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366章 我怎么不能碰你?

时间:2018-02-21作者:宁安然

    ,!

    “席夫人,您也不希望,晨少被雨小乔那个贱人霸占吧?”

    “那个贱人根本不配得到晨少,我才是名正言顺的市长千金!雨小乔真的只是一个私生女,她真的不配。”

    杨雪茹不说话,好整以暇的盯着眼前,差点要哭出声的雨霏霏。

    “席夫人,求求您,答应我……”

    “如果您帮我,我绝对不会让您再失望。”

    “不管您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您!我从今往后,以您马首是瞻……”

    杨雪茹的眼角,微微上挑了一下。

    “哦?这可是你说,为我马首是瞻。”

    雨霏霏连连点头,“一定一定,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

    杨雪茹唇角一勾,“好啊,我现在就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杨雪茹附在雨霏霏的耳边,低语了一阵,只见雨霏霏的脸色,顿时煞白一片。

    “什么?”

    “你不肯做?”杨雪茹的脸色冷了下来。

    雨霏霏吓得连连摇头。

    “不是的席夫人,我不是不肯做,而是这样做,那么晨少就……”

    “你只管说,做不做!”杨雪茹的声音狠历起来。

    雨霏霏吓得心胆俱颤,犹豫挣扎了好一会儿,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做!”

    ……

    安子喻联系了宫景豪,想问问宫景豪,知不知道雨小乔现在的下落,刚提到雨小乔的名字,宫景豪便一把挂了她的电话。

    安子喻一懵,“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明明还表现出非常关心雨小乔的样子,现在小乔不见了,想问问他知不知道小乔的下落,居然这般漠不关心。

    安子喻觉得宫景豪说不出的奇怪。

    “难道他知道小乔现在的下落?”

    安子喻呢喃一声。

    她开着车子,守在宫景豪车子的旁边,准备守株待兔。

    果然等了不到十分钟,宫景豪从楼上下来,大步上了车,车子缓缓驶出地下停车场。

    安子喻赶紧跟了上去。

    她害怕宫景豪发现她,不敢靠得太前,便远远跟在后面。

    她看到宫景豪去了超市,便守在超市外面。

    宫景豪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大多是一些面包牛奶之类的速食品。

    安子喻又悄悄跟着宫景豪的车。

    她发现宫景豪的车子一直在兜圈子,便知道自己被宫景豪发现了。

    她气恼地停下车子,只能看着宫景豪的车子,嚣张远去。

    “看来,宫景豪确实知道小乔的下落了。”

    安子喻开了一天的车,现在很累,便下车透透气,顺便给席晨瀚打电话。

    告诉席晨瀚,宫景豪可能知道小乔现在在哪里。

    安子喻刚刚挂了电话,沈星舟的声音从后面冷不防地传来。

    “又来捉尖?”

    安子喻浑身一颤,猛地回头,便看到沈星舟站在她身后,身边陪着一个美女。

    原来,她的车子,竟然无意间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口。

    而在沈星舟身边的美女,正是上次在酒店房间里,撞见的那一位。

    安子喻这几天,调查过这个女人的底细,是沈星舟现在的秘书,名叫薛晴语。

    做秘书几年,爬了无数次老板的床,算是小有名气的这么一个脏女人。

    此时这个女人,已经不像上次那样,慌乱不已手足无措,站在沈星舟身边,以一种正宫大房的姿态,目光略带鄙夷不屑地望着安子喻。

    安子喻忽觉很可笑。

    这样一个女人,也敢在她面前仰首挺胸,一定是沈星舟给的勇气吧。

    “安子喻,这样有意思吗?”沈星舟口气厌烦,眼中掠过一道愠色。

    “有意思啊!我最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安子喻的脸上绽起一抹笑容。

    沈星舟闷哼一声,“是你自己说,我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我们互不干涉!”

    “对啊!我们各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互不干涉!”安子喻让开一步,示意沈星舟现在可以过去了。

    沈星舟放开身边的美女,步步走向安子喻。

    “你过来就是向我宣战吗?”

    “宣战?我没那么无聊!”安子喻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我看你,很无聊!也是,安大小姐整日没什么事做,便跟踪丈夫,出入各大酒店是不是?”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猫捉老鼠,让你玩个尽兴!”沈星舟眼神淡漠,口吻疏凉。

    安子喻笑着,心口却在隐隐作痛。

    这就是她的丈夫!

    她的婚姻!

    沈星舟看了安子喻一眼,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薛晴语被沈星舟丢下,也没急着去追,而是踩着高跟鞋,走到安子喻面前,慢声慢语道。

    “沈太太,你为什么不同意离婚呢?星舟对你已经厌倦了!”

    “他不爱你,从你们结婚开始,就是因为两个家族的生意联姻而已。”

    “你们之间没有感情,即便你现在挂着沈太太的头衔,你也得不到他的心。”

    “他的身体不属于你,心也不属于你。”

    安子喻的浓密长睫一阵轻颤,忍住眼底的酸涩,努力扯出一丝笑容。

    “这是我的事!况且,我从来没想过,要他的身体,抑或他的心。”

    安子喻说完,转身上车,看也没看另外一辆车内的沈星舟一眼,调转车头离去。

    沈星舟的心情莫名烦躁,点燃一根烟,大口吸了几口,便不住咳嗽起来。

    薛晴语拉开车门,温柔的声音关切道,“星舟,你不会吸烟,不要学。”

    “喝点水,压一压。”

    “她现在不肯离婚,是觉得怕丢人,等再拖一阵子,会和你离婚的。”

    “下车!”沈星舟喝了一声。

    薛晴语吓了一跳,“星舟?”

    “下车!!!”

    薛晴语赶紧下了车。

    沈星舟一脚踩下油门,车子猛地蹿了出去。

    薛晴语站在街上,贝齿暗咬,长睫隐住了眼底的一抹暗黑。

    安子喻开车去了酒吧,喝得酩酊大醉。

    等她深夜回家的时候,没想到在没开灯的客厅里,竟然坐着一个人。

    她伸着手,模模糊糊地抓过去。

    “谁?谁在那里!”

    “你怎么喝这么多!”沈星舟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听不出情绪。

    “呵!各自做各自喜欢的事,不用你管!”她摇椅晃地去卧室,不小心撞到了桌子。

    沈星舟赶紧扶住她,嗅到了她身上呛鼻的酒气。

    “滚开!别碰我!”安子喻用力推他。

    沈星舟怒了,一把握紧安子喻纤细的手臂,用力将她压在身后的桌子上。

    “你是我老婆,我怎么不能碰你?”

    说着,沈星舟的吻,落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