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214章 他从未正常过

时间:2017-12-27作者:宁安然

    席晨瀚望着面前那些歪歪扭扭的饺子,向来挑剔追求完美的他,自从和雨小乔在一起,不知吃了多少次毫无美感毫无味道的饭菜,但心里却觉得无比的美味。

    他知道,这是雨小乔忙碌了一天完成的一顿晚餐,心里忽然有些触动,很想将这个小女人扑倒,狠狠宠她一番。

    席晨瀚拉着雨小乔坐下来,“一起吃。”

    雨小乔美滋滋地夹起一个饺子,放入嘴里。

    第一口,好像还可以,不过和正常饺子比起来,相差好像有点远。

    而第二口……

    她差点将饺子吐出来。

    调味料竟然没化开!

    她望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席晨瀚,深度有些怀疑腹黑如他,是故意引她上钩,想让她品尝一下自己糟糕的手艺。

    “不要吃了,很难吃!”雨小乔阻止他。

    席晨瀚却不理她,“很好吃。我喜欢。”

    雨小乔的心口倏然一酸,很想给他一个拥抱。

    这个世界上,只怕也只有他不嫌弃她做饭难吃了!

    谁再说席晨瀚刁钻难伺候,她一定打爆对方的头,告诉对方席晨瀚真的很好伺候。

    席晨瀚发现雨小乔的眼眶有些微红,“怎么哭了?”

    雨小乔赶紧低头擦拭眼角,“没有!是面粉呛到眼睛了。”

    席晨瀚忍俊不禁地望着她的楔脸,抬手擦掉她脸上的面粉。

    他的指尖触碰到她的皮肤,似有一道电流顺着毛孔传到四肢百骸,最终流回到脸上,变成片片红晕……

    雨小乔羞赧的低下头,心口一阵小鹿乱撞。

    “我一定……”好好学做饭,不让他的味蕾这么受罪。

    “给我倒一杯水吧,我现在很需要。”席晨瀚略带叹息道。

    他对她的手艺,已不抱什么太大希望了,不过能做熟,并且他还觉得可以,已经很难得了。

    雨小乔的脸颊更红,赶紧倒了一杯水给他。

    他望着她娇艳欲滴的小模样,像是熟透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垂涎欲滴,胸口荡起一股滚热。

    席晨瀚喉咙一动,一把扯过她,直接吻下来。

    “唔……”

    突然袭来的吻,让她猝不及防,眼睛瞪得大大的,连呼吸都忘了节奏。

    席晨瀚无奈的摇了摇头,“多少次了,还学不会呼吸,真是个笨女人。”

    明明是他太霸道,她根本无力承接好不好!

    他抱起她,大步走向卧室……

    ……

    史蒂兰大学。

    宫景豪大步走入班级,嘈杂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宫景豪早就听说,席晨瀚亲自来学校接雨小乔放学,让很多人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而学校现在议论的也都是,席晨瀚如何如何疼宠雨小乔的言论。

    宫景豪的心情很不爽,脸色阴鸷地横扫一眼班级,同学们纷纷深深低下头。

    “这里是学校,你们应该谈论学习!”宫景豪脸色漆黑地喝道。

    同学们谁都不敢说话,心里却在腹诽,什么时候宫大少爷这么热爱学习了?整个学校最不学无术的人,就是他宫氏太子爷!

    “而不是谈论与学业无关的东西!如果谈恋爱能拿到史蒂兰毕业证,你们都去谈恋爱好了!”宫景豪怒喝道。

    同学们私底下互相看看,这宫大少爷的口气,怎么这么像导师?

    他到底又抽什么疯?

    这么不正常!

    宫景豪又扫了班级的同学们一眼,确定班级里没有雨小乔,脸色更加漆黑如墨。

    “雨小乔呢!!!”宫景豪低吼一声。

    有同学很小声地回答,“来了一天,之后又没来了……”

    宫景豪一拳击打在课桌上,发出闷闷的巨响,“当史蒂兰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同学们又互相看看,不禁暗暗捏汗。

    宫景豪一脚踹翻面前的桌子,大步走出了班级。

    同学们纷纷长松口气,“宫少这是又怎么了?”

    “谁知道他怎么了,从来就没正常过!”

    “按照辈份,雨小乔现在可是宫少的舅母,他居然公然怒怼,一点不给自己舅母颜面。”

    “雨小乔现在有晨少,就算不来学校上课,宫少又能怎么样?人家现在也不需要什么毕业证了,只要乖乖做少奶奶,享荣华富贵就好了!”

    “看来日后又有好戏看了。”

    ……

    雨青松出院了。

    高翠琴邀请席晨瀚去家里,准备了一大桌的饭菜热情款待。

    “晨少和小乔订婚也有些天了,但松松一直住院,也没邀请晨少到家里来!”高翠琴举杯。

    “晨少为我们家里,确实做了很多,阿姨在这里谢谢晨少。无以为报,待晨少和小乔结婚后,阿姨会当你是亲生一般看待。”

    高翠琴已经知道,雨青松在医院的一切费用,都是席晨瀚所出,对席晨瀚感激不已。

    “之前小乔出了一些误会,闹得大家都很不快,但现在好了,你们也算有情人终成眷属。”高翠琴率先一杯喝尽。

    席晨瀚笑了笑,也喝了一杯,“阿姨客气了,都是应该的。”

    雨小乔很高兴,席晨瀚在长辈面前这么礼遇,而妈妈对席晨瀚也是十足十的满意,这是她最喜欢的结果。

    自己爱的人,正好也是家里看中的人,幸福就是这么简单,一切都变得美好而愉快。

    雨小乔现在看哪里都觉得美好,心情也是无比的轻快。

    她赶紧为席晨瀚布菜,“妈妈的手艺特别好,可惜我没遗传!最近委屈了你的五脏庙,快点好好犒劳一下。”

    席晨瀚笑起来,高翠琴也笑起来。

    “小乔做什么都好,就是学不会做饭!日后阿姨一定好好调教她!相夫教子,做饭是第一位。”高翠琴笑着说。

    李成山端着一杯红酒,走到席晨瀚面前,恭敬地对他敬酒,“多谢晨少照拂,没有晨少……”

    李成山的声音略微哽咽了一下,若没有席晨瀚帮他偿还高利贷,他现在早断胳膊少腿了,他已全当席晨瀚是自己的再生父母一般感激。

    雨青松也很喜欢席晨瀚,也抢着敬酒,不小心推了李成山一下,一杯红酒便洒在席晨瀚的衣服上。

    高翠琴赶紧站起来,不住帮忙擦拭,“快去洗洗!”

    高翠琴赶紧带席晨瀚去洗手间,帮忙擦洗。

    “不妨事,擦擦就好。”席晨瀚脱掉外套,卷起袖口洗手。

    高翠琴帮忙递毛巾,不经意看到席晨瀚的手臂上,一道隐约的暗痕,眉心猛地一皱。

    “那是什么?胎记?”高翠琴小声试探问。

    席晨瀚擦了擦手,“是疤痕。”

    高翠琴的身体,猛然一晃,脸色寸寸泛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