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230章 我的女人,也敢碰

时间:2018-01-01作者:宁安然

    席晨瀚大步奔到图书馆。

    图书馆的门还锁着。

    东青带来图书馆的管理员,他吓得双手颤颤巍巍拿着钥匙将门打开。

    席晨瀚正要推开门,却又犹豫了。

    “少爷?”东青疑惑地看着他。

    席晨瀚给了东青一个眼神,东青会意,赶紧带着图书馆的管理员远离。

    席晨瀚站在门口,伸出去的手竟然有了一瞬间的颤抖,最后终于缓缓推开了紧闭的大门……

    聚集在操场上的同学们,都想看一看图书馆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怎奈一大批保镖将他们控制,谁都不可以靠近图书馆方向。

    雨霏霏看了一眼周围充满好奇心的人群,隐隐勾起唇角一笑。

    “看来真的是出了不为人知的丑事!雨小乔的真面目,终于要暴露在晨少面前了。”雨霏霏轻声开口。

    所有同学们都沸腾了,有的人说一定是出了丑事,也有人说雨霏霏在幸灾乐祸诅咒自己的姐姐。

    东青在人群外,一直盯着雨霏霏在看,吓得雨霏霏赶紧低下头,逃避开东青那种一探究竟的视线。

    东青走了过来,“雨小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是不是都怀疑我啊?根本不是我!”雨霏霏生气地尖声喊起来。

    “哦!原来不是雨小姐。”东青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

    席晨瀚推开图书馆的大门……

    破门而入的阳光,将偌大的图书馆照亮,在那一片阳光所及之处,一道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正在穿衣服。

    席晨瀚猛地瞪大一双眼睛,视线渐渐下移,看到雨小乔靠着书架躺在地上,双眼紧闭,衣衫不整,而旁边洁白的地砖上竟然还有斑驳的血迹……

    宫景豪没有回头,还以为开门的是图书馆管理员。

    他一边一颗一颗系上衬衫纽扣,遮住他精健的腹肌,一边说道。

    “今天你看见的事,不许传出去!”

    席晨瀚冲上去,一把拽住宫景豪的衣领,随手便一拳擂了过去!

    宫景豪被打得闷哼了一声,一个踉跄,眼前一片金星,缓了好一会才站稳。

    他缓缓抬起头,还没看清楚打他的人,只觉得眼前又是一道黑影闪过,便又吃了一记重拳。

    宫景豪被打倒在地,头脑一阵昏眩。

    “宫景豪!!!”席晨瀚低吼一声。

    宫景豪猛地抬头,牵动了脸上的伤口,发出“嘶”的一声吃痛。

    “舅……”宫景豪大骇。

    宫景豪只觉得脖颈一紧,便被席晨瀚一把扼住。

    “你对她做了什么?”席晨瀚狠历的声音,惊得宫景豪脸色瞬白。

    宫景豪有些头重脚轻,浑身无力,摇了摇混沌的头,一把握住席晨瀚的大手,狠声道。

    “你觉得我对她做了什么?!”

    席晨瀚目光阴鸷地凝着他,大手更加用力,让宫景豪一阵窒息。

    “宫景豪,我看你活腻了!”席晨瀚残忍的声音,没有任何情感。

    “好啊!杀了我!”宫景豪反而无畏无惧起来,擦了一把唇角的血痕,笑着望着席晨瀚。

    “你以为我不敢?”席晨瀚的眼底,现在充满了骇人的杀气。

    “有什么是舅舅不敢做的!”

    席晨瀚的大手,一点一点用力,让宫景豪慢慢窒息,他却没有挣扎一下。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席晨瀚咬牙低吼。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碰她了!”宫景豪吃力地喊着,脸色渐渐涨紫。

    席晨瀚更加愤怒,大手继续加大力气,“我告诉你宫景豪,属于我的东西,你敢染指半分,死亡是你唯一的下场!”

    “看来你很期待,我对她做点什么!这样就能甩掉她了,是不是!”宫景豪的眼神慢慢变红,残戾地笑着。

    “说!你有没有碰她!说!!!”

    席晨瀚好像疯了,一双黑眸猩红,狠历的目光似要将宫景豪生吞活剥。

    宫景豪已经被掐得说不出话来,“如果说没有……你信吗?”

    席晨瀚当然不相信,因为他亲眼看到宫景豪在穿衣服,雨小乔衣衫不整,宫景豪还交代来人不许外传。

    就在席晨瀚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宫景豪的时候,雨小乔呢喃了一声,痛苦地翻了个身。

    席晨瀚用力一脚踹在宫景豪的身上,痛得宫景豪冷汗直流,半晌缓不过来。

    席晨瀚冲向雨小乔,一把将雨小乔抱了起来。

    “小乔!小乔!”

    雨小乔晃了晃头,可沉重的眼睑就是没有力气睁开,“好冷……”

    席晨瀚试探了一下她的额头,这才发现她身上好烫。

    “小乔!”

    席晨瀚抱紧怀里虚弱的人儿,喷火的目光射向宫景豪,声冷如冰。

    “这件事,如果传出去,我会亲手结果你!”

    席晨瀚抱着雨小乔,大步走出图书馆。

    宫景豪捂住剧痛的胸口,擦了一把唇角溢出的血痕,阴黑的眸子里,射出入骨的憎恨。

    “席,晨,瀚。”

    “啊————”他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席晨瀚抱着雨小乔走出图书馆。

    安子喻赶紧奔过来,看到雨小乔被席晨瀚的外套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是小脸却红的涨紫。

    “乔乔发烧了吗?”安子喻紧张得眼眶泛红。

    “东青,开车过来!”席晨瀚阴沉着一张脸,怒喝一声。

    东青赶紧开车到席晨瀚面前,席晨瀚抱着雨小乔直接上车。

    “晨少!”安子喻追了两步,被远远甩下。

    “乔乔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毫无知觉地昏迷?”安子喻急得团团转。

    东青留下来善后,对安子喻小声道,“安小姐,有些事,还是需要你帮忙。”

    “你说!”安子喻急忙道。

    东青看了看图书馆外围看热闹的人群,又看了看图书馆的方向。

    “人这么多,嘴也杂!能将风言风语降低到最低最好不过。”

    安子喻想了想,用力点头,转身进入图书馆……

    “啊……”

    当安子喻看到满脸伤痕的宫景豪,吓得惊呼一声,赶紧捂住了嘴巴。

    宫景豪瘫坐在地上,无力起身,可他周身依旧萦绕着往日里飞扬跋扈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安子喻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轻轻触碰了一下宫景豪,不由一惊。

    “你在发烧!”

    宫景豪抬眸扫了安子喻一眼,挣扎了几下勉强撑起身体,站了起来。

    安子喻赶紧拦住他,“你现在不能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