是说话呀?到底为什么?你这个样子我很担心你!”雨小乔急坏了。

    “之前你让我帮你准备一千万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

    “若不是被逼到了一定程度,你又怎么会向我开口?”

    “到底出了什么事?如果不是因为和沈星舟吵架,那是不是你家里出了事?”

    安子喻抬起一双泛红的眼睛,目光盈盈闪闪的望着雨小乔,眼中饱满的泪珠随时都要掉落下来。

    “小乔……我……”

    安子喻吃力的张了张嘴。

    她难过地扶住额头,靠在吧台上,声音断断续续。

    “我现在真的很委屈,但是我不知道该对谁说。”

    “我不知道,你知道后,会不会再愿意理我了?”

    “安安,你怎么说这种话?我怎么会不愿意理你?”雨小乔握住安子喻发冷的手。

    安子喻的泪珠掉落下来,砸在吧台上到桌面上。

    “我失去了清白,却又和那种人撇不清关系。”

    雨小乔听得眉心一皱,失去清白?

    “安安,到底怎么回事。”

    安子喻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唇边荡漾着苦涩的浅笑。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或许我是真的错了。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错了,我为什么要承受现在的这些?”

    雨小乔看着安子喻脸上变换的复杂情绪,心口一阵揪紧。

    安子喻疑惑不解的望着雨小乔,“我不是故意的,那天我喝多了。”

    “虽然是我主动,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是我的第一次,我也很吃亏好吗?我已经给了他一千万作为补偿,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他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不满意?”安子喻越说越生气,脸上的泪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安子喻今天是喝多了,不然平时绝对不会有这样反常的举止。

    “凭什么让我对他负责?只有男人对女人负责,哪有女人对男人负责?”

    “就算他长得帅,家世又好,又有钱,在我眼里,他照样是人渣。”

    雨小乔完全不知道安子喻在骂谁。

    “安安,那个人是谁?”

    雨小乔现在也大概听明白了,安子喻酒后失身,却又被对方讹了一大笔钱。

    “我带你去找那个人渣算账!怎么会有这么垃圾的男人?”

    “他是要卖身吗?”雨小乔很生气。

    安子喻用力敲了敲桌子,“就算是我不对,可我也不是故意的,明明是他自己定力不好,凭什么要我赔偿他两千万?”

    “什么,两千万?”雨小乔也被这个数额吓到了。

    一千万已经够多了,没想到对方竟然狮子大开口要两千万。 “他是包金的吗?”雨小乔抑制不住声音拔高。

    安子喻忽然扑哧笑了,“我也这样说他,明明是我吃亏好不好,他还觉得是他自己吃亏。”

    “还用这件事威胁我!一直给我打电话催债。”

    “这样的男人也真是够了。也太垃圾了!你告诉我是谁!我让晨瀚去收拾他!”雨小乔生气道。

    席晨瀚的声音忽然横插了进来。

    “让我收拾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