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200章 在你眼里,算什么?

时间:2017-12-25作者:宁安然

    ,!

    “啊——-”

    雨小乔惊叫一声。

    席晨瀚的霸道,带着惩罚地肆意宣泄,让她几度差点昏厥。

    她无比清楚知道,这个男人在发怒的时候,就是一头发疯的雄狮,根本无法自控,会让他身边的人负伤累累。

    在她彻底无力,瘫软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捏住她的下巴,声音凉薄道。

    “如果不是余情未了,你会心软?”

    “雨小乔,你以为他对我的所有物,所做的那些事,我能轻易原谅他?”

    “我席晨瀚的底线,可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挑战!”

    雨小乔目光凄楚地望着他,差一点就让席晨瀚心软了,但声音却更加薄情寡义起来。

    “雨小乔别以为,你现在成为了我的未婚妻,所有人都觉得我宠溺你,你便可以插手我的事,左右我的思想。”

    “你只是我的所有物!别太高看你自己!”

    他一把甩开雨小乔,任由她无力地瘫在那里,动弹不得。

    只是他的所有物?

    她双手缓缓握成拳头,身体上还残留着他的疼痛,一点一点蔓延到心底深处,化成一片苦涩。

    她忍住眼角蕴藉的泪水,深吸一口气,才发出低弱的声音。

    “我从来没有高看过自己……也不敢借用你对外界表现出来的宠溺,不自知地要求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我一早就知道,我无权参与你的事,包括你所有隐藏起来的心事……”

    “我就好像一个你身边的摆设,抑或是你身上的一件装饰品……可以拥有,但不是唯一……”

    “我都懂。”

    “所以你不用生气,不用恼,你的所有物就是你的,从来不会背叛你。”

    她深深闭上眼睛,忍住心口里的剧痛。

    他怎么会明白她的心。

    她早就爱上他了,怎么可能还对别的男人余情未了。

    但是人非草木,真的可以将所有细枝末节的感觉全部剔除清净吗?

    席晨瀚忽然俯身下来,吻上她的娇唇,肆意掠夺她的空气。

    “嗯……放开……”

    她的无力挣扎,毫无效用,犹如砧板鱼肉,在他面前只能任由宰割。

    席晨瀚将她锢在怀里,唇齿间发出低吼,“我在行使一个未婚夫应有的权利,你只能顺从我。”

    迷蒙间,雨小乔恍惚看到他眼底的一股浓浓惶恐,不由心口一怵。

    他在害怕什么?

    又一次的疯狂,让她疼痛不已。

    “啊……”

    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滑落下来。

    而他仍旧没有任何怜惜之意,狠狠的在她身上征战讨伐,宣泄怒火。

    “这是对你的惩罚!”

    房间里的空气变得浓稠起来,渐渐上升的温度,包裹住他们,有些东西变得绵柔起来,也不再那么疼痛……

    清晨,当雨小乔睁开眼睛时,席晨瀚已经不见了,只有身旁残余的温度告诉她,他走了没多久。

    回想昨夜一次又一次的激烈碰撞,她无声的叹了口气,缓缓撑起身体,剧烈的疼痛在她身体中炸裂开来。

    她蜷起身体,抱住自己,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入浴室,站在镜子前,望着身体上盛开的无数青紫痕迹,不由握了拳头。

    “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呢?”

    她呢喃了一声,缓缓打开花洒。

    微凉的水,冲洗着自己,水柱沿着水汪汪的双眸滑落,迷蒙了她哀伤的视线。

    她洗了很久,终于觉得舒服了很多,换上干净的衣服,站在窗前,望着蔚蓝天空中的丝丝白云,心中一片凄凉。

    温暖的阳光,从窗子照射进来,落在她的身上,却依旧驱散不掉她心口的冷。

    在他的心底,她真的只是所有物那么绝情吗?

    他对她……真的没有一丝丝动情吗?

    在那个男人的心里,感情真的是他从来不屑一顾的垃圾吗?

    手机的震动声,打断了她混乱的思绪。

    她拿起手机,一看到来电显,不禁肩膀一颤,抬起的手指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接通。

    对方一遍遍打过来,终于让雨小乔投降了。

    她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吴镜略带哭腔的声音。

    “小乔,我们见一面吧。”

    “有什么话,电话里说吧。”她不想见吴镜。

    吴镜声音一滞,哀求道,“小乔,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可是我真的有事跟你说,不会耽误你太久的,我在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那家咖啡厅等你。”

    咖啡厅。

    雨小乔走入咖啡厅的时候,吴镜已经在靠窗的座位等她很久了。

    吴镜见她来了,赶紧站起来,撑着微隆的小腹,对雨小乔招手。

    “小乔,这里!”

    雨小乔走过去,吴镜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快坐!我点了卡布奇诺,你最喜欢的……”

    雨小乔苦笑一声,“有什么事,说吧。”

    吴镜脸色一僵,目光盈盈地望着她,“小乔,我知道我和川哥的事对你伤害很大,你怎么怪我都好,但可不可以原谅川哥,帮帮他?”

    雨小乔望着吴镜水汽氤氲的眼睛,语气疏离,“帮他?”

    吴镜连连点头,想要捂住雨小乔的手,被雨小乔冷冷避开。

    “小乔,看在我们从小到大的姐妹情分上,你放过川哥吧,不要让他被毁掉!”吴镜的眼泪掉了下来。

    “他昨晚喝了一夜的酒,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得我心都碎了。”

    “还有今天早上,好几家公司都提出解约,他整个人就好像死了一样,一句话不说……”

    “我求求你,小乔,我现在怀着孩子,我不想他还没出生,爸爸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川哥一无所有了,你让我和孩子可怎么办?”

    “吴镜,你和他在一起,果然是为了钱!”雨小乔陌生地望着吴镜。

    吴镜一把抓住雨小乔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小乔,我们亲如姐妹,这个孩子也是你的亲人……你摸摸他,他已经会动了,他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了……”

    “如果没有了曹川,没有了曹家,你让这个孩子将来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

    “小乔……川哥说了,如果他毁了,这个孩子就要被打掉……不要杀了我的孩子,好不好?”

    许是腹中孩子,感应到了母亲的心情,竟然动了一下。

    雨小乔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心口一阵狂跳,涌起一股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异样感觉。

    那是什么?

    对弱小生命的触摸吗?
小说推荐