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367章 为何不能得到她?

时间:2018-02-21作者:宁安然

    ,!

    沈星舟将安子喻压倒在身后的桌子上。

    安子喻不住挣扎。

    怎奈醉酒后的她,实在没有力气。

    她大声嘶喊,“沈星舟,你个混蛋,你就是一个大混蛋!”

    “别碰我!脏!”

    沈星舟的动作僵硬住,望着身下已经泪流满面的安子喻,唇角邪肆地勾起。

    “我脏?”

    “是谁将我往外推?”

    “现在嫌我脏?”

    “呵!安子喻,你比我干净多少?”

    安子喻的酒劲,已经醒了七七八八,她赶紧抓紧身上凌乱的衣服,用力将沈星舟一把推开。

    “我怎么了?至少我比你干净!”

    “但你的心不干净!!!”沈星舟愤怒地低吼一声,手指指着安子喻的心口。

    “你的心里,藏着一个人!所以你和我结婚,根本不让我碰你!”

    “我们这算什么婚姻?”

    沈星舟笑起来,自嘲又讽刺,“果然是一座坟墓!就是不知道,这座坟墓,葬送的是你,还是我!!!”

    安子喻淡漠地看着他,随即又微微一笑。

    “你没必要暴跳如雷!你也没亏到什么!公司效益与日俱增,你的身边美女不断。”

    “这不是每个男人所求的吗?你有什么不满意!”

    沈星舟哼笑了几声,目光不屑地望着安子喻,“是啊!钱,色,每个男人都喜欢的东西!”

    “我倒是得到了不少,那么你呢?为了公平起见,你想要点什么?”

    “我不会离婚!”安子喻坚持道。

    沈星舟恼了,一双星眸里染上一层黑雾,“好!我成全你!”

    沈星舟踹翻旁边的椅子,摔门而去。

    安子喻缓缓抱紧自己,蹲在地上,泪水无声滑落……

    ……

    雨小乔正在冰箱里找吃的。

    她饿了,很饿很饿。

    明明刚刚吃掉了两碗面,两个鸡蛋,还有两个苹果,一瓶酸奶。

    不过一个小时的功夫,她又饿了。

    可冰箱里的存粮,已经被她吃得弹尽粮绝,只剩下几瓶矿泉水,还有一包泡面。

    她以前一边打工一边上学的时候,经常吃泡面,肚子饿的时候,也能吃个底朝天。

    她烧好水,将面泡上,闻到泡面的气味后,莫名恶心起来。

    她喝了几口水,压了压,恶心的感觉还是存在,且越来越强烈。

    她捂住口鼻,忍住胃里的翻滚,赶紧将泡面丢入洗手间冲个干干净净,又将厨房里的吸油烟机打开。

    等泡面的气味,散得差不多的时候,这才觉得胃里舒服多了。

    雨小乔揉了揉不舒服的胃部,“这是怎么了?忽然讨厌起这股气味了?”

    她在冰箱里翻了翻,“唯一一包泡面也没了,现在是真的没有吃的了。”

    就在她忍受饥饿的时候,房门方向传来开锁的声音。

    宫景豪来了。

    并且带来很多吃的东西。

    雨小乔顾不上别的,赶紧在袋子里翻了翻,打开一包面包,啃了起来。

    宫景豪见她饿成这个样子,慵懒地双手环胸。

    “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雨小乔抬眸,看了他一眼,“撵我?”

    “你终究会走。”

    这不是撵。

    如果可以,他愿意收留她一辈子。

    可雨小乔,就像是主人不小心弄丢的爱宠,他的收容,只是暂时,她终究会回去。

    况且席晨瀚现在,正满京华市地寻找她。

    “我为什么要走!这里有吃有喝!”雨小乔干巴巴地咀嚼面包,打开一包牛奶喝了两口。

    “一直吃这个?”宫景豪问。

    “不然吃什么?”她又不会做。

    难道还指望,宫大魔头亲自下厨吗?

    想来,他也不会做。

    不过能有面包牛奶,已经很满足了,她不奢望太多。

    “他在找你。”宫景豪缓缓出声。

    雨小乔的动作,猛然一僵,顿时心如刀割。

    她的目光,渐渐清冷,“这个面包,有点硬!”

    她又换了一个绵软一些的面包,咬了几口,将面包放下。

    “我知道,你很讨厌我,我也不喜欢你,但能收留我,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站起身,平静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在下雨的时候,收留了我。”

    宫景豪的眼底,掠过一丝不愠。

    “雨小乔,别故意找我不痛快!”

    “我没有!我只是单纯地说谢谢。”她抬起头,清澈的目光里,倒影着灯光,潋滟如星光。

    宫景豪唇角轻扬,笑得邪恶,“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奇怪。”

    “我也不想给你惹麻烦,我先走了。”雨小乔抓起包,转身便往外走。

    宫景豪长臂一伸,便将雨小乔拽住。

    “你要走?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雨小乔抬头看向黑漆漆的窗外,“你说的没错,我总不能一直在你这里。”

    “你回家?”他凝声问。

    她摇了摇头,“不想回去;个安静的地方,没人认识我的地方睡觉。”

    她又犯困了。

    “……”

    宫景豪无语。

    这个女人现在到底怎么了?这么嗜睡?

    这样下去,只怕要睡得脑子更笨了。

    “算了,还是住在这里吧!明天早上我再送吃的过来。”宫景豪道。

    雨小乔偏头瞥向宫景豪紧绷的侧脸,谨慎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

    宫景豪不悦蹙眉,随即嗤笑医声,“看来我更适合,对你凶一些,你才适应。”

    雨小乔白他一眼。

    “我从来没有怕过你!”

    “我知道。”

    “我只是没想到,一个总是让我不快的恶魔,居然在这个时候,好像变了一个人。”

    宫景豪的眼睛眯了起来,迸出一抹凶光,“雨小乔,不要再叫我恶魔。”

    雨小乔对他咧了咧唇角,“习惯了,一时半会只怕改不掉。”

    雨小乔转身往楼上走。

    宫景豪站在楼下,抬头望着她单薄细瘦的背影,棱角刚毅的五官慢慢柔和下来,唇角也不自觉扬一抹笑纹。

    如果这个女人,可以一直在这里该多好。

    他自己也被这个想法吓住了。

    她现在已经是他的舅母了,他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转念想想,席晨瀚得到她,却不好好照顾她,为何不肯将她给他?

    他又为何不能得到她?

    别墅的大门,忽然被人撞开,席晨瀚一脸黑沉地闯了进来。

    雨小乔刚刚走到楼上,听见楼下的声响。

    遁声看去,便对上一双漆黑如墨的深瞳,正晦暗不明地盯着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