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310章 不!我恨她!

时间:2018-01-28作者:宁安然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黎梅又开始发疯了。

    见人就咬,还不住喊着。

    “瀚儿,我的瀚儿……”

    “你们把我的瀚儿还给我……还给我……”

    “呜呜呜,我的瀚儿在哪里……”

    “你们把我的瀚儿还给我,快点还给我……你们怎么能抢走我的瀚儿……”

    “瀚儿是我的,是我的———”

    医护人员围住黎梅,不让黎梅闯出去。

    她已经咬了好几个医护人员,一旦跑出去不知道会伤到多少人。

    雨小乔跟着席晨瀚的脚步,一路走到疗养院最深处,也是最豪华最大的一个套房。

    她看到里面闹哄哄一片,听见那个女人发了疯一样喊着“瀚儿”。

    她当即明白了。

    之前在田记面铺的时候,她就已有初步的猜测,席晨瀚的亲生母亲只怕不是杨雪茹。

    只是没想到,席晨瀚的亲生母亲竟然……

    怪不得,当时田奶奶说,晨瀚的母亲也是一个可怜人。

    席晨瀚大步走入病房,从围满的医护人员中跻身进去,一把抱住了发疯的黎梅。

    黎梅现在已经不认识人,一口狠狠咬住席晨瀚。

    席晨瀚吃痛,闷哼一声,依旧紧紧抱住黎梅。

    “我的瀚儿,把我的瀚儿还给我!”

    “他是我的,你们没有理由抢走他!把他还给我……”

    黎梅更加用力地撕咬席晨瀚。

    “我在这,没人抢走我。”席晨瀚忍着疼痛,吃力地道。

    医护人员见黎梅被控制住,赶紧一拥而上,将镇定剂给黎梅注射下去。

    镇定剂发作用之前,黎梅还在狠狠撕咬席晨瀚。

    直到她渐渐安静了,他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

    也不知道是镇定剂的药量不够,还是黎梅对镇定剂已经出现了抗药性。

    她没有沉沉睡去,目光无力地望着席晨瀚,伸着手。

    席晨瀚迟疑了几秒,走到她面前,握住了她的手,坐在她的身边。

    黎梅眼里噙泪,一把抱住席晨瀚的大手。

    “你是瀚儿吗?我的瀚儿吗?”

    席晨瀚点了点头。

    黎梅笑着掉下眼泪,“你怎么长这么大了?”

    “不对,你不是瀚儿!他们把我的瀚儿抢走了!”

    “呜呜,仲南,他们抢走了我们的瀚儿……”

    “你把瀚儿还给我好不好?”

    “瀚儿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离开他……”

    “没有了他,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们会杀了我……”

    “呜呜……”

    “仲南我求求你,把我孩子还给我好不好?”

    雨小乔听着黎梅悲凄的声音,也不禁泪湿眼眶。

    这是一位母亲,舍不得离开自己孩子的揪心之痛。

    但她看到席晨瀚,却是不为所动,眼神里只有无奈的叹息。

    还有一丝,近乎怜悯的同情。

    这不该是身为儿子,对母亲该有的表情!

    黎梅吃力地想翻身起来,怎奈浑身无力又困倦,又重重跌在床上。

    “仲南,把瀚儿给我好不好?不要席家大夫人的位置了还不行吗?”

    “我们母子住在外面,你保证我们的生活就可以……”

    黎梅哭了起来,“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只有瀚儿在我的身边,我才能见你一面。”

    “你把瀚儿夺走了,我就真的只是你们席家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你以为给我那点钱,就想打发我吗?我不答应……”

    “瀚儿是你们席家唯一的香火,是你们席家唯一的继承人,那点钱就能把我丢开吗?”

    “你们想的太简单了!”

    席晨瀚深深闭上眼睛,真的一个字都不想听下去,可黎梅还是不肯睡去,继续絮絮叨叨,扎着席晨瀚的心。

    “你们不肯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杀了他!”

    “我能生他,就能杀了他!”

    “让我杀了他!别拦着我!我要杀了他!!!”

    黎梅又开始失控了,头不住砸着枕头,声嘶力竭,眼神里满满的仇恨。

    雨小乔吃惊地捂住嘴。

    她万万没想到,席晨瀚的母亲竟然有杀他的念头。

    这简直是最锥心的伤害。

    黎梅又喊了一阵,终于在药物的作用下,渐渐睡了。

    李医生叹息一声,“最近黎女士发病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药物也出现了抗药性,看来要换一种治疗方法了。”

    席晨瀚没有说话,帮黎梅盖好被子,起身走出了病房。

    他始终没有回头,看一眼自己的亲生母亲。

    这是他心里的负担。

    丢不掉,舍不掉,记挂着却又刺痛着。

    雨小乔从医药室,拿了药水和纱布,拉着席晨瀚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她轻轻掀开他的衣袖,慢慢卷起来,撕开鲜血凝固的地方,他一定很疼,却没有任何反应。

    “忍着点,我帮你上药。”

    雨小乔忍着心疼,拿着药棉,帮他轻轻擦拭深深的咬痕。

    血液还会从伤口渗透出来,触目惊心不敢直视。

    她死死咬住嘴唇,擦拭干净血迹,帮他涂上止血的药粉,然后用纱布小心翼翼包扎好。

    雨小乔不知道在席晨瀚的身上,有多少这样的伤痕。

    但看他的反应,应该早已习惯了这种伤害。

    她很想安慰他,一时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最合适。

    所有的语言,在看到那一幕之后,都显得很苍白。

    过了许久,席晨瀚轻轻开口。

    “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如何她去世了,或许对她是一种更好的解脱。”

    “但我做不到。”

    “我还在一直用各种办法医治她。”

    “我用全世界最好的药物给她治疗,可结果……”

    “唐启轩选择做医生的时候,我第一个支持他!不是因为朋友的支持,而是因为……他做了医生,关于这种病的药,会更容易得到。”

    “也会第一时间知道,世界上又出了什么新药。”

    雨小乔轻轻抱住他,“那是因为,你爱她。”

    席晨瀚沉默了良久,摇摇头。

    “不!我恨她。”

    他不肯承认,是因为放不下给他的伤害。

    “你只是嘴硬罢了!哪有孩子,恨自己的母亲。”

    雨小乔的心里,此刻有很多很多的疑问。

    为何席晨瀚的亲生母亲会变成这副样子,又为何杨雪茹容忍了不是自己的孩子,却还能继承整个席家庞大的家业。

    凭借杨雪茹的手段,不会不知道黎梅的存在,但黎梅依旧安全地在这里养病,这里面只怕还隐藏了很多内情。

    雨小乔帮席晨瀚披上外套,陪着席晨瀚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席晨瀚忽然站起身,拉着雨小乔的手,走到黎梅的病床前。

    黎梅正在沉睡,还未苏醒。

    “妈,这是我的妻子,我们就要结婚了,我带她来看看你。”

    说完,席晨瀚牵着雨小乔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疗养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