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347章 不要再走了好吗?

时间:2018-02-11作者:宁安然

    ,!

    穆云诗终于醒了。

    她这几年的身体真的很差,这场车祸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憔悴。

    刚刚苏醒的她,声音细若柔丝。

    她吃力的抬手,想将口鼻上的氧气罩扯下来,可怎奈手臂实在没有任何力气。

    席晨瀚赶紧快步奔到她面前,帮她取下了氧气罩。

    “你醒了云诗?”

    穆云诗轻轻转动了一下眼珠,似乎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只发出虚弱的抽泣声。

    “怎么哭了?是不是很痛?”席晨瀚紧张起来。

    穆云诗张了张干涸的嘴唇。

    “醒过来……第一眼……就能看见你……这感觉……真好……”

    “嗯,好好休息,不要说太多的话,你才刚刚醒来。”席晨瀚忽然不想听见她说下去。

    穆云诗摇了摇头,泪珠沿着眼角缓缓滑落。

    “晨瀚,你还是在乎我的,在意我的对吗?”

    “好好休息。”

    席晨瀚依旧阻止她说下去。

    穆云诗缓缓吐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了。

    席晨瀚见穆云诗终于醒了,担心了多日的心,也终于安定了。

    他直接走出病房,便往医院外走。

    他现在要去找雨小乔了。

    穆云诗睁开眼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席晨瀚的离去,却是无能为力将他留下。

    穆云诗的手,缓缓抓住身下的床单,扯出了一片褶皱。

    ……

    雨建忠跑来找雨小乔,声音近乎颤抖。

    “外边的人,现在都在传,你和晨少要离婚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女人?”

    雨小乔正陪着雨青松在花园里扑蝴蝶。

    雨青松追着一只蝴蝶跑向了花丛里,雨小乔便站在花圃的外面,安静的看着雨青松。

    “小乔,爸爸在和你说话,你回一句好不好?”

    “你们离婚是怎么回事?外面人传的惟妙惟肖,你们不会真的已经离婚了吧。”

    “没有,我们没有离婚。”雨小乔应了一声。

    席晨瀚曾经对她保证过,和她结婚,便没有打算过离婚。

    席老太太也对她说过,席家门风严谨,一旦结婚就不可以离婚。

    离婚,对于席家的人来说,最大的丑事。

    所以庞大的席氏家族里的人,只有那么一两个人是离异的。

    雨建忠终于松了一口气,“没有离婚就好,吓死爸爸了,爸爸还以为你们才刚刚结婚不到一个月就离婚了。”

    雨小乔望着雨青松开心扑蝴蝶的样子,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

    这几天,她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偶尔还会觉得有些头晕恶心,总是犯困。

    这是失血过多的连续反应。

    只怕要补养一些日子,才能真正痊愈。

    她听说了,穆云诗已经醒了。

    她没有去刻意打听穆云诗的消息,不过她有个好闺蜜安子喻。

    安子喻总是能第一时间,从苏一航那里得到医院里的全部消息,然后第一时间告诉她。

    是否知道那些事,对于雨小乔来说意义不是很大。

    不管穆云诗是不是醒了,席晨瀚都没有出现在她面前。

    “小乔这男人吧,在外面多少都会有一些花花草草。婚姻不是儿戏,你要想得开,放得开。”

    接着,雨建忠又道。

    “如果你和晨少的感情真的发生了危机,也要想办法极力挽救,而不是离婚解决。”

    “如果你和晨少离了婚,可再也找不到如晨少这般出色的男人了。”

    “你要在心里掂量好利弊,不要做出让自己悔恨的选择。”

    雨小乔偏头,看了看雨建忠。

    这个男人说的这番话,到底是为了她好,还是为了他自己好?

    关于席晨瀚的话题,她现在不想说,她又犯困了,想回去睡觉。

    刚要走出花园,回房间,一辆豪车便停在了大门口。

    那是席晨瀚的车!

    雨小乔的心口倏然一颤。

    下一秒,她便看到席晨瀚大步下车,高峻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小乔!我来接你回家!”

    席晨瀚墨黑的眼底,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似有一丝阳光注入。

    雨小乔心底的阴霾,瞬间被照亮了。

    雨建忠赶紧奔上来,笑着说,“晨少来接小乔了,小乔还不快点跟晨少回去。”

    高翠琴也从房子里出来,笑呵呵地对席晨瀚说,“是啊,回去吧x来酌多天了,成什么话!”

    “小夫妻,小别胜新婚!快点回去吧。”

    雨小乔抬起手,刚要放在席晨瀚的手上,席晨瀚的手机又响了。

    席晨瀚有些恼,但看是医院打来的电话,便又赶紧接听。

    “什么!”

    穆云诗竟然不肯接受治疗。

    “小乔,我晚些再来接你。”

    雨小乔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又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她眼睛里刚刚亮起的那一抹光亮,又渐渐黯淡了下去。

    雨建忠望着席晨瀚离去的背影,一阵生气。

    “这怎么说走了,又走了?”

    高翠琴也很生气,“医院里的那个小妖精还真是会钓人!”

    李成山也生气的说了一句,“小乔,你就不应该放他走,快去把他追回来。”

    雨小乔无力转身回了房间,躺在床上,盖上被子蒙住头。

    高翠琴在她的床边喋喋不休。

    “前几天算我们宽宏大量,穆云诗那个女人昏迷不醒,我们什么都不说也就算了。”

    “现在她都醒了,你难道还要这样,什么都不说吗?”

    “难道要等她康复了,出院了你再有情绪?”

    “那个时候就晚了!这男人最关心柔弱的女人。现在就是这种情况,那个女人躺在病床上,需要他更多的关心,更多的怜悯,这是最危险的情况!”

    雨小乔在被子下面,慢慢捂住了耳朵。

    医院里。

    穆云诗不允许不肯吃药,也不肯输液。

    直到席晨瀚过来,她才放弃了挣扎,双目噙泪地望着席晨瀚,像个被人遗弃的洋娃娃一样可怜。

    “晨瀚,你终于回来了!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一个人躺在医院里,真的好害怕。”

    “晨瀚,你千万不要再走了好吗?”

    席晨瀚没有回答,只是对她说,“你必须配合医生的治疗,你才刚刚脱离危险,刚刚醒过来,如果不治疗的话,病情还会恶化。”

    穆云诗摇了摇头,声音哽咽,“如果你不在了,我活着好有什么意义呢?”

    席晨瀚沉默了。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出声。

    “云诗,我们好好谈谈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