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234章 你的权利

时间:2018-01-04作者:宁安然

    :

    宫景豪开着车,在德安医院门外徘徊许久,看见席晨瀚带着东青离开医院,这才下车走入德安医院。

    他没有上楼,而是直接去了问询室。

    护士盯着宫景豪看了许久,见宫景豪也一直盯着她看却不说话,不禁脸颊微红地低下头。

    “您……您是宫少爷吧。”小护士小声说。

    宫景豪在京华市是出了名的纨绔大少,几乎无人不知他是宫氏集团的太子爷!

    “您是要处理伤口吗?”小护士去柜子里拿了医药箱,羞答答地走过来。

    “宫少爷,您坐吧,我帮你……”

    “不用了!”宫景豪擦了一下唇角干涸的血迹。

    他不喜欢在脸上涂抹充满刺鼻药水味的东西,这点小伤也不屑处理。

    “我问你一件事。”宫景豪道。

    “宫少爷您说!”小护士双眸盈闪地望着他。

    宫景豪又没了声音,抹了一把脸颊上的疼痛,看向门外,又看向窗外,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小护士蹙紧眉头,“宫少爷,您想问什么?”

    宫景豪“呃”了半天,这才问出口,“我们学校有一位同学送来医院,我想问问……她现在什么情况。”

    宫景豪想图书馆里,亲眼看到雨小乔一夜昏迷不醒的状况,真的很担心雨小乔有什么不测。

    “同学?”小护士懵了。

    “医院里每天会有很多患者送过来,宫少爷知道这位患者的名字吗?我帮宫少爷查一查。”

    “名字……”宫景豪又不说话了。

    “对呀,你不告诉我姓名,我也不知道宫少爷问的人到底是谁。”小护士美美一笑,脸颊更红了。

    “就是今天早上送过来的一位女同学!”宫景豪微愠道。

    小护士有些怯怕地抓紧衣角,“宫少不知道她姓名吗?”

    宫景豪向来不是喜欢绕弯子的人,双手撑在桌子上,目光阴鸷地瞪着小护士,“给我查,一个叫雨小乔的人,现在是什么状况!”

    “……”

    小护士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早就听人说宫氏集团的太子爷宫景豪是一个极不好招惹的危险人物,嚣张桀骜,不可一世,但凡得罪他的人,都往死里整。

    “原来……原来宫少要查的人是……是您的准舅母!”小护士吓得口齿结巴,当看到宫景豪更加阴寒可怖的眼神,猛抽一大口凉气。

    “我现在就查,现在就查!”

    小护士双手颤抖地在电脑上敲击,结结巴巴道,“已经……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还在昏迷中……没有苏醒……”

    “原因呢?!”

    “原因是……服用了高剂量的安眠药……又高烧不退……所以……”

    宫景豪一把掀翻了桌上的电脑,吓得小护士抱头尖叫。

    宫景豪烦躁地扯了扯领口,喘着粗气,“安眠药!好啊!”

    他一脚踹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小护士吓得瑟瑟发抖,一屁股瘫在地上,再动弹不得……

    宫景豪按下电梯,直奔雨小乔病房的楼层。

    他没有进入雨小乔的病房,只是站在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着安静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雨小乔。

    宫景豪看见病房里,只有安子喻陪着雨小乔,顿时火大。

    席晨瀚那个男人,竟然将昏迷不醒的雨小乔一个人丢在病房里!

    这就是外人盛传的疼宠有加,恩爱如蜜!

    在那个男人的心里,雨小乔不过是摆设而已,可那个女人却还沉浸在席晨瀚编织的幻梦里,不肯清醒!

    宫景豪铁拳握紧,青筋凸爆。

    唐启轩走过来,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宫景豪,他缓缓站定脚步,过了许久才开口问。

    “怎么不进去?”

    宫景豪回头,对上唐启轩隐藏在眼镜下神色清凉的一双星眸,冷哼了一声。

    “我为什么进去!”宫景豪低喝道。

    “你不是来看她?”唐启轩道。

    他从宫景豪极力掩饰的眼神里,还是看到了他对雨小乔的担心。

    “我只是来看看她死了没有!”宫景豪大步离开,与唐启轩撞肩而过。

    唐启轩回头,看向宫景豪高挺的背影,“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宫景豪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继续大步往前走。

    这个时候,宫景豪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看手机,接通了电话。

    “什么?被砸了!”

    “好,很好!他做的非常好!!!”

    宫景豪怒不可遏,捏着手机的大手,骨节咯咯作响。

    就在宫景豪要进入电梯的时候,电梯门忽然打开,席晨瀚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了宫景豪,当即震怒,冲出来一把将宫景豪抵在身后的墙壁上。

    “你来做什么!”席晨瀚目光凶狠,一副要将宫景豪抽筋扒皮的架势。

    宫景豪被席晨瀚的手肘压住了咽喉,呼吸有些困难,脸色逐渐涨红,眯着一双阴沉的冷眸,艰难地冷声道。

    “学校有人违反校规,私自离开校园,我来看看谁这么大胆!”

    他不会承认来这里看雨小乔,他了解席晨瀚的手段,在这个时候不能火上浇油,让那个女人的处境更加危机。

    他告诉自己,他不是担心那个女人,更不是帮她解围,只是不希望在真相还未大白的时候,让情况愈演愈烈。

    “好啊!拿安子喻说事!”席晨瀚的力气,继续加大,让宫景豪彻底呼吸困难。

    周围已经有很多医护人员看热闹,看到这对舅甥俩,一副剑拔弩张充满火药味的情况,一个个都骇得脸色泛白。

    “这是出了什么事?”

    “宫少脸上的伤,是晨少打的?”

    “因为什么事,闹得这么严重……”

    一群人小声议论起来。

    “不管我拿谁说事!在我的地盘上,我就有权说了算!”宫景豪艰难地出声,一双喷火的眼睛,毫不畏惧地盯着席晨瀚。

    席晨瀚继续加大力道,盯着宫景豪渐渐转紫的脸色,声音冷若千年寒潭。

    “你的权利,也要分清楚对谁!别做一些自觉坟墓的事!姐姐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说完,席晨瀚狠狠甩开了宫景豪,头也不回地走向雨小乔的病房。

    宫景豪扶住脖颈,不停地咳嗽,盯着席晨瀚高颀的背影,眼底充满滚滚阴狠彻骨的凶气。

    “看什么看———”

    宫景豪暴躁地低吼一声,吓得看热闹的医护人员纷纷低下头。

    宫景豪冲入电梯离开。

    东青扫了一眼现场,声音不高不低地警告这群人,“今天发生的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想来上班的各位都清楚。”

    医护人员们抽了一口冷气,赶紧纷纷化作鸟兽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