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321章 能保证一辈子不变吗?

时间:2018-02-02作者:宁安然

    ,!

    席晨瀚牵着雨小乔的手,上了楼上的阁楼。

    她吃惊地瞪大双眸。

    不敢置信,他竟然会主动打开这扇门,让她进入这片禁地。

    在这间空旷的阁楼里,并未搁置太多的东西。

    墙壁上挂着几幅画作,都是偏抽象风格的风景花卉。

    在阁楼的正中间,支着一个画架,架子上还有一副并未画完的画。

    在旁边,搁置着一个调色盘。

    调色盘上还有正在调配的色料。

    五年的时间,色料早已干涸,但依旧保持原样放在那里,从未有人动过。

    雨小乔看向画,上面画着的是两个人手牵手的背影,正向着远方走去……

    虽然画还未画完,依旧看得出来,这幅画里洋溢的幸福甜蜜。

    “她画的男人,就是你吧。”雨小乔望着画上,高俊的男人背影。

    “她一定很爱你。”

    因为在整副画里,席晨瀚的背影最先上色。

    席晨瀚没有说话,望着画上的男人背影出神。

    在这幅画里,女人的背影只有一个大概轮廓,还未来的及上色,她就离他而去了。

    这一直都是席晨瀚心底,最大的遗憾。

    也正是因为笃定,穆云诗很爱他,才无法相信那些不符合逻辑的现实。

    他不相信她死了。

    却又找不到理由,既然没死,为何没有回来找他。

    “我有很多无解的疑问。”席晨瀚低声道。

    雨小乔回头,看着他眼底的空茫,“无解成谜,才更想打开。”

    席晨瀚拿起一张报纸,遮住了画架上的画。

    “这就是她留下的东西。”

    “一副没画完的画。”

    席晨瀚转身往外走,“我总希望她能回来画完,但现在想想,已经不重要了。”

    雨小乔跟着席晨瀚离开阁楼。

    房门又重新锁上。

    席晨瀚以为,他多年为踏入的阁楼,再进去会重新拾起当年的悲痛。

    可这一刻,竟然发现没有预想的那样难过。

    他望着雨小乔,忽然很感激,身边有她的存在,才让他忘却了很多不该记得的东西。

    他将她拥抱在怀里。

    本想说点什么,最后只剩下缠绵的深吻……

    ……

    雨小乔和席晨瀚回家里吃饭。

    高翠琴看到席晨瀚时的脸色很不好,她还在生气,席晨瀚在婚宴上,丢下雨小乔一个人走掉。

    雨小乔吐了吐舌头,“妈,晨瀚那天真的有事,所以忽然离开。”

    “小乔,不是妈妈说你,男人有的时候可以纵容,有的时候不可以!你这样纵容他,他怎么会在意你!”

    “妈,他已经和我保证了,再不会了!我相信他。”

    高翠琴还是没办法对席晨瀚有好态度。

    在她的心里,一直有个疙瘩解不开。

    雨小乔和席晨瀚,都不知道那个疙瘩是什么,但似乎和席晨瀚手臂上的疤痕有关系。

    而在席晨瀚的记忆里,实在没有高翠琴存在的痕迹。

    想来高翠琴有她的原因,只是这个原因连席晨瀚自己也猜不透,就显得更加迷雾重重。

    席晨瀚知道,在雨小乔这里是不可能得到任何信息,因为雨小乔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吃过晚饭后,没有急着走。

    雨小乔陪着雨青松出门散步,席晨瀚便和高翠琴在客厅里说话。

    席晨瀚开门见山,“母亲似乎对我很有成见。”

    高翠琴看了席晨瀚一眼,“小乔毕竟是我的女儿,不管我怎么对她,我不希望她的一生不幸福。”

    “我承诺过,会给她幸福。”

    “你的承诺,能保证一辈子不变吗?”高翠琴反问。

    “当然,我从不食言。”席晨瀚坦诚道。

    “但愿你说的,都能实现!”高翠琴看向席晨瀚的手臂,眼底掠过一道隐晦。

    席晨瀚观察到她的小动作,略微沉吟稍许,心中有了一些计较。

    “一直想找母亲当面谈一谈,现在这个机会似乎正好。”席晨瀚道。

    “你想谈什么?”

    “我想问……”席晨瀚抬起自己的手臂,卷起袖管,露出淡淡的疤痕。

    “母亲对这道疤痕,有什么芥蒂吗?”

    高翠琴的脸色变了一变,赶紧别开自己的视线,“那是什么!我不知道!”

    席晨瀚当然主意到了高翠琴的惊慌,眸色更加深邃。

    “真的不知道?”他沉声反问。

    高翠琴蹭地站起来,“既然你和小乔已经结婚了,就踏踏实实过日子往前看!之前的事,都不要去想,去计较了!”

    “也不要再问我什么!”

    “我答应你们在一起,也是觉得你会给小乔幸福!但愿你别让我失望!”

    高翠琴急匆匆去厨房,想要准备一点水果,却拿着水果刀站在水池边发起呆来。

    席晨瀚抬起眸子,看向厨房的方向,记忆深处中,慢慢拉开一片漆黑的帷幕……

    他还清楚记得,自己手臂上的疤痕,正是他的亲生母亲用刀子划伤。

    那一天下着大雨,电闪雷鸣。

    母亲拿着刀子想要砍死他,他在大雨中吓得哭着奔跑。

    那么的彷徨,那么的无助,可漆黑一片的深夜里,没有一个人能帮他。

    他记得,自己冲上街,明亮刺眼的车灯,让他一阵睁不开眼,耳边是刺耳的刹车声。

    后来,他昏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孤儿院了。

    这段苦痛的记忆里,没有高翠琴的存在,她又为何知道他手臂上的疤痕?

    当初又为何以死相逼,不同意他和小乔在一起?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

    雨小乔和雨青松回来的时候,高翠琴端着果盘从厨房出来。

    “小乔,松松,吃水果。”

    雨青松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拿起一根香蕉,便递给了席晨瀚,还啊啊地喊着。

    雨小乔抿嘴一笑,“哥哥最喜欢吃香蕉,却将香蕉第一个给你吃,足以说明哥哥很喜欢你。”

    席晨瀚也很喜欢雨青松纯净的,没有任何杂志的笑容。

    虽然是个傻子,却有正常人不能拥有的纯澈快乐。

    他接过香蕉,像个大哥哥一样,揉了揉雨青松的头,“乖。”

    雨青松很高兴,一阵手舞足蹈。

    高翠琴见席晨瀚对雨青松还不错,心下终于宽慰不少。

    但当她看向雨小乔和席晨瀚的时候,心下又不免担忧起来。

    她有些慌神地侧过脸。

    希望隐藏多年的事,不要有一天被暴露出来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