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313章 危险的人

时间:2018-01-28作者:宁安然

    ,精彩无弹窗免费!

    雨小乔和席晨瀚订婚礼很热闹。

    正可谓商界和政界的大半壁江山,都已悉数到场。

    无论是商界大佬,还是政界高官,都要到席老太太面前,恭敬地道上一声恭喜。

    老太太今天穿红色正统唐装,拄着拐杖坐在主位的椅子上,笑着和各位来宾寒暄。

    她虽然已白发苍苍,看上去依旧精神矍铄。

    大家都说老太太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老太太笑着道,“那也要合满心意,才能精神爽。”

    一句话,便已道出,老太太对雨小乔的满意之情。

    婚礼还未开始,真正的主角还未登场。

    宾客们便将视线,纷纷落在雨霏霏的身上。

    之前席晨瀚和雨小乔的订婚宴,雨霏霏可是闹了好大一场笑话。

    不过今天的雨霏霏,依旧盛装打扮,笑得娇艳又美丽,面对大家各异的探究眼神,毫不羞愧。

    因为今天的她身边,已经有了一位出色的俊美男人撑体面。

    那个男人正是宫景豪!

    宫景豪如果可以选择,今天这样的场合,他一定不会来参加。

    让他看着雨小乔那个女人,挽着别的男人的手臂,走向婚礼的殿堂,真的很锥心。

    他也不清楚,为何会疼痛。

    或许不甘心更多吧。

    但是自己的亲舅舅结婚,又不能不来参加。

    况且他还要看着雨霏霏,免得她又耍什么手段。

    他总觉得今天的雨霏霏,笑得太过灿烂,莫名让人觉得不详。

    他一直让雨霏霏挽着自己的手臂,即便雨霏霏想挣脱,也被他强硬制止。

    “你又想做什么?”宫景豪低声对她说。

    雨霏霏弯了弯唇角,“有宫少在这里坐镇,我敢做什么吗?”

    “不过宫少,我并不觉得我们恩爱到,要一直手挽手的程度吧?”

    “这样不是很好?免得被人耻笑你,大闹订婚宴后,竟然还有脸参加婚宴。”

    雨霏霏目光毒恨地盯着宫景豪紧绷的侧脸,“我就是不要脸了,又怎样?”

    “你还不是一样,图书馆之后被自己的亲舅舅打得鼻青脸肿,还不是要笑着来参加他们的婚宴!”

    宫景豪的大手猛然用力,夹在他臂弯的纤细手臂,顿时好像要被拧断了。

    雨霏霏痛得小脸吃紧。

    但在宾客面前又不敢失态,只能强忍着,压低声音对宫景豪说。

    “放手!人有三急,不知道吗?”

    “好啊,我陪你。”

    宫景豪贴近雨霏霏,看上去好像耳鬓厮磨,实则咬牙切齿。

    宫景豪陪着雨霏霏一起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宾客们都向雨建忠贺喜,笑着说一句。

    “雨市长是双喜临门啊!京华市两大家族,都成为雨市长的亲家了。”

    雨建忠笑得合不拢嘴,“今天是小乔和晨瀚大喜的日子,不过小女儿霏霏和景豪的事,还没定下来。”

    “我们看也好事将近了!”

    “是啊是啊,看他们如胶似漆的,去洗手间都成双成对!”

    “到时候雨市长,可要请我们多喝几杯。让我们也沾沾雨市长的喜气儿!”

    雨建忠赶紧笑着和他们碰杯,“同喜同喜。”

    杨雪茹一直都很生气。

    她没有办法将席晨瀚和雨小乔分开,因为席老太太一直在坐镇压着,她不敢有任何举动。

    现在的雨小乔,可不比之前的穆云诗,手段高明的让她一时间无从下手。

    她就是这样笃定,雨小乔是一个很有手腕的女人。

    雨建忠走过来,和杨雪茹说话。

    他看出来杨雪茹很不爽。

    “不管是霏霏,还是小乔,都是我的女儿,日后希望席夫人,在席家多多关照小乔。”雨建忠客气道。

    他看到杨雪茹不舒服,心下还是有些高兴的。

    这些年,杨雪茹一直眼高于顶,不管是有求于他,还是怎样,总是摆出贵妇的傲慢。

    现在也算他雨建忠,在杨雪茹这位第一贵妇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次。

    杨雪茹对雨建忠端庄一笑,但眼角眉梢的锐利,清晰可见。

    雨建忠笑了笑,压低几分声音,“我有一件事,一直想不明白。”

    “什么事?”杨雪茹用眼角睨着雨建忠。

    “之前,你为了让我促成宫氏集团的地皮竞标,给我的条件是让霏霏嫁入席家。”

    “我就想不明白,如果霏霏直接和宫少订婚的话,我在暗中帮宫家一把不是更直接?”

    “席夫人,为何要绕那么大一个弯?”雨建忠虽然笑着,眼底透满老谋深算。

    “呵!”杨雪茹冷笑一声,“在雨市长的心里,应该看不上宫家的吧?”

    “若你的女儿,不能嫁入顶级豪门,你的心里怎么能舒坦!”

    雨建忠举了举手里的香槟,“没想到,席夫人这么了解我。”

    杨雪茹从鼻尖发出一声闷哼,“现在你的另外一个女儿,达成了你的心中谋算!雨霏霏又在订婚宴上丢尽脸面,没有豪门胆敢再向你雨家提亲,你现在巴不得她和景豪的恋情坐实,然后尽早订婚吧?”

    雨建忠喝了一口香槟,点了点头。

    “如果席夫人觉得我们的合作,还可以进行下去的话,不知席夫人作何打算?”

    “你威胁我!”

    “不敢不敢,呵呵……只是聊天。”雨建忠谦逊地笑眯起眼。

    “我只是觉得,我的大女儿已经嫁入席家,成为晨瀚的妻子。我还一直暗中帮着宫家做事,总会被外人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是吧。”

    杨雪茹仰高下巴,用力深吸一口气,“雨市长真是老奸巨猾!”

    “坐在今天的位置上,总要对自己的前途多一些谋算,才能稳固辛苦打下的一片江山,席夫人不是也如此?”

    雨建忠早已猜到了杨雪茹的动机。

    “席夫人煞费苦心,明着想要促成席家和我市长家的婚事,实则是在帮着宫家做江山。”

    “应该是席夫人在席家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在帮自己另谋出路吧?”

    杨雪茹吃惊地望着雨建忠。

    她没想到,雨建忠竟然看穿了所有内情!

    雨建忠看了一眼杨雪茹苍白的脸色,更加笃定心中猜测。

    “能让席夫人感觉到危险的人,只怕正是您的宝贝小儿子,席晨瀚吧?”

    “只是不知道,身为亲生母子,怎么会闹得这么僵硬?”雨建忠蹙起眉,一脸不解。

    “至于让席夫人不惜用一个不是亲生的外孙,也要打压自己的儿子。”

    杨雪茹的脸色,更加僵白,“雨建忠,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