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344章 病危

时间:2018-02-09作者:宁安然

    ,!

    雨小乔听见他温柔的声音,眼睛里翻起一股波浪。

    她是该高兴呢?

    还是该伤心?

    这种复杂难尝的滋味,让她很哭笑不得。

    许是席晨瀚见她脸色实在不好,又让医生开了营养液给她输。

    针头再一次没入她细腻的肌肤里,凉凉的液体顺着她冰凉的手,流遍她的全身。

    她不想说话,一句话都不想说。

    席晨瀚也看出来她的态度,嗓音冷了一分,“她已经没什么事了!不过还在重症监护室。”

    过了许久,雨小乔低低出声问。

    “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吗?”

    本来他还答应好,会陪着她一起来医院检查身体,一起确认一下,她是不是怀孕了。

    可他接到一个电话,便急匆匆走了。

    她一个人来了医院,却看见他陪着穆云诗从急救车上下来。

    “她出车祸了。”

    “车祸?”雨小乔微微凝眉。

    “从御海龙湾离开后,出了车祸。”他的声音暗沉下来。

    雨小乔的心口,猛然抽紧了一下。

    从御海龙湾出来……

    那不是她们见面之后?

    在穆云诗对她说了那些话后,她也回击了一些话之后,穆云诗从御海龙湾离开……

    然后就出了车祸?

    “如果是因为我的关系的话,那么好巧,我的血型正好和她一样,也算补偿她了。”雨小乔的嗓音冰冷了下来。

    她虽然没有看席晨瀚一眼,还是感觉到有逼人的寒气扑面而来。

    她忍不住抬头,便看到他的眼底,布满了霜寒。

    他生气了!

    因为那个叫穆云诗的女人吗?

    她闭上眼睛,“等输完液,我就和妈妈回家了。”

    她不想在这里多一分一秒,不想看到他对穆云诗焦急又担心的样子。

    也不想看见,他俊逸的脸颊上,那一抹淡淡的淤青。

    是因为和苏一航大打出手,留下的痕迹吧。

    席晨瀚望着她苍白无色的小脸,最终轻叹一声。

    “好吧!”

    席晨瀚起身要走,被雨小乔唤住。

    “我希望一航的事,你不要计较!他是有些冲动了!”

    席晨瀚的脚步,猛然停下,望着雨小乔的目光里,似乎带着一些笑意,但那笑意瞬间冰冷。

    他一步步又走回来,抬起手指,勾起了她的下巴。

    “你好像很在意他。是不是很怕,我对他做什么?”

    雨小乔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冷眸,“你不是也很在乎穆云诗!”

    “那不一样!”他低喝。

    “有什么不一样?”

    转而,雨小乔轻笑,“确实也不一样!她是你的前女友,一航只是我的朋友!”

    席晨瀚很生气,“我知道,你心有不忿,但不是这个时候发火!人命关天!”

    “我从来不知道,你也关乎人命关天这种事!一直以为你对凡事漠不关心,原来也有你在乎的事。”

    席晨瀚看到她眼底不屑的冷笑,还有那一抹淡淡的疏离,心口里沉沉一疼。

    “有话,我们回去说!你好好养着。”

    丢下这句话,席晨瀚转身离去。

    高翠琴推门进来,忧心地望着雨小乔,“你们在吵什么?穆云诗是谁?什么前女友?”

    雨小乔摇摇头,“没什么,妈!你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吵架,只是争辩了几句。”

    雨小乔一把拽掉输液的针头,转身下床。

    “小乔,你这是做什么?还在输液。”

    “回家!我不想在这里。”

    雨小乔穿上鞋子,径自走出了病房。

    高翠琴赶紧跟着追出来。

    “夫妻之间没有不吵架的。不要伤了感情,你们才刚刚结婚,正是磨合的时候。”高翠琴劝道。

    雨小乔什么话都不想说。

    她现在很困,也很晕,脚步虚弱无力,每走一步都好像踩在软绵绵的棉花上。

    终于撑着力气走出了医院。

    “回家也好!这种医院永远不要再来了,他们苏家也没一个好东西,妈妈不许你再见苏家人!”

    “还有一航,他怎么这么能惹事!你和晨瀚现在是夫妻,你们之间吵架关他什么事?”

    雨小乔拦了一辆出租车,坐在后面的座位上,虚弱的靠在那里,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

    医院里。

    医生急匆匆的跑过来,“晨少,晨少,少奶奶走了。”

    “什么?”席晨瀚蹭地站起来。

    他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外,等待里面身上插满管子的人,脱离危险醒过来。

    他赶紧快步下楼,希望将雨小乔追回来。

    可还没走几步,身后又传来医生焦急的声音。

    “晨少,不好了!穆小姐的情况,又出现了异常!”

    席晨瀚又赶紧转身奔回来,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窗外,看着窗内的医护人员们,又开始了一轮抢救。

    他深沉如夜的目光,深深凝望着病床上那单薄的身影,看着她在医生的抢救中,好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一股异样的滋味涌上心头。

    穆云诗,千万不要有事!

    他不希望她死,这是肯定的!

    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不管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都希望她能好好的活着。

    医生在又抢救了很久,终于穆云诗再次脱离了危险。

    穆云诗好像知道席晨瀚在外面,只要他守着她,她的指标就会趋于正常。

    一旦他离开,就会出现危机的转变。

    席晨瀚只好一直守在门外,徘徊在悠长的走廊里,一直陪着穆云诗。

    他不止一次拿起手机,很想给雨小乔打个电话,或者发一条短信。

    可手指放在按键上,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席晨瀚看了一眼监护室内的穆云诗。

    他交代东青,守好穆云诗,便快步走出了医院。

    他要去找雨小乔。

    雨小乔回了家,躺在自己原先的小房间里,这里还残留着吴镜的痕迹。

    吴镜和曹川的事,已经在她心底激不起任何波纹了。

    她的心里,现在装的满满都是席晨瀚。

    想到自己的丈夫,现在在医院里,守着另外一个女人,她的心口便痛得滴血。

    高翠琴忽然敲门,“小乔,晨瀚来了,快开门,他接你回去。”

    雨小乔心里一喜,撑着力气,打开房门。

    席晨瀚站在门外,身姿高挺笔直,俊美无俦。

    她受伤的心,终于有了一些抚慰。

    她刚想开口说话,席晨瀚也刚想开口说话,就听见席晨瀚的手机响了。

    正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席晨瀚赶紧第一时间接听,就听见电话里头的医生说。

    “晨少,穆小姐快要不行了!您在哪里?医院要下病危通知书,需要您的签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